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上班第一天

今天,2014年11月24日,我开始独立上班的第一天。

独立上班是我自己生造出来的一个词,原本我以为自己可以堂而皇之的用诸如“创业”之类的词汇来给自己贴上标签,但每次跟朋友们聊到自己想做&在做什么的时候,却很难将这个词说出口。

我明白,这其实是一种天生保守带来的必然胆怯:我无法给出投资人可以想象的回报,甚至无法编出一套能够看上去合理的融资说辞。相比之下,可能当下的其他任何一个项目都比我现在想做成的项目更具吸引力。

这就是空前的绝望。如果你是一个人的时候,你其实可以一人吃饱就大无畏的牺牲了;但当你带着一个团队的时候,你连失败的权利都没有,你不能浪费别人的青春。所以,在11月17号之前,我脑海中编造的台词依然是“用自媒体的幌子去转悠三个月,然后滚去上班”——当然,你大可将这看作是懦弱的表现,因为实际上我自己也这么看。

说来也幸运,当你越是懦弱的时候,就有越多的朋友帮你。坐在青创学院的椅子上,蔡博、柳兄和侃奇基本只用了三句话就把从内心的黑暗中拽了出来:这件事是挺有前途的;你是独立的,我们希望能以你为主,不用加入我们;我们会帮你。

坦白说,我一直觉得自己来杭州之后就非常幸运。早前是遇到许维,后来遇到钦哥,再然后遇到了蔡博、柳兄和侃奇,在我选择的每个关键节点,总能或明或暗的给我指出方向,实在是福分。

好吧,就这样上路了,即便我依然恐惧。

第一天,我不知所措。尽管早前我已经做了自己认为充分的准备,但发现依然一团糟。实习生要等到月底才过来,所有的任务和发展计划都需要自己梳理——不只是用户数量和影响,甚至包括最基本的执行和刷存在感都是one man。而我早前的功课温习,看起来都那么不堪一击。

好在,大家都在帮我。蔡博帮我做一个活动,扩大影响力,侃奇也直接是将与36氪的合作换成了我,而晚上快9点的时候还要damy还在设计logo。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团队的能量,哪怕是你找到的团队。

当你看到自己的这篇文章的时候,已经10点了。但在这里,蔡博和创业的讨论还在继续。All right,一切都刚刚开始,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