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松长跑后的启示

有人说,30公里之后的每一公里都痛苦难当。像我这种小文青,跑完全程估计能写三篇文章。

马拉松长跑

实际上,刚跑出2公里时,我就已经开始经历痛苦。这一切要源于两周前西扩公园的半马拉练,出现了从未有过的膝盖伤。正常走路没有感觉,只要稍稍跑起来,或者上下楼梯,那简直就是痛不欲生。修养了两周后,以为恢复,没想到比赛刚刚开始就复发。直到比赛结束后,上网查阅资料才知道是“髂胫束综合征”,它还有一个通俗的叫法——“跑步膝”。

当时明明知道全马无望,依然倔强的坚持跑下去,疼的脑门出冷汗。十五公里的位置,膝盖像是中枪一样痉挛,险些跪倒,我不甘心的停下来才发现,左膝开始连走路都疼了。结局毫无疑问,一路瘸着左腿,走到了半马的终点弃赛,心里既失望又遗憾。

失败的经历要远比成功来的深刻,学会面对失败,接受失败,才是这次马拉松带给我的最大收获。

如果我在2公里的位置弃赛,既可以保住左膝不至于损伤,也自然可以避免“走马”的尴尬。

刘翔当年因为跟腱受伤中途退赛,遭受了全中国亿万民众的谴责,也许在绝大多数人的眼里,成功的反面就必须是永不放弃。中国古代,婚姻失败,女人守寡被誉为贞洁烈女;日本古代,战争失败,士兵剖腹就是忠于天皇。我们即使明知失败已成结局,但依然要固执坚持,其目的源于逃避社会舆论的道德批判。

当我带着全马的标牌,走在队伍的末尾时,感觉尴尬难当。我的左膝疼痛难忍,走起路来都一瘸一拐。某些时候,我努力让自己瘸的更厉害,好让旁观者知道我的失败有理由,希望借此获得理解和同情。但转念一想,别人也可能认为我在假装受伤,又尽力忍住疼痛,甚至还尝试重新小跑一段,让自己看起来正常。最后6公里的漫步时光,让我觉得每一秒都很难熬,我不断的聆听自己内心的羞愧,只感觉抬不起头,期盼快点结束这糟糕的比赛。

如果我能更坦然的接受失败,结果可能会有些许不同。在2公里放弃,和在21公里放弃,实际上并没有差异。但前者能避免身体遭受更大的伤害,后者只能站在主观角度挽回一些尊严。

如果今后,我将在其他事情上遭遇可以预见的失败,那么我应该早一些放弃,早一些面对,早一些接受。丢点面子,丢点尊严其实没什么,掌声只属于成功者,期许鼓励的失败者本来就很失败。偏执的坚持,固然表现了积极的永不放弃的精神,实际上却会造成更大的损失和伤害。

拿得起,放的下,这六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需要多少气魄只有尝试过的人才知道。失败越大,困窘的心里压力越强烈,社会舆论的喧嚣越刺耳,面对和接受失败所需要的心理素质就越高。

以小看大,此次马拉松真是结结实实的给自己上了一堂人生课,我收获的不是奖牌,而是未来面对失败的勇气和心态。

写这篇文章时,比赛结束已经两周,心里的遗憾越来越淡,但膝盖还有些许不适。庆幸自己及时作了退赛决定,没有让膝盖受伤的更厉害,同时也有点埋怨自己当时不够坦然,强撑硬跑的自找苦吃。

此次受伤也是因为自己对马拉松不够重视,跑过几次半马就觉得全马不过如此。没有按照既定的计划去执行,每次训练都贪多贪大,忽视身体伤痛带来的预警,最终导致了这场失败。

好在自己没有气馁,今后的时间里调整身体状态,马拉松的真正意义在于开放和包容,今年失败,那就明年再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