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轮》是一部战争片,也是一部大型枪战片

吴宇森在《太平轮》之前的上一部作品,是五年前问世的《赤壁》,而在《赤壁》之前的上一部长片,则要上溯到十一年前在好莱坞拍摄的《记忆裂痕》(Paycheck)。在华语电影市场一片繁荣的局面下,票房号召力不弱的吴宇森,十来年只拍了两部电影,这本身不太寻常,也值得琢磨。最新的这两部,《赤壁》和《太平轮》虽然是一古一今,但两者都因为片长被分割为上下两集单独上映,类型上又都是战争片,只不过一个是关于三国时的赤壁之战,一个是近代的国共之争。似乎可以凭此认为,发生在时代转折之际的宏伟战争,及战争中折射的复杂人性,是吴宇森真正最关注的主题。片长问题,一则反映他视野铺得太广,想讲的东西太多,二则说明他太钟爱自己的作品,舍不得剪罢了。

《太平轮》的故事被称为中国版的泰坦尼克号,但和泰坦尼克号的沉船只是一次单纯的技术性事故不同,吴宇森显然不是只想拍一部海难片,他的醉翁之意是海难发生的时代背景,因此他用了两集中的整整一集来交代登船之前的事件。泰坦尼克号的灾难发生在1912年,那是在一战之前,老欧洲正沉浸在文明和技术已经达到顶峰的狂欢气氛中,大西洋指日横渡,天下间再无难事,而巨船失事像是一记当头棒喝,立刻成为整个西方世界关注和反思的焦点。与之相反,太平轮的悲剧发生时中国正经历着几百年来最大的一次变局,所有人都忧心忡忡,前路彷徨,没有人有心情去关心这艘超载轮船上的千余条性命,灾难不过是一锅沸水中的一朵小小气泡,转瞬即灭。大约正是这种乱世之中个人命运的渺小打动了吴宇森,他在前半集《太平轮》中着力塑造的五六个主人公,不论是将军还是小兵,医生还是妓女,每个人都不由自主地被世界推动着,与自己的目标背道而驰。

吴宇森在过去以拍黑帮英雄片而闻名,那是三五人之间的个人恩怨与私相仇杀,对他来说,历史战争片就像是把舞台扩大了一万倍、十万倍,他需要处理的是成千上万人之间的对垒,但那又不该是几万个小马哥披着风衣持枪横扫。吴宇森似乎不在意这一点,他的处理方式,远离我们习惯的战争片中的运筹帷幄,一将功成,他还是像过去在黑帮片中一样,用激烈的、变化的冲突,来反衬人与人之间忠贞情感的可贵。金城武与长泽雅美饰演一对在日本占领台湾期间相恋的异国情侣,两人因为日本战败而被拆散。黄晓明和宋慧乔饰演的这对夫妻一个要上战场厮杀,一个在海峡彼岸的家中独守空房。而章子怡思念着一个始终不曾出现的小兵,她自己则被佟大为饰演的另一个小兵念念不忘。是战争将这几对纠结复杂的痴情男女分隔开来,又让他们通过一艘太平轮联系在一起。

但是过多的耽于伤感(sentimentality)也让影片中呈现的战争残酷性大打折扣,比如说佟大为,三次被人用枪指着头(吴宇森在黑帮片中最爱的场面),一次是打猎时偶遇一名共军士兵,一次是下属为了不让他告密想杀他灭口,一次是黄晓明演的将军因他失职想枪毙他,但三次都没有人下手。这种过于浪漫和人性化的处理,大约是吴宇森习惯成自然,忘记了战场可不是帮会火拼。

影片中最动人的几处基本都是来自佟大为和章子怡的戏份,像那只几次出现的盐瓶,还有章子怡塞给俞飞鸿的豆沙包,这些琐碎的细节让人感到影片中人与人的情感具有真实的温度。相比之下,黄晓明和宋慧乔的恋爱则显得太符合编剧的刻意安排了。

我认为现在要来褒奖或贬损《太平轮》有点为时过早,毕竟主要人物连船都还没有上,这一集的意义,也就是给他们每个人一个登船的理由。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黄晓明扮演的国军将领雷义方,应该是按照张灵甫为原型塑造的,连在抗战中负伤跛腿的情节都一模一样,战后和出身商贾之家的少女结合也非常相似。但和教科书中常常被描写为反面人物的张灵甫不同,吴宇森镜头中的黄晓明几乎算得上高大全的完人了,他爱国、爱兵、爱妻,且用兵如神,身先士卒,有情有义。吴宇森在本片中采取的历史立场,仍然是人性至上的。影片以国军视角为主,对国军将领并无丑化和负面描写,作为敌对方的共军,更是透过老百姓的口吻,表扬他们秋毫无犯,是人民的大救星,暗示其胜利的正义。因此,《太平轮》中的国共内战像是一场爆发在好人与好人之间的无奈战争。赢的是天命所归,输的是时也运也。历来战争片不好拍,一个原因就是意识形态上的争议性,也因此大多数战争片一律采取鲜明反战的立场,这已经事实上成为战争片的政治正确。但在《太平轮》中吴宇森又不可能这么做,因为在官方话语体系里,那仍是一场正义的人民战争,违背此种表述将有通不过审查之虞,大概这就是《太平轮》的历史姿态暧昧不清的原因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