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记录

七年工作,几个故事

从毕业工作到现在,已经有七个年头,年头虽然不久,但是回过头来看看那些经历的好的坏的有趣的扯淡的事情,还是有很多东西可以总结。所有人都会或多或少走弯路,本来成长就是这样一个过程,有时候想起来会感叹,有时候会唏嘘,有时候会一笑而过。我的前一半时间是在华为,这段时间留给我很多回忆(比如这几个瞬间);后半时间在亚马逊,也给了我不少感慨的机会。下面这些故事都是我经历的真真实实的事,有的事情已经过去好久,但我[……]阅读全文

和往事握手言和,对未来温柔以待

2010年,我在县里的一群二流中学就读。豆子坐在我左边,中间隔着半米的过道,我把头探过去,听豆子讲惊悚刺激的故事。

豆子眉飞色舞的双手比划,说,从前有一对父子,饿了好几天,到附近的小吃摊买田螺吃,两个人一张桌子,胡吃海喝。吃到一半,儿子脸色发青,青筋暴起,依旧扒拉着饭碗不松手,父亲急了,一巴掌拍在儿子的头上,骂道,龟孙子,吃慢点。

豆子讲到一半顿了顿,轻轻的吹散落在眼际的发丝,说,你猜[……]阅读全文

经历过了就不觉得痛了

小时候的我,极其胆小敏感,长相不够可爱而且没有可以表现出来供大人关注鼓掌的才艺,所以,一直以来,在幼儿园,我都是最会被人无视的孩子。

大班时候的一天,老师在打电话,要求我们手背好不许出声。时间太长了,我耐不住无聊,和旁边的小女孩讲话,只一句,老师就从讲台上冲下来,揪住领子把我从椅子上拎起来,一张涂了满满白粉的脸猛然凑过来,大声地骂:你听没听见不许说话! 我瑟瑟发抖,她凑的更近:你长这么丑还和[……]阅读全文

我的母校我的校

我与武汉理工的故事,源于2002年的高考。阴错阳差也好,命中注定也好,在长长一列的大学里,偏偏选择了你。从此,4年本科,2年硕士,之后出国5年,再回归母校。2002年,我16岁;而武汉理工,才2岁。就这么陪伴着,一路走来,走向明天。

几乎可以说,母校的这15周年,我深在其中,或是画中人,或是注视者。

2002年的九月,懵懂、年少的我,坐在学校迎新大巴里,看过东院的绿树成荫,见识过西院飞[……]阅读全文

贫穷对我的影响

大三,马上要交最后一年的学费了。然而家里没钱。一分钱都没有。从我出生开始,围绕着我的家庭的主题就是没钱。九十年代投资失败,我们家到现在也无法翻身。大学三年我都在兼职,可是攒不下钱,我要负担我的生活费,要面对大学里的人情往来,室友过个生日我都心惊胆战生怕要凑份子钱。平时买衣服都是二三十一件,今年二三十的都舍不得买。我只有两件内衣,其中一件还是一个姐姐穿过不要的,是的,我连内衣都是二手的。上星期说好要[……]阅读全文

大三那年暑假

如果我没记错,那年我是21岁,我爸给我打电话,要我去山西打理生意,我说好,然后离校那天直接坐火车去太原,然后转车去了一个小县城,那个时候我们整个家族都在做游戏厅,已经扩散到了全国各个省,赚的盆满钵满,搞一个游戏厅投入只需要十万左右,生意凑合的话两个月就回本,剩下的就是捞多捞少的问题,我爸在那个小县城开了个游戏厅,几台赌博机,有硬币机和打鱼机,几台打机,也就是拳皇之类的街机,我去的时候已经回本了,我[……]阅读全文

我的母校我的校

我与武汉理工的故事,源于2002年的高考。阴错阳差也好,命中注定也好,在长长一列的大学里,偏偏选择了你。从此,4年本科,2年硕士,之后出国5年,再回归母校。2002年,我16岁;而武汉理工,才2岁。就这么陪伴着,一路走来,走向明天。

几乎可以说,母校的这15周年,我深在其中,或是画中人,或是注视者。

2002年的九月,懵懂、年少的我,坐在学校迎新大巴里,看过东院的绿树成荫,见识过西院飞[……]阅读全文

大学赚钱的故事

本人少体校毕业,专业游泳,搞定体育老师在学校组了个游泳协会,买了两张奥运村双人通卡总共花3000一年,在学校贴大字报组织学生游泳,10块/3小时带来回时间,每天能组三班,每班能去6-8人,因为可以进去4个一个带卡出来再进2个,不能太多否则目标太大,每天少说挣180,一年下来挣几万没问题,纯属原创,后来才知道老外拿这个理论做分时度假。

看着有搞头后来又组了个计算机班,学校一年两统考,我的学校是[……]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