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4年2月28日

乱停车被蹭竟然还讹人

昨天早上6点老婆出门,05分接到老婆紧急召唤,语气中听出有被吓到,是车被关进开不出了。分分钟套上衣服,飞奔而去。

到了一看,擦!孙子!前一晚我帮老婆停的车,已经在小区路的一边了,这娃竟然停路中间!看了车头与车头平行并排着,相差10厘米也不到,再看车尾,果真与后车“轻吻”上了。

上车启动,直行开出,微打左方向,眼睛时刻关注着左后视镜,与奥迪几乎并行开出。然后拉手刹下车,看了“小白”的PP[……]阅读全文

为自己取暖 献给奔三的自己

经历过许多时光和岁月的洗礼,突然发现自己许久没有回头了。在一阵很忙碌很浮躁的时间过后,我再一次意识到,再有几年我也即将三十岁了,不敢去想。曾经在二十岁出头的时候,天天嚷着要奔三了,当这一刻要来的时候,回首过往,我那么慌。

献给奔三的自己

我经常会忘记时间,忘记事,忘记人,忘记爱。原来,有时候不被记录下的刻骨铭心就那么随风飘散。而记录下的,再过去的岁月中,也会慢慢的迷失,迷失在自我找寻的过程之中。[……]阅读全文

时光是记忆的橡皮

时光

Chapter 1:

其实这篇文章的草稿在草稿箱存了很长时间,从2014年的1月1号那一天开始。

有好几次,翻开,写了,又删掉。如今再想写那一刻的心情,已经找不到任何可以下笔的地方。因为,那一刻的心情已经不复存在。

关于过去的这一年,回想起来有点恍恍惚惚。2014,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2013走的是那么悄无声息,以至于让我措手不及,没有了适应的余地直到现在为止,偶尔跟朋友[……]阅读全文

小吃店创业风云

早晨去买早饭,听到一个客人问店主:旁边那家蒸地瓜的店不开了?店主说是。

小吃店

我早预料到那家店生意会下滑,但没想到真的这么快就关门了。

半年前,这家店的生意还很红火。那时是小两口在经营,我们经常去买早饭。后来,小两口不见了,换成了一个50多岁的中年男子。

我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就发现他态度不太好,后来小刘也发现他做事不利索。小两口从零开始打开的局面恐怕难保。

前阵子我从他[……]阅读全文

不止是PPT——《演说之禅》

两年后重读此书,依然有所收获。也曾按照书中的方式实践,作为向上汇报和思路分享,效果不错,但作为项目交流和工作总结,并不适合。

工作中很多场景是你在台上讲你的,台下的人偶尔抬头,大家还是很关注PPT上具体的point,如果按作者的思路,以讲为主讲义为辅,怕是占用了其他人私下的时间。不过这并不妨碍我推荐它,如果你是TED的粉丝,更能从本书中找到共鸣。

阅读评分:5分

阅读感受:[……]阅读全文

美国东部行-自由路&哈佛自然博物馆

转眼旅程已过半年,信誓旦旦想写的游记却拖延至今。现在独自在美西看着并不湛蓝的天空,偶尔想到这可能是近几年最后一次的两人之旅,还是该好好整理。

哈佛自然博物馆

“自由之路”-美国历史和灵魂的再现。借用《穷游锦囊-波士顿》中的一段介绍吧:

如果你只有一天的时间逗留,那你一定要用你的双脚在波士顿穿城而过,去探寻波士顿的容颜,寻找“美国灵魂”。从最古老的波士顿公园(Boston Common)到有着金色屋

[……]阅读全文

《人与机器共同进化》读后感

在一家主营孵化器的创投基金的支持下,南京成立了一个名为“奇思会”的组织,名字来源于“奇奇怪怪的思考的会”。这个会有不少创业者参加,大部分时候讨论一些所谓务实话题,但偶尔也会讨论一些很虚无缥缈的事。比如在两周前,作为这个组织的理事之一,我就参与了一场题为“谁会逆袭,人还是人工智能”的PK式讨论。

这场讨论有些漫无边际,因为这事儿本身听着就有点漫无边际。很难以想象,在当今还活着的人的生命中,会真[……]阅读全文

改变世界改变自己 就够了?!

毕业后很多年,我一直觉得“值得做、有意义”的事情只有两件——改变世界、改变自己。

改变世界是改变除了本体以外的一切,是输出,比如写作、讲课,当然,做产品也是一种很好的手段。改变自己是向内探究,是输入,比如阅读、思考,甚至可以包括运动。很长一段时间,我自己的时间安排是交替这两类行为来的,比如上班的日子,白天开会、写文档,输出比较多了,晚上就看看书;周末,白天可能运动了很久,那晚上就写点字。[……]阅读全文

蚂蚁人生

鳏夫布奇今年90岁了,而且看样子,他至少还有20个年头好活。

蚂蚁

布奇从来不谈论自己的长寿之道,他平时就是个寡言少语的人。

布奇虽然不爱说话,却很乐于帮助别人。这一点使他赢得了不少莫逆之交。据他的朋友说,他母亲生他时难产死了。5岁那年,他家乡闹水灾,大水一直漫到天边。他坐在一块木板上,他的父亲和几个哥哥扶着木板在水里游着。他眼看着一个个浪头卷走他的生命之舟旁的几个哥哥,当他看到陆地[……]阅读全文

黑莓9780,来啦!

在大街小巷都是触屏的年代我返璞了。买了只黑莓9780,价格比炒的热火朝天的红米还贵。黑莓是我一直关注的一个品牌,以前也只是关注而已,没有入手的冲动,过年的时候吴老师的诺基亚备用机突然开不了机,我就鼓动她用黑莓,反正也是工作用,接打电话、查看信息就足够了,吴老师一向不挑,不一会就答应了,她拿着这款手机在她的那个圈子里的撞衫率应该在10%内,具有绝对的个性化,更何况是在这个触屏的年代呢?

移动改[……]阅读全文

科学万岁,科学上网

曾经无意中在博客中提到过科学上网这档子中国特色事情。没想到,居然有超级多的网友通过万能的Google搜索“科学上网”来到我这个博客上——Google是有多么喜欢我这么一个小博客?也许我的博文会让这些朋友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因为我只是对“科学上网”的思路谈了一点个人看法,并没有提供具体的解决方案。

不过,我之所以没有介绍科学上网的具体方法,一方面是因为我对具体的方法技巧真不了解,另一方面,代理[……]阅读全文

写清楚、讲明白

前几天推导公式,一直有个地方理解得不是很清楚,总觉得有问题,于是找导师讨论,在我大概讲解完自己的理解后,就明白了自己的错误所在,这比我自己独自推导的效果要好得多。

这让我回忆起高中时学习平面和立体几何时,当我将一道题讲解给那些死活不理解的女同学后,我总是会对它们理解得更好,当然我也能解出更多的难题,再接着讲解给别人听。

我越来越感觉到,如果自己能把一件事情向别人讲清楚,那么对自己的益处[……]阅读全文

李敏镐的粉丝,不是脑残粉

马年春晚,小彩旗化身“时间女”在舞台上连续旋转了4个小时。近日,小彩旗接受了记者专访。记者问她,“春晚看到李敏镐了吗?会追星吗?”小彩旗回答:“彩排时看到了,但我不属于脑残粉,一直很冷静。我不喜欢奶油小生,比较喜欢实力派,像尼古拉斯·凯奇,中国的汤唯、杨紫琼。”

小彩旗在春晚舞台上面转圈时不晕,在舞台下面回答问题好像也很“清醒”。她一句“我不属于脑残粉”,超出了她很多同龄人的回答“高度”。这[……]阅读全文

不得清闲

跟朋友一起去唱歌,原本约好了要唱到第二天早上再回去,结果到了凌晨一点钟的时候KTV的工作人员通知我们说他们要下班了。我点的最后一首唐朝乐队的《国际歌》还没来得及唱就悻悻地离开了。当时正玩到兴头上,怎么都不想回家,想再找个地方接着玩到天亮,但是无奈周围实在没有地方可去,只能顺着马路几个人一起往回走。

不得清闲

回到家吃了一包泡面,磨磨蹭蹭到了凌晨两点,实在没事做就上床睡觉了。这一觉睡到了早上十点[……]阅读全文

情人节,一个人也快乐

情人节,到处洋溢着鲜花和巧克力的浪漫气息。昨天看网上的消息,说由于云南年前大雪,昆明鲜切花减产导致今年情人节的鲜花市场价格较往年有了大幅上涨。我原本以为因此这个情人节送玫瑰花的人会少很多,但事实是走在路上不管在哪个路口几乎都能看到手捧红玫瑰的女孩。

曾经我非常认真地问过一位女性朋友:『从一位女性的角度来看,玫瑰花和手写情书你更喜欢哪一个?』

她想了大约有半分钟,然后回答:『情书。』[……]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