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最后一个周末

周五的晚上,公司同事聚餐,家属也参加。一起吃了很多好吃的菜。

虫草鸭汤,炖大虾和粉丝,招牌乳鸽,芒果和三文鱼组合在一起的甜品。

杏鲍菇牛肉粒,三杯鸡,清蒸鱼,喝鲜榨红豆汁和啤酒。

饭后又去玩了2个小时的密室逃脱游戏。

最后在寒冷的深夜街头互道再见,各自回家。

这个周五的夜晚在开心和疲惫中结束。

这在以前我只会选择宅在家里,而不会参加这样的活动。

身处这样治愈的小团体,是件快乐且幸运的事。

感觉到心里阴郁的角落渐渐被照进阳光。

又一周过去。下个周末已经是2015年。

平常的一周中有两天不太平常的内容。

上周妈妈住院做切阑尾的小手术,第一次在医院陪夜。

手术当天的下午3点,妈裹上手术专用的绿色床单,躺在推车上。并不像电视里演的那样,眼看着家人被推进写着“手术室”字样的门里。我只能眼看着老妈被一个医护人员推进电梯,不让家属跟进电梯。被推去了哪里做手术都不知道。

之后在手术等待室里等待,当看到液晶屏上老妈的名字后面从“手术中”变为“恢复中”时,就可以回病房等了。10分钟左右,还没完全清醒的老妈被推了回来。

4个小时以后,老妈已经完全清醒。首要任务是尽快小便。从手术前一天开始就已经停止进食和喝水,手术当天又输了2袋500ml的葡萄糖。术后又输营养液。如果因为麻醉而不能正常小便,就要插尿管。

到晚上11点,一切还算顺利,老妈共小便两次。我要测量小便的量,告诉值班护士。都收拾干净后准备睡觉。拉开床边的折叠椅就是一张窄小的床,铺上自带的床单、被子和枕头。还带来了书、耳塞、洗漱用品。

半夜被护士叫醒后无法入睡,迷迷糊糊捱到6点。天还未亮,护士便进病房拉开隔断的帘子叫病人和家属起床。7点发早饭,有小米粥、煮鸡蛋、一袋牛奶、一个豆沙包。老妈还不能进食,我喝了粥,吃了鸡蛋。早饭后家属被轰出病房。只好在休息室里看书,等待11点重新进入病房。午饭吃医院给病人发的疙瘩汤。下午在休息室里睡觉,等待3点才允许进病房。

短短两天一夜,却觉得很漫长。

在这里可以看到人类最脆弱最无助的一面。

在这里没有那个叫做尊严的东西。

在这里困乏可以让我完全不顾及形象,躺倒在休息室的椅子上都能睡着。

一次不同的生活体验。

今天是周六,上午吃过早午饭,开始清洗在医院穿过的衣服和用过的床单被套。

早午饭做了简单的煎蛋、烫生菜,吃稻香村的点心配咖啡。

酸奶拌香蕉和干果吃。饭后用青柠和蜂蜜做了两杯青柠蜂蜜茶喝。

小青柠是在山姆超市偶然收获。个头虽小,但汁水饱满,味道浓郁。

先用盐把小青柠的外皮搓洗干净,对半切,挑去籽儿,挤出果汁,

加上蜂蜜和温水搅拌匀,青柠蜂蜜茶就做好了。

衣服洗着,开始吸尘擦地,打扫房间。

手洗两件衣服。刷洗水池和马桶。

整理衣柜。发现大半的衣服都是绿色系。

下午看书写日记,天黑后准备晚饭。

冰箱里有在稻香村买的糖醋小排,还有两根丝瓜和几个土豆。

于是做了:番茄丝瓜汤,泡菜炒土豆片。

喝千里外的朋友寄来的桂花酒。

晚上看完了村上春树的《舞舞舞》。

12月所列书单全部看完。

忙这忙那的,2014年最后一个周末就这样过去了。

想想一日不过三餐一觉,生活不过柴米油盐。

但也还是要认真对待,不能辜负了生活,也糊弄了自己。

吃和睡,说简单了,是活着最基本的需求。

但若能吃好睡好,才会有心情去追求更美好的生活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