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皮无赖,看碟下菜

说件事。跟泼皮无赖有关的。

有回我跟男朋友逛宜家。然后宜家搭了一个小家庭影院似的沙发加电视。然后我看那边一直坐着人。就又去溜达了一圈。回来看坐着的人还在我就站在远处等了一会儿。隔板是透明的。可以看。然后等了一会儿里面人走了我和男朋友就走去坐下了。

大概看了三到四个电影宣传片的时间。突然一个男的就过来了。特别挑衅的表情。嗯就初中高中打架之前那种瞪眼地包天的表情让我男朋友站起来。因为他想坐下看。

我当时很包子,想的,可能真有点久?我就站起来了。跟他说“你坐吧”那男的看都不看我,指着我男朋友鼻子说“我让他给我起来。我要坐这”那两个小沙发在电视前一左一右,我在右边,根本没什么差。

我男朋友一愣跟我说“你坐下”然后跟挑衅的说“东西不是你家的,本来休息一会儿我们也会走,你想坐大可以正常说话,用不着这么装逼,你这样我还不走了。”然后那个男的就一直两手环胸用那种凶狠表情瞪着我男朋友和我,来回扫视那种。然后他就故意挡着我男朋友的视线,我男朋友无视,他干脆走过去坐在我男朋友沙发扶手上,当时我男朋友翘的二郎腿,他坐下的话我男朋友的鞋子会蹭到他裤子。他站起来开始用脚踢我男朋友的腿和脚。

我看我男朋友要站起来,就想他动手不如我动手,男的动手事就大了,我就过去推了他一把。然后那男的向后面一蹦得有一米多,转身就围着一个电脑桌跑,边跑边喊“打死人了!啊啊!”我和男朋友在沙发那边面面相觑,这什么情况。跑两圈还举起电脑桌上的假键盘像在抵挡什么人打他一样挥舞,还狂叫说打死他了。

推了一把啊少年!一米八多个头跟我男朋友差不多啊!而且我们也没再追打啊!他蹦了之后绕圈跑大喊大叫已经震慑住我们了啊!我说“这人应该是有病。”男朋友点点头。我说“咱们走吧还是”拉着我男朋友要走。在那边自H的男的立刻窜过来拉着我们歇斯底里的喊“你们不能走!霸着沙发不让人看还打人!没有王法了!!”然后开始打电话报地址。我一想,要叫人?那好啊。看你这操行能叫什么人。

然后就开始了死循环,他一下跑到附近一个工作人员那求救,说我们打他,带着哭腔说快叫人来保护他。过会儿冲到我们面前说让我们别走,必须解决这事。来来回回的有个几回,宜家保安来了,把我们带到保安室。他跟见了亲人一样,在那胡编,说什么我俩围殴他。说我推他一把他撞到那边家具隔板上一定骨折了。-_-#我们离着隔板得有两米多,你当我他妈练过么?

然后过会儿警察来了,进门就问“谁报警”那男的立刻很激动“我!警察同志!这两个人打我啊!尤其这个女的!”警察才不是吃干饭的,脸一沉“坐下 ,一个一个说”他就开始把故事讲成一对儿恶霸欺负一对儿沙发坐着不起来然后又欺负一个想看电视的人,尤其那个母夜叉,一掌推的他撞的骨折,现在整个人头昏眼花全身疼,哪里都不好了。

警察问“打你哪儿了?”那男的说“他俩把我全身打了!那个女的把我撞骨折了!”警察就训他,让他好好说话少夸张。在这里我不得不说,很多人都说什么警察向着本地人,真的没有,至少我们这档子烂事儿碰见的警察没一个向着他的,那男的北京人。我们俩外地人。
警察处理过那么多打架的事儿,看样子就知道那人在说谎。然后该我们说了,我就说事情怎样,那男的就开始插嘴说我胡说怎样,警察干脆的让他闭嘴。听完了之后把我们说带到派出所。

去了之后又跟那边的警察说了一遍,这男的在派出所表现也很奇葩,让写身份证号登记说自己是部队的,没有身份证号,一会儿说忘了、警察让打电话问家人他说让他爸知道丢面子。说自己受伤了,警察说让我们跟着去医院验伤他不同意,说我们会在医院打他。让他自己去验伤他说他没钱,说让我们出钱验伤等他回来。他又支支吾吾。

然后这男的被一个老女警带到里面的房间,老女警训他的声音我们这边都听得清,大概意思就说宜家那边本来就随便坐,他没什么权力要求我们起来给他让座,说打他了倒是给看看伤。三个人都衣冠整齐没有任何动过手的样子,让他别夸张。人让他验伤又不去,在派出所胡搅蛮缠之类。当然我全程都承认我推了他。正常人都知道。我不可能推的伤他。

最后警察说“你们啊,以后少搭理这种无赖,看见这种不正常的你们就躲着点,这赖上了多恶心人。他这没完没了,说让你们赔两百块钱买膏药。”我们表示最多给100他爱要不要,警察又进屋训了他一顿。那男的一直表示100不够。被训老实了。警察说“就100吧。以后碰见无赖甭搭理。要不搭理他就没这么多麻烦在这浪费时间还给人100。记住教训,离无赖远点儿。性格也别冲动。”我们点头称是,离开派出所的时候天都黑了。美好的周末下午就这么糟蹋了。
要说我有什么感想。这都快两年过去了。我就觉得他是个碰瓷儿的,无赖往往对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人下手。要是换成光头金链子一脸横肉的男的和皮裙白貂黑丝袜他绝逼是不敢找事儿的。因为代价很难预估。所以我估计他已经转了有段时间了。就看我们俩像学生才下手。
说西装男欺软怕硬的,你们歇歇吧。无赖也欺软怕硬。我爸是个长途司机。身高192体重210。站起来跟塔一样。长途司机可能遇到的危险有不少,其中之一是拦车劫道的。曾经有一次我爸去中部某地送货。路遇劫匪,几个人拦下车之后很嚣张。我爸从后座抄起个家伙就开车门下车了。问那群人怎么个意思,想干嘛。其中一个就意思是要钱什么的。我爸说“要钱给你买棺材?都他妈给老子滚蛋。”结果连打都没打。那群人灰溜溜跑了。

还有一回是我听朋友说的。他跟着他家亲戚开车从保定去北京。然后路上超了一辆车。然后那辆车的人又超过来。左晃右晃。最后把那个亲戚逼急了,踩油门过去逼着那辆车停了车。一看车里几个小年轻的嘴里不干不净的,意思要下车动手(看看,真想动手的早动手了,还嚷嚷屁)。那亲戚那会儿四十多岁,年轻时候也不是什么良民。下车打开后备箱拎出个撬棍。过去说“草泥马的下来!麻痹的不是要揍我么?!”车里没一个人敢动敢说话。僵持了一会儿车里一个人说“大哥,咱们就是跟你开个玩笑。对不起啊大哥。”最后就是各种道歉然后继续上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