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5年3月31日

黑客,以及其它

当你拥有的资源能力远超于心的时候,这是危险的,财富亦是如此。

中国的顶级黑客大抵有两类:一类是成功的,一类是失败的。

这样的分类当然很废话,因为基本上所有职业所有身份所有角色都可以这样划分——winner or loser。

不过,与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失败不同,黑客并不能如此分类——甚至说,他们压根不能被分类。

他们是规则的挑战者,他们用规则的漏洞在窥视这个世界。尽管像大多数[……]阅读全文

ACG在日本就是很小众的爱好!

漫画动画看的人不少,但是作为“爱好”就很小众了。
今天懒就不上数据了。简单谈谈一般现象。

一,普及率高但是大家都不专业
作为日本的国民产业,漫画的阅读人数,二次元游戏的普及率在日本绝对是比其他国家都要高的。但是大多数人都是学生时代(大学以前)喜欢,你可以说即使在日本,大部分对二次元的看法也只是个“小孩子看的玩意儿(不是指儿童,而是指在社会上自立之前)”。漫画好看,当做消遣也不错,但是如果[……]阅读全文

饭桌上,当八卦与取向有关

我挺不喜欢与同事、同学一起聚餐吃饭。倒不是我有洁癖、爱讲究,只是每当酒酣耳热之际,侃完攀高的房价、飙升的股票,酒桌上无休无止的八卦让我最无语。

前几天的酒席上,说着“某某背着他老婆又在外面偷腥”“某某为拿到项目又偷偷开单”,大家都兴趣一般。突然有人提到某某四十好几了一直没结婚,他是不是性取向有问题啊。这时候,酒桌上的各位顿时打了鸡血,振作了精神。开始说起公司里谁还可能有这样的倾向,谁其实有个[……]阅读全文

亮晃晃的深空灰色

一个朋友跟我说了她的梦。我们姑且称她为小叶。

她说这个梦是这样的。

蘑菇跟小叶是一对很要好,但又不至于很闺蜜的朋友。

这种朋友大概就是,叫的出名字的点头之交,即便喝了酒也谈不成的促膝长谈。

但小叶跟蘑菇还是很要好,她们要好到大家都觉得她们要是不吃点药,整个世界都不好。

这天下午,蘑菇跟小叶约好去一个party。

基本上事情就是一个交友广阔的土豪家[……]阅读全文

退赛是“君子之道”?

因为家里的电视坏了,只好几天之后在电脑上看当天的比赛。其实,自从这个节目诞生以来,都在陆陆续续的追着看。私下里,我曾笑话自己,三十岁的男人了,追着看娱乐节目,是不是有点不应该。后来我用一个理由说服了自己,我的内心告诉我:我爱音乐。既然有好的音乐可以听,电视台又能将它做得赏心悦目,怎么有不看的道理呢?

特别是今年,当这个节目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家里的电视就坏了,所以,直播过后的几天,断断续续的将[……]阅读全文

我们什么时候需要标签

在我身边经常遇见这样两种人,一种是学霸,一种是文艺女青年。奇怪的是学霸大多不喜欢被别人叫做学霸,而文艺女青年则很乐意做一个安静的少女。同样是标签,有人欢喜有人忧。学霸之所以成为一霸,大体上就是成绩特别好,用自己的生命在学习,偶尔还会附带上厚重的眼镜框、左手水杯右手雨伞,并且怀中抱着一摞书的刻板印象。而女生们之所以文艺,也多半是在标榜着自己清新可人、长发及腰,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形象,偶尔来一场说走就[……]阅读全文

人都很努力,我不可以输给他们

蔡依林说,我知道有很多艺人都很努力,我不可以输给他们。

走到现在,经常会有朋友对我说,哇,你真是一个天才。

我只是微微苦笑,敷衍过去。我自己深知,我走过的究竟是一段怎样落魄的岁月。

小学到高中上课同学老师讲的都是方言,不讲普通话。而我们那里的方言与普通话差异又巨大,当我进入大学后,身边同学老是嘲笑我的乡音,一度令我苦闷不堪。于是我从网上下载了一些新闻联播,毕竟中国普通话说得最好的[……]阅读全文

不负春光

天气渐暖,风不再寒冷,变得温暖而干燥。

空气中有了春天的味道。

路边的迎春花黄灿灿的开了一片。

不经意间,回京已经半年了!

秋天回来的。适应新工作,过年,搬家,旅行,如今已是春天。

曾经认为最难捱的冬天,竟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

总是不能适应,适应时间的飞逝。

这个春天,换上轻薄的外套,舒服的鞋子,走路20分钟去公司。

途中要过地下通道,穿越北四环,再[……]阅读全文

被金钱扭曲的现代文明社会

因为其中大部分是男的,对就是男的 ,也许你说我是天方夜谭,但是这是我的亲身经历,因为我在骗子公司干了几天,那是我在l省X市,初来X市,在网上找工作,发现有一家招网络销售,工资很高但要求没有太多的要求,我去面试了,接待我的是一个戴眼镜的小伙起初我以为是公司一员工,但后来我知道是头,到了他那里我发现在20几层楼,我还没住过那么高的楼,到了那里发现和我想象中差不多,公司不大,就几台电脑,和这位戴眼镜的小[……]阅读全文

绝“情”的能力

这里的“情”,并非指男女之情,而是指情绪。

情绪的范围太广,愤怒,恐惧,求关注,求存在,求回应,这些都是大部分人所常具备的,不过有些时候,真该学会去适当地忽略这些感受。
只是很多人读了很多的书,变得越来越多愁善感,控制情绪的能力越来越差。我也是个喜欢阅读的人,在社会上跌跌撞撞了几年后,才渐渐摸索到了这条只读书绝难学到的技巧。

培养这种能力,读书永远代替不了真实的体验。

在温哥[……]阅读全文

优衣库,只是一件衣服而已

自从高中和大学(十几年前)两次对虚荣进行深入的分析和批判之后,我对衣服就开始憎恨了,这是多大胆子和自信,这些无论是高档还是低档的牌子们都敢于将Logo绣于衣服上?甚至三叶草还敢出街?甚至奢侈牌子的Logo不入镜不舒服斯基?当每件衣服都代表你的身份地位的时候,我简直对这个世界的虚荣绝望了。每个所有的品牌都是争先恐后,垃圾也天天绣着它的Logo。人们穿的不是衣服,而是Logo一样。然后除了Logo,还[……]阅读全文

我做过的最热血的事

我家就在马路旁边,13岁的时候,隔壁在大兴土木,加盖第三层楼,有很多工人和各种围观的邻居,闷热不已,尘土飞扬,夏天的热让空气膨胀,透过它们你可以看见微微变形的气体。

我在屋里看书,伯母跑进来对我说,街上有人被车撞了,我愣了愣,丢下书跑了出去,伯母在我身后喊,别去看!

那个人躺在马路上,他是修电线的电工,电线在马路上空横穿而过,他在高空作业的时候被一辆大卡车刮了下来,拖行了十来米,地上有[……]阅读全文

同居男女——爱情,其实没那么伟大

我是张毅。
在上海闵行租了一个小三居。我自己住其中一间,其他两间打算转租出去。
一间租给了广西老乡,一个叫范淼婷的妹子,一间一直空着,直到最近才租给了一个才来上海的女孩,叫做许京琦。

你说我一个大老爷们找俩妹子一起合租,没有私心那是不可能的。
关键是很多时候妹子也喜欢默认这种私心,并赋予它无限的可能。
我觉得这才是女人最狠的点,她们总是让你以为有机会,但是却又不给你占任何便宜。
比[……]阅读全文

妈咪给女儿的信

我亲爱的大BB:

好久没有在这里给你写信了,这些天妈咪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要给你报兴趣班?

我想最主要是因为你向我提出来了:“妈咪,我想学跳舞。””妈咪,我想上美劳,我一直都想。”“妈咪,我想弹琴。”“妈咪,我想学英语。”

听到你有学习的意愿,我也觉得很高兴,毕竟有了学习的意愿你才会认真去学习,而且都是你喜欢的。这个学期,你共有三个兴趣班:舞蹈、美劳和电子琴。当然,画画也一直[……]阅读全文

Apple Watch、手环、健身APP

上周Apple Watch正式发布,给穿带设备“电子表”带来了一个全新定义,集手环、电子表、健身APP等功能于一身,但在我的眼里它也只是一块“电子表”。电子表有一个Apple Watch没有的好处:不用每天充电。平时常用的功能:高度气压切换、指北针、深度计、暴风雨警报、心率、计步、短信和来电提醒等,SUUNTO户外表在这些功能都做得非常成熟,还是那句话:不用每天充电。

所以很多人与我一样,由[……]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