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博文

谈手机,说爱情

开始正文前总是习惯性的啰嗦两句:博客更新慢了,尽管生活总是让我感慨,但已经没有刚开始写博客的热情。这是不是能说明,爱,会在时间的作用下改变。当然,时间并不纯粹的是时间,什么生活琐事发生,什么心态改变,什么成长,什么迷茫,这都在时间中发生,就权当这些都称为时间吧。

今天刷微博,看到一篇长微博《为什么有人会认为用苹果产品就是装逼?苹果为何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这个是知乎上的一个问题的答案,由用[……]阅读全文

好基友,一辈子

时间在2008年,4月份,仲春。
地点在天津某高校。
我那个时候一个月的生活费是500,这笔钱包括所有费用,话费饭费等。
一个星期天下午,我去取款机前取出卡里的最后200块,放兜里去图书馆了,到了下午5点多的时候,去食堂吃饭,摸兜的时候发现取出的钱不见了,估计是在那个地方掉了,回图书馆坐的地方看了下,书里包里都没有。找回钱的希望破灭。

摸了下裤兜,零钱还剩1块5,当时我们学校的食堂物价[……]阅读全文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

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坚强的人。
就是那种无论多少人骂你,你为了一个人你都可以继续下去的人。
我不是。

我很多时候都很随性,就好像做节目。
对我来说,去做某事,一定是因为兴趣,而兴趣坏了,就没了做事情的意义。
做广播如此,写书也如此。

我写完第一本之后没打算写第二本。
因为我没有任何理由再写,为了钱么?一万多的版税是我月收入的四分之一。
为了名气?那句话说,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我为[……]阅读全文

触景生情,自然就懂了

大多数事情,乍一接触,都没法一次弄懂的。

我读《天龙八部》时年纪小,什么都不懂。白世镜跟马夫人调情,“你身上有些东西,比月亮更白更圆”。我没明白:那是啥意思呀?
读《红楼梦》,说贾宝玉和秦钟如何亲昵,也就过去了。后来《鹿鼎记》后记,金庸说贾宝玉搞同性恋,“既有秦钟,又有蒋玉菡”。我愣了:原来他俩不是普通好朋友,是同性恋啊?
《围城》里,方鸿渐的两个弟媳妇,误会孙柔嘉和方鸿渐是奉子成婚,讨[……]阅读全文

一个三本生的励志故事

我从未想过将自己的故事说给别人听。

毕竟对于一个曾经一无所有的人来说,讲出自己的故事就像扒光自己衣服。

但我坚持将它讲出来,并不是为了煮一锅“我奋斗了多少年才和你喝咖啡”的鸡汤。只是为了用一个三本生的故事告诉你,不要畏惧,大胆地闯,大步地向前走,走到最后,你总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1.
2011年,当我拖着行李箱来到我的大学——武昌理工学院时,我对未来感到茫然。

这是一[……]阅读全文

黑客,以及其它

当你拥有的资源能力远超于心的时候,这是危险的,财富亦是如此。

中国的顶级黑客大抵有两类:一类是成功的,一类是失败的。

这样的分类当然很废话,因为基本上所有职业所有身份所有角色都可以这样划分——winner or loser。

不过,与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失败不同,黑客并不能如此分类——甚至说,他们压根不能被分类。

他们是规则的挑战者,他们用规则的漏洞在窥视这个世界。尽管像大多数[……]阅读全文

我们什么时候需要标签

在我身边经常遇见这样两种人,一种是学霸,一种是文艺女青年。奇怪的是学霸大多不喜欢被别人叫做学霸,而文艺女青年则很乐意做一个安静的少女。同样是标签,有人欢喜有人忧。学霸之所以成为一霸,大体上就是成绩特别好,用自己的生命在学习,偶尔还会附带上厚重的眼镜框、左手水杯右手雨伞,并且怀中抱着一摞书的刻板印象。而女生们之所以文艺,也多半是在标榜着自己清新可人、长发及腰,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形象,偶尔来一场说走就[……]阅读全文

人都很努力,我不可以输给他们

蔡依林说,我知道有很多艺人都很努力,我不可以输给他们。

走到现在,经常会有朋友对我说,哇,你真是一个天才。

我只是微微苦笑,敷衍过去。我自己深知,我走过的究竟是一段怎样落魄的岁月。

小学到高中上课同学老师讲的都是方言,不讲普通话。而我们那里的方言与普通话差异又巨大,当我进入大学后,身边同学老是嘲笑我的乡音,一度令我苦闷不堪。于是我从网上下载了一些新闻联播,毕竟中国普通话说得最好的[……]阅读全文

同居男女——爱情,其实没那么伟大

我是张毅。
在上海闵行租了一个小三居。我自己住其中一间,其他两间打算转租出去。
一间租给了广西老乡,一个叫范淼婷的妹子,一间一直空着,直到最近才租给了一个才来上海的女孩,叫做许京琦。

你说我一个大老爷们找俩妹子一起合租,没有私心那是不可能的。
关键是很多时候妹子也喜欢默认这种私心,并赋予它无限的可能。
我觉得这才是女人最狠的点,她们总是让你以为有机会,但是却又不给你占任何便宜。
比[……]阅读全文

经济学的“沉没成本”

经济学关于”沉没成本”的论述常爱举这个例子:

如果你花了50块钱去看场电影,看了半小时,你觉得这个电影非常扯淡,你应该离开还是继续看呢?大部分人会选择,既然钱都已经花了,既然来都来了,那还是看完吧。哪怕等电影结束,你会为这个烂片浪费了你两小时的时间而吐槽骂娘。

可是为什么不看了半小时就走呢?经济学家的解释,是已经花的50元钱,成了你的“沉没成本”,你觉得既然有投入了,总得产出,哪怕最后[……]阅读全文

二问《红楼梦》

一:出卖巧姐的狼兄到底是不是贾芸?

巧姐判词里有一句,虎舅狼兄。高鹗续书里把狼兄派给了贾芸,这一点我初读不信,再读,三读,百读,还是不信。

贾芸和小红,是大观园的另类。他们都很有“心机”,为自己不尴不尬的地位筹谋,费尽心思。小红在怡红院得不到重用,后得凤姐赏识跟了她去,凤姐算得上小红的职场贵人。贾芸家道中落,经济窘迫,连个贾府家奴也不如。靠奉承凤姐,赚得一分半分,维持家用。这两个人的情[……]阅读全文

因为平凡,所以更努力

最近很忙,忙到有点体力不支心力憔悴。
手里面有公司的年会,即将要出的杂志,还有新书的宣传和马上要截的稿子。还有一堆要谈的事儿,要见的人。
而我,始终都只有一个。

出版公司帮我安排了接下来的大学演讲,密密麻麻的行程表是我之前所期待的。
曾经有人问我,为什么要那么忙,要那么拼命?
我说:因为我没有时间了。

没有时间?怎么会呢?你是不是也这样想?

一个作者能红多久?三五年。[……]阅读全文

中国古代,男与男互相欢爱会比较自由……吗?

在中国,好男风这事,古已有之,而且少数几个艳闻痴情传说,流传千古。于是有种幻觉是,中国古代,男同性恋们过得更快活些。
然而,大大的未必。

古代人对这种事,整体而言,缺乏尊重。平民阶层是一贯看不惯男男相爱的,不提;上流社会,也很少有对等关系的同性恋伴侣被记载,通常是某位贵人,配一位男宠/娈童,基本拿来当玩意儿。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里头说“杂说娈童始黄帝”,栽赃给我们老祖宗了。春秋时卫灵公有[……]阅读全文

一个女囚的自白

每次从会见室冰冷的铁栅栏前回来,都会不由自主的想,一个女人活着到什么样程度才算是成功或是失败的呢。或许这是没有答案的,每个人的梦想和生活标准都会不尽相同。

在我对面坐着带手铐和脚镣的女人,有一张清秀好看的面孔。她见我时,很淡然。没有其他犯人的拘谨和谄媚,安静的看着我说:“号子里面的人都说,心理辅导师是一位年轻、好看的姑娘。”我笑着说:“说的应该不是我,我只是个过来听故事的人。”她笑了很轻微的[……]阅读全文

发财没当领导没换老婆没

刘邦回家过年,亲戚盈门而来。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亲戚们的嘴就合不上了。

亲戚甲:“刘季啊,现在在哪里工作啊?”
亲戚乙:“哎呀,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不听说刘季早几年就不做亭长了吗?后来他爸爸也没说他找到工作了呀?”
亲戚甲:“哦哟喂,那就是没工作啦?我们就说,当初刘季好容易当上公务员,进了编制,以后看病养老什么的都不用愁,这个又要掉出来啦?我隔壁小三子,刚补了里长,很有出息啊,将来升上[……]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