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5年2月28日

发财没当领导没换老婆没

刘邦回家过年,亲戚盈门而来。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亲戚们的嘴就合不上了。

亲戚甲:“刘季啊,现在在哪里工作啊?”
亲戚乙:“哎呀,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不听说刘季早几年就不做亭长了吗?后来他爸爸也没说他找到工作了呀?”
亲戚甲:“哦哟喂,那就是没工作啦?我们就说,当初刘季好容易当上公务员,进了编制,以后看病养老什么的都不用愁,这个又要掉出来啦?我隔壁小三子,刚补了里长,很有出息啊,将来升上[……]阅读全文

爱美心切,尝试减肥

大一的时候爱美心切,尝试减肥。当时学校里没有健身房也没有游泳馆,所以只能在操场锻炼。所以我的减肥方式就是在操场跑圈。晚上九点半到操场以极慢的速度跑圈,大概每天坚持一个小时。每次跑完大汗淋漓整个人像着火一样从内脏往喉咙里喷火,就是这种感觉。

当时我唯一的目的就是减肥,说也奇怪,加上控制饮食,竟然两周内我就减掉20斤,体重变成了57.4Kg。我自己都害怕,只要跑完步回宿舍就发现掉了一斤,第二天早[……]阅读全文

孤独的美食家

想起初五那天的一件事。初五那天,我要到新桥机场搭飞机回厦门。起得有点晚,没来得及吃老妈煮好的腊排骨,就匆匆赶路去了,已经打算上飞机吃飞机餐。一切顺利,下的士之前我就付完了的士费,在机场大厅里一路左冲右突,寻找最短的队伍,排队,麻利地办好手续,大步流星地奔到了候机室。

大家都知道,候机室一般会有个唯一的餐厅,平时都是视而不见的,但那天我突然被一个人桌子上的餐击中了!
那是一份牛肉粉丝汤,加上[……]阅读全文

那段大学时光的迷惘岁月

1

这是南方深冬之夜,室外寒风凌厉,如同被冤死的孤魂野鬼发出惨烈的叫声。

晚上十点多,室内灯光幽微,我刚洗漱完毕,准备完成未完成的作业和英文题目,拧开台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室内没有空调,我身穿的外套单薄,无法抵御寒气的逼入,冻得直哆嗦,这时衣兜里的诺基亚手机发出了叮叮叮的几声脆响,是一条短信,我顺手打开,简短的来自异地高中同学的几个字,天冷加衣。

我突然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犹如[……]阅读全文

渐行渐远的老家

今年过年没回老家。碰到有人问起,我总是说:今年是我们搬进新家的第一年,按照风俗,第一年应该在自己新家里过年;或者,孩子鼻子不好,家里没暖气,怕鼻炎又犯了;再或者,干脆就说不好买票。这些都是实情,但其实更重要的原因是,过年要走亲戚,亲戚们之间见面,所聊的话题不过是谁家儿子升官了,发财了,谁家姑娘嫁了一户好人家,谁家媳妇是个厉害的主儿,把男人和婆婆制得服服帖帖的,谁家姑娘厉害,贴了娘家多少多少,诸如此[……]阅读全文

月亮在我们不看它时

让我们仔细地想想,这个月亮究竟是什么?我们看到的月亮又究竟是什么?

月亮就是地球的唯一一颗卫星。而我们看到的月亮呢?其实我们只能看到月亮的一面,而且,月亮离我们比较远。近的时候,大概35.7万公里。远的时候,大概40.6万公里。而光速大概也就是每秒钟30万公里。所以我们看到的月亮,其实是一秒多种以前的月亮。从这个光速延迟的意义上看,我们永远感知不到月亮,我们只能看到月亮曾经的样子。

甚[……]阅读全文

我唯一的男闺蜜

我非常热衷写身边人的故事。和前男友分手之后,为了吐槽他,写了两万多字的爱情小说,并为他配备了一位女主角和男主角。江珉为了我回老家过年而请我吃了一顿送别宴,随口说的一句话被我扩展成了一篇脑补到了十年后的文章。我本想趁热打铁,也写写我男闺蜜的故事,结果却怎样都不满意。

我想我其实并不想过分揣测他和他的现在。

在我的中二年华,与众不同是我的座右铭。大家都喜欢认哥哥弟弟的年代里,我一早就放出话[……]阅读全文

是年,继续走

这是一年来,恋爱和媒体这份工作教给我的东西。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转瞬之间,来杭城已经两年有余。

两年之前,同样的时间点,同一座城市,同样没回家。此前是不想回,而今则是不能回。

奔跑的时候,总是会忘了风景;而停下来的时候,却常常感到孤独。

孤独不是寂寞。寂寞背后潜藏的是空虚和迷茫,而孤独更像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情愫。这种情绪化场景的背后,既非是你在或走或停的路上,寻不到“伯牙子[……]阅读全文

全盘抢夺式的抄袭

劣币驱逐良币早就不是一天两天了,我能证明陈柏龄老师说的话都是真事。别人一点一点写出来的东西就这样被低成本甚至无成本地拿去作为他用,为了直接或者间接盈利,这是一种非常卑劣的行为。

抄袭这事儿,不乏嘴脸下作的。我还记得我在2010年的时候,尝试着在自己的博客连载小说,才写了一万多字就被人只改文中名字、情节原封不动地抄走。我尝试和抄袭者讲道理,对方居然来了一句“牛×你就此打住不写,你看我续不续得下[……]阅读全文

锤粉的自我麻醉能力

罗粉眼里,他们喜欢看老罗和别人嘴炮胜利的样子。他们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是,聪明人不会惹老罗,要不最近老罗忙着生产没空分分钟干翻你。尽管罗永浩自己也表示罗粉的队伍里存在大量白痴,但罗粉们从来不会反省自己是不是那个白痴,相反他们还会嘲笑这些白痴的存在。在老罗表示只作3.5寸手机大屏low逼的时候如果你表示支持,他会转发你的微博以示肯定,这时你就是一个有见解和审美的罗粉。然后过了一个月,他要做大屏手机时你再[……]阅读全文

闯荡的感觉

关于“闯荡的感觉”我想说的有以下几点:

1性格,首先你得承认人和人在成长中形成的性格真的有天壤之别,不同的性格决定了每个人的追求都是不同的,有的人追求的是薪酬待遇与世俗的成功,还有人追求的是人生体验与自我成长。
选择公务员或教师的人大多追求的是安稳、舒适,而选择长期在外地工作的人追求的却是奋斗与精彩,当然他们也会为之付出种种代价,比如少了很多陪伴家人的时间,或者少了很多在家乡可以依靠的人脉[……]阅读全文

装逼大神戒装逼

朋友,我以前也很喜欢装逼,在我年轻的时候,我致力于特立独行,成为传说中的XX,XXX或者史诗里的X。

我曾经达成了我们学校“AngelaZombi”成就。

接下来,我用我自己的故事告诉你,当年的我,是如何摘掉王冠,戒掉这份原罪的,那一天以后,我恍然大悟,从此不再装逼。

很久以前,我少不更事,为了有一头酷炫的发型,我去了我们当地比较贵的一家理发店,我人生第一次,现在想来,简直胆大包[……]阅读全文

我不是唐骏

我小学就读于建瓯市实验小学。

初中就读于厦门外国语学校,初三寒假转学至厦门双十中学。

初三下至高三就读于厦门双十中学,高三上在福州参加全国物理竞赛复赛全省第一得到决赛资格,后在重庆参加全国物理竞赛决赛获得二等奖,保送至北京大学,未参加高考。

本科大一至大三就读于北京大学,期间大二上学期在香港科技大学交换一学期。大三结束的暑假在巴黎参加巴黎高等师范学校(Ecole Normale[……]阅读全文

爱情中装傻,一点都不傻

爱情是一个奇妙的东西,她如同健康,是一个众生平等的东西;它不拘形式,所以不管什么人,都可以体验到它的全部。执子子手,与子偕老,漫漫人生路,什么才是爱情保持的动力,我觉得是“装傻”。

我这里用了“保持”,没有用“坚持”,因为没有任何事是可以长久的坚持的,只有热爱才是唯一的保鲜剂。所谓新鲜感,不是和不同的人去看风景,而是和同一个人去看不同的风景。唯有真正的热爱、欣赏,才会让你不由自主。

那[……]阅读全文

我的恩师马增海

2008年,我因公去西安出差时,高中同学老张请我吃饭。多年不见,老张已经在西安餐饮业闯出了一片天地。席间谈及高中时的旧事种种,老张说他探望过马老师,并且有马老师的手机号。我有些激动,因为高中毕业后不久,马老师就退休回故乡养老了,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当时我们给马老师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的马老师,嗓音依然爽朗,话题依然幽默。

不曾想,这个电话竟是永别。

马增海老师是我念高中时的化学老师,教[……]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