Archive for 2015年7月25日

入妄破妄——创业的修行

读徐公子胜治的《神游》。读到“入妄”“破妄”一卷,心有所感。

创业如修行。我曾经创业,自然曾经入妄。

说来有点惨,入妄的那一瞬间,就是我决定创业做公司的时刻。

入妄是什么?简单点说,就是失了平常心。

最有名的“入妄者”是唐吉柯德。

任何一个拥有平常心的普通人,都不会做他做的事。

在一个骑士的窗口期已经关闭的时代,他执拗地想当个骑士。

他想成为自己最羡慕的那[……]阅读全文

有雨的日子,总是美好。

有雨的日子,总是美好。无论在哪里。

这个北京的七月,有了南方一样的雨季。

看天气预报,阵雨要连续下上半个月。

熬过了几个闷热的日子,在七月的某个夜晚,大雨从天而降。

先是雷电交加,哗哗的大雨持续到半夜。

继而转为淅淅沥沥的小雨,直下到第二天午后,仍没有停歇的意思。

而后的每天夜里,睡前都会下一场阵雨,让人心生愉悦。

安静的夜,雨声相伴,[……]阅读全文

或许我真的不适合写博客

很久没更新,连老婆都催问我为什么不写博客了。想来想去,也许是因为我真的不太适合写博客。

我没有渊博的知识。当初写博客,跟大多数一样,很大程度也只是“玩票”,不同的是我玩的比较认真。当初第一次在月光博客这样的大牛博客上发表文章,也激动了一阵子。可是慢慢地,就觉得自己的知识从广度和深度上都非常有限,做不到日日更新出对别人有价值的东西,后来觉得连月月都不行了。后来就算一些比较知名的网站愿意发表我的[……]阅读全文

道士下山,严肃的浪漫主义武侠

我的少年时代,是伴随金庸的武侠长大的,也是伴随着香港武侠电影长大的。

腰仗三尺剑,煮酒对红颜,快意雪恩仇,是所有少年青春期对未来的一大向往。

少年的心境是高傲的,少年的志向是天下,因为少年不曾观过世界,所以少年的世界观是飘渺浪漫的。

金庸老先生的武侠世界,完全符合少年的全部预期。金庸的武侠世界,侠者,维持公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侠之处事,快意恩仇功成身退。

金庸心中的侠,[……]阅读全文

想起那些听过的那些流行歌曲

我们这一代人,很多都有一个不断演化着的音乐的梦想。

我们欣赏过很多音乐,听过很多歌,打开豆瓣音乐的时候,当我选择“八零后”频道,我确确实实感受到这些歌曲就是属于我的世界的,很难解释其中的原因。

虽然现在有时候依然去听那些新歌,但是就是很难再找到那根打动自己的神经。

我听张信哲的歌,最早最喜欢的是《别怕我伤心》,甚至在一些公众场合我都愿意拿出来唱一唱。

还有《爱如潮水》,当时[……]阅读全文

永别邵伯

昨晚,从朋友那里得知,我们称为邵伯伯的、我的好友邵风华的父亲,永远地离开了人世。在结束了五个月的求医和陪护之后,风华明天要送父亲最后一程。

今年春节期间,我在朋友圈看到风华陪护父亲住院、自己却被怀疑为肺炎的消息,就从老家乘坐公共汽车前往河口(属东营市)探望。下了车,买了点水果,提着前往病房。邵伯伯居然认出了我,至少看上去如此。在二十多年前的夏天,我在他家里住过几天,我记得,他特爱下象棋,穿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