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随快乐行走的美丽

很久以前就跟张薇约好,请她来当我微电影的女主角。之间她去了一次深圳,去了一次武汉,还在北京和某个男人约会了半个多月。到了夏天最热的时候,她才回到大连。电话里跟我说这次哪里也不去了,要在大连安安静静地生活。听这话,多半又是感情方面出了问题。我说,那也好,刚有个新的微电影,缺一个疯疯癫癫的女主演,你来吧。她就在电话里笑,说,专门给我写的吧。

那天张薇很准时地来到片场,瘦得照片一样,只有细长的眼睛还和以前一样,满满的,水一样的温情脉脉。以前张薇也跟过剧组,有些经验,只是中间隔了太久,一下子难以入戏,表情和动作都有点僵,她自己也不满意,一次次要求重拍,后来反而是我不忍心,喊了停。张薇靠着门框,气喘吁吁地问,这样真的可以了?我笑着点头。

5年前认识张薇的时候,她还在茶馆里当小妹,给客人泡茶,偶尔换了长衣随着古乐给大家跳舞助兴。那种很文艺的聚会里,她显得格外出众。不久她被一个书商看中,进公司做了小白领。那时我还在报社做图书版的编辑,她经常为新书宣传过来请我喝茶,这样也就熟悉起来。

上午的拍摄很快结束,我拉着张薇去附近的茶室聊天。说起这一年里的经历,竟然千回百转,最令我惊讶的还是她又出嫁一次,但不久就离了。她垂着眼睛面无表情地说着,好像一切都是别人身上的故事,她只是在复述,在她的描述里,娶他的男人面目模糊不清,但很执着,即使离婚,依旧一路追她到武汉、到深圳,最后又追来大连。为什么?她想了想,说,可能,因为爱情吧。

说到以后的打算,张薇说她很想开一家瑜伽会馆。她说,钱不会太多,还有一个姐妹愿意帮忙,一起做,容易一些。我说,那以后会有很多时间帮我拍微电影了。她笑,当然。她的笑容让人内心温暖。

其实,张薇从来都不是个乖乖女,她内心的张狂与野性,大都被外表的文静和软弱掩盖——16岁混歌厅,19岁婚外生子,21岁到北京唱歌,后来跟着一个乐队来大连,就不愿意走了。她曾跟我说,我太喜欢大连了,它好像就是我梦里的想要停留的地方。张薇这话没有一点夸张,一年当中张薇在大连的日子并不多,因为她要跟乐队去各地跑场子,但是每次受伤之后,她总是会跑回来,找个角落独自舔舐伤口,这已经成了某种习惯。或许,每个人都需要一个寄放内心的所在,尤其是一个有那么多故事的女人。

晚上回看白天拍摄的片段,镜头下,张薇的表演有些夸张,她的暴躁、她的尖叫,还有她的面目狰狞。换在平时,差不多很难看到张薇这般激情满怀的表现,这种反差直让我怀疑,恰是表演本身不断还原着那个叛逆、绝望又多情的张薇。

深夜张薇打来电话,说要再介绍姐妹一起出演角色。我说没问题,想了想,多说了一句,你,演的不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