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韩寒

高岭之花

1.

你喜欢吃鱼,我喜欢吃肉,我们两能在一个桌子上吃饭,这就是最美好的事情。

不过,更多的时候,我们认为我们在思考,实际上,我们只是重新排列了一下自己的偏见。

所以,我们总是会让自己的偏见凌驾与别人的偏见之上,很多杯具就是这样产生的,比如,法海。

当然,这种偏见的凌驾往往也会推动社会的进步,封建社会的中国就是如此。道家、法家、儒家、佛家,历史轮回般的碾压,甚至基督家入主逐鹿[……]阅读全文

一万次旅行也救不了平庸的你

记得有一年的八月份,公司邀请来一位旅行摄影师给我们讲述他的旅行经历,和他所认为的理想的旅行方式。他说,他曾受到众多的杂志、网站邀请,在25岁前就去过了三十个国家,他的护照上敲满了钢戳,他拍了十万张的照片,泡了各国的妹纸,吃各国的食物上各国的厕所,而且还赚得盆满钵满。但他咬牙切切地说,这一切都毫无意义。

他开始有点激动,说现在的旅游行业所作的一切都是毫无意义的事情。“旅行社做的事情就是一场骗局[……]阅读全文

正在消失的夏天。

醒来,阴天,说不出的美好。

凉风从开着的窗子吹了进来。

夏天,终于被一场雨切换成了秋日模式。

立秋的第一场雨过后,天气摆脱了夏日的闷热,变得通透凉爽起来。

白天可见蓝天云朵,晚上可见月影云裳。

虽然晴天的正午还是很晒,但树荫下的风已有秋意。

尤其是夜晚,风凉草虫吟,这样好的时节。

每到季节更替时,想做的事情比平时更加多。

整理换季[……]阅读全文

七年工作,几个故事

从毕业工作到现在,已经有七个年头,年头虽然不久,但是回过头来看看那些经历的好的坏的有趣的扯淡的事情,还是有很多东西可以总结。所有人都会或多或少走弯路,本来成长就是这样一个过程,有时候想起来会感叹,有时候会唏嘘,有时候会一笑而过。我的前一半时间是在华为,这段时间留给我很多回忆(比如这几个瞬间);后半时间在亚马逊,也给了我不少感慨的机会。下面这些故事都是我经历的真真实实的事,有的事情已经过去好久,但我[……]阅读全文

复制一个我

钦哥说,如果能够批量复制我就好了,那样大家都能知道做什么,怎么做了。

当然,钦哥没能复制钦哥,即便是复制了,也无法粘贴。

复制钦哥有难度,那么复制我呢?应该容易多了。

我在做一个有明确标签的媒体之前,需要批量的复制我自己。

但我是复制不了的,能复制的只有我走过的路。

所以我必须把我走过的路给梳理出来,而并非告诉大家:随便走,无所谓。

我花了半年的时间明白一个道理[……]阅读全文

什么样的男人坚决不能嫁

写诗的男人坚决不能嫁!!!!!
写诗的男人坚决不能嫁!!!!!
写诗的男人坚决不能嫁!!!!!

重要的话值得讲三遍。

如果你爱上了个会写诗的男人,如痴又如狂,纵千万人阻挡你也一定要嫁给他,那你现在可以讳疾忌医不要再继续看这篇文章了,毕竟你只看到了开头而已——你特么看文章都知道及时停止不要浪费时间,你嫁人的终生大事难道竟不知道要及时止损的么!!!!!

博主我投身事婚介事业已经有[……]阅读全文

学一门冷门专业是什么感觉

如果你给我一个1,我可以把它说成100;所以你千万不要给我100,否则我绝对有能力把它说成1个T——以我如此浮夸的叙事风格却从来不敢在博客里吹嘘自己所学的古文字专业功底,原因只有一个:因为我在学术方面是很低调(因为我的导师也收听了我的订阅号)。( ̄▽ ̄”)

“古文字学”这个专业实在是太冷门,但凡中华好儿女,只要是最终选择学习冷门专业的,大半以上是因为考试失利分数不够——而我选择古文字学专业的[……]阅读全文

康夏的地狱

下午办公室,无意间发现“乌托邦地图集”微信号很早以前发出的一篇文章,标题是《最后一条》。推送早已收到,一直没打开的原因是预猜文章内容无非又是感谢网友,感谢家人之类,没曾想微信卖书这件事的剧情翻转如此之大,而我一直不知道。

微信卖书事前,不认识康夏是谁,当时看到那篇《带不走,所以卖掉我的1741本书》时,感觉这真是有意思的人,也是一个有意思的活动。一时冲动,差点付了99元,想参与到这[……]阅读全文

入妄破妄——创业的修行

读徐公子胜治的《神游》。读到“入妄”“破妄”一卷,心有所感。

创业如修行。我曾经创业,自然曾经入妄。

说来有点惨,入妄的那一瞬间,就是我决定创业做公司的时刻。

入妄是什么?简单点说,就是失了平常心。

最有名的“入妄者”是唐吉柯德。

任何一个拥有平常心的普通人,都不会做他做的事。

在一个骑士的窗口期已经关闭的时代,他执拗地想当个骑士。

他想成为自己最羡慕的那[……]阅读全文

有雨的日子,总是美好。

有雨的日子,总是美好。无论在哪里。

这个北京的七月,有了南方一样的雨季。

看天气预报,阵雨要连续下上半个月。

熬过了几个闷热的日子,在七月的某个夜晚,大雨从天而降。

先是雷电交加,哗哗的大雨持续到半夜。

继而转为淅淅沥沥的小雨,直下到第二天午后,仍没有停歇的意思。

而后的每天夜里,睡前都会下一场阵雨,让人心生愉悦。

安静的夜,雨声相伴,[……]阅读全文

或许我真的不适合写博客

很久没更新,连老婆都催问我为什么不写博客了。想来想去,也许是因为我真的不太适合写博客。

我没有渊博的知识。当初写博客,跟大多数一样,很大程度也只是“玩票”,不同的是我玩的比较认真。当初第一次在月光博客这样的大牛博客上发表文章,也激动了一阵子。可是慢慢地,就觉得自己的知识从广度和深度上都非常有限,做不到日日更新出对别人有价值的东西,后来觉得连月月都不行了。后来就算一些比较知名的网站愿意发表我的[……]阅读全文

道士下山,严肃的浪漫主义武侠

我的少年时代,是伴随金庸的武侠长大的,也是伴随着香港武侠电影长大的。

腰仗三尺剑,煮酒对红颜,快意雪恩仇,是所有少年青春期对未来的一大向往。

少年的心境是高傲的,少年的志向是天下,因为少年不曾观过世界,所以少年的世界观是飘渺浪漫的。

金庸老先生的武侠世界,完全符合少年的全部预期。金庸的武侠世界,侠者,维持公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侠之处事,快意恩仇功成身退。

金庸心中的侠,[……]阅读全文

想起那些听过的那些流行歌曲

我们这一代人,很多都有一个不断演化着的音乐的梦想。

我们欣赏过很多音乐,听过很多歌,打开豆瓣音乐的时候,当我选择“八零后”频道,我确确实实感受到这些歌曲就是属于我的世界的,很难解释其中的原因。

虽然现在有时候依然去听那些新歌,但是就是很难再找到那根打动自己的神经。

我听张信哲的歌,最早最喜欢的是《别怕我伤心》,甚至在一些公众场合我都愿意拿出来唱一唱。

还有《爱如潮水》,当时[……]阅读全文

永别邵伯

昨晚,从朋友那里得知,我们称为邵伯伯的、我的好友邵风华的父亲,永远地离开了人世。在结束了五个月的求医和陪护之后,风华明天要送父亲最后一程。

今年春节期间,我在朋友圈看到风华陪护父亲住院、自己却被怀疑为肺炎的消息,就从老家乘坐公共汽车前往河口(属东营市)探望。下了车,买了点水果,提着前往病房。邵伯伯居然认出了我,至少看上去如此。在二十多年前的夏天,我在他家里住过几天,我记得,他特爱下象棋,穿着[……]阅读全文

和往事握手言和,对未来温柔以待

2010年,我在县里的一群二流中学就读。豆子坐在我左边,中间隔着半米的过道,我把头探过去,听豆子讲惊悚刺激的故事。

豆子眉飞色舞的双手比划,说,从前有一对父子,饿了好几天,到附近的小吃摊买田螺吃,两个人一张桌子,胡吃海喝。吃到一半,儿子脸色发青,青筋暴起,依旧扒拉着饭碗不松手,父亲急了,一巴掌拍在儿子的头上,骂道,龟孙子,吃慢点。

豆子讲到一半顿了顿,轻轻的吹散落在眼际的发丝,说,你猜[……]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