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见义勇为

事情大约发生在2009年的夏天。有一天晚上长发飘逸、青春靓丽的我在南京大学后门口吃冰棒,然后我恰巧碰到了我男友的基友、莉莉丝科技公司的COO张昊,他也去吃冰棒。当是时也,张同学还是南京大学软件学院的一根屌丝,他每周冒充研究生身份去南京师范大学代课,主要为了赚生活费同时也可以借上课的契机去搞师生恋泡妹子,可谓是屌丝中的战斗丝;而我当时也是南京大学中文系一根名声赫赫的女屌丝,动不动就平平仄仄平的吟诗作赋,或者故作深奥的跟学校里的文人骚客探讨“其雨不其雨”的甲骨占卜——此乃前情提要——两人在珠江路校门口买好冰棒之后一路吃一路往回走。路上不经意间遇到一个中年男乞丐带着三个孩子趴在地上乞讨。昏黄的灯光下,中年男子一副让人怒其不争的颓唐神色,而三个小孩已经非常整齐的趴在地上睡着了。

我们吃着冰棒从这群乞丐的身边走过,就在与他们擦腿而过的一刹那,我和张同学眼光一个交错,两人同时放大了瞳孔。我们迅速往前走了几小步,我轻声的问:“你发现没有,这三个小孩年轻都一样大,什么男人能够在一年之内连生三个小孩,所以我断定,一定不是他自己亲生的!”张同学深深的点头:“我日你妈(南京方言)这不要是人贩子哦!”

作为纯良大学生,我们内心的正义之火在熊熊燃烧,经过短暂而果决的讨论,由张同学拨通了110报警电话,向警察详细描述了我们在南京大学后门目击拐卖儿童嫌疑人的全过程。电话那边的警察同志表示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案发现场来。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大学生做好事不难,难的是从头到尾完完整整的做一件好事。我和张同学觉得既然自己报了警,就有责任维护现场、稳定犯罪嫌疑人情绪、防止他中途脱逃。于是我们佯装成过路的好心人,走到跟前给了男乞丐一块钱硬币。(前文已经讲到,当时我们还都是屌丝,从来也舍不得吃八喜,两人当天吃的都是一块五一根的伊利冰工厂,这一块钱对于大家来说都算是一笔不小的财产)张同学首先上去搭腔:“大叔,你怎么带着小孩一起出来要饭啊?大晚上的小孩怎么都睡在马路上。”犯罪嫌疑人由于已经收到1元钱善款,对我们颇为和善,说到:“没有办法啊,出来要饭,小孩放在家里也没有人管。”

我对张同学循序渐进式的提问方式表示不赞同,于是快刀斩乱麻、单刀直入的问:“那你这三个孩子都多大呀?”说完暗暗的向张同学使了一个眼色。犯罪嫌疑人又答:“一个两岁,一个四岁,一个六岁。”纳尼??!我和张同学同时愣了一下,借着路灯仔仔细细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躺在地上的三个小孩,我日你妈还果真是等差数列,并不像我们刚才观察的那样年龄都一样大,甚至眉眼之间还特么跟犯罪嫌疑人似乎有一点相像——真是怀疑他是不是在一分钟之内换了三个小孩过来。但是面对眼前的情况,我们愈发犯难,为了拆穿他的谎言、揭露他的真面目我穷追不舍的问:“那孩子的妈在哪里?为什么不管孩子?”犯罪嫌疑人长吁一声,说:“孩子妈有神经病,躺在家里呢。”

我们听完之后,面面相觑,决定还是速速撤离现场,回到刚才报案的地方。通过激烈的争辩,两人一筹莫展之际,同时说到“我日你妈,这怎么搞?”——眼看着警察叔叔就要来到现场,而我们两名见义勇为的大学生进退两难。最后我们还是决定回到犯罪现场,张同学硬着头皮说:“我看你们还是快走吧,学校门口不许乞讨,经常有城管来抓人,你们快逃!”犯罪嫌疑人十分感谢的样子,不一会卷着铺盖携着三个小孩就离开了。

第二天第三天以及后来,我们都没有见到这个乞丐和他带着的小孩。后来天气越来越炎热,我们各自把生活重心放在了吃冰棒或泡妹子上,谁也没能将这件事有始有终的追踪下去——很多年后回想往事,感慨万千,只但愿这世上所有的小孩都能在亲生的父母身边安全的长大,所有的人/贩子都被警察快快抓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