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敏镐的粉丝,不是脑残粉

马年春晚,小彩旗化身“时间女”在舞台上连续旋转了4个小时。近日,小彩旗接受了记者专访。记者问她,“春晚看到李敏镐了吗?会追星吗?”小彩旗回答:“彩排时看到了,但我不属于脑残粉,一直很冷静。我不喜欢奶油小生,比较喜欢实力派,像尼古拉斯·凯奇,中国的汤唯、杨紫琼。”

小彩旗在春晚舞台上面转圈时不晕,在舞台下面回答问题好像也很“清醒”。她一句“我不属于脑残粉”,超出了她很多同龄人的回答“高度”。这个回答,估计会让很多人满意。因为时下,追韩星就是脑残行为、追韩星的人就是脑残粉几乎成为了定论。而关于春晚的争议话题中,李敏镐就是个争议话题。小彩旗的答记者问,很显然呼应了追韩星就是脑残粉的这娱乐态度。

我不知道小彩旗的回答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之作,也不清楚是有高人指点还是自己的真实想法。但是,如果这种娱乐态度深入人心的话,这不见得是一件多好的事情。其实,对于追星,对于娱乐,我们应该谨慎的看待。至少我们应该认识到一点,韩流并非什么洪水猛兽,自己把握尺度得当就是了;而喜欢韩星,喜欢李敏镐,也不一定就是脑残粉。即便是最初喜欢的很激烈,很幼稚,慢慢也会理智的!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韩星呢?说白了,人都长得差不多少,区别在于作品而已。倘若几十年前追港台星是因为我们孤陋寡闻,那今天追韩星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我们技不如人了。鲁迅在《电影的教训》中有几句话很是形象,颇能反映我们今天诸多人的心态:“看楼上坐着白人和阔人,楼下排着中等和下等的‘华胄’,银幕上现出白色兵们打仗,白色老爷发财,白色小姐结婚,白色英雄探险,令看客佩服,羡慕,恐怖,自己觉得做不到。”如若我们自己有更好的作品,如若我们有更加出色的明星,如若我们有更好的生活,估计很少会有人去看韩星的表演了。这个道理,同郭敬明的《小时代》差不多少。

其实,当年我也颇为喜欢一些韩星。只是时间久了,发现绝大多数韩国帅哥们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都高高的、瘦瘦的,抹了一脸发腻的奶油,连笑都是机械的;而美女们,都是大眼睛,都是瘦了脸的,看久了也就那样了。但说实话,他们的电影和音乐着实超出我们许多。前几年,我们的陈慧琳们唱着韩国味道的流行歌曲,直到现在也不落伍。而电影方面,“我的野蛮女友”、“我的老婆是大佬”等系列电影的影响力更为持久,至今,我们很多电影还有他们的影子。不是妄自菲薄,至少在偶像影视剧方面,我们还远没有超越人家。比如,韩国的那部《开心家族》,笑中带泪,虽是鬼片却不见恐怖,我们似乎还没有这样类型的作品出现。倘若能客观的认识到这一点,那就不会有“脑残粉”之忧虑了。

每个人都有过年轻,每个人都做过梦。年轻必定会长大,梦也自然会醒,这都是自然规律,嘲讽不能让人早早的成熟,棍棒也不能让人睡醒。有了更好的国内作品和演员,韩星自然会过时,娱乐圈就是如此;过了追星的年龄,谁也不会去胡乱的去追,除非心理有问题。小彩旗的清醒值得鼓励,却不便于推广,过分的苛求说不定会有相反的效果。喜欢李敏镐,不一定就是脑残粉。这就同有人喜欢芒果台,有人喜欢央视一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