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情,我宁愿与美食厮守终生

身边的朋友一个接着一个跳进了婚姻围城,而我还在城外徘徊,这让那些婚后感受到蜜糖般生活滋润的男女觉得单身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我从来不惮于跟别人谈我的理想,关于爱情的理想。我并非单身,而是在等待,等待我生命中能够白头偕老的人出现。在遇见她之前,我不会像有些人那样随意开始一段感情,那是对感情的不负责任。

当我把这种想法告诉魏秋桐的时候,她浅浅一笑,说道:”想不到你这一百八十多斤的魁梧汉子居然还是理想主义者?“

我猛地往嘴里塞了一勺双皮奶,然后说:”理想主义怎么了?你不能因为我的体型而鄙视我认真对待感情的心。“

“说真的你该减肥了。你之所以还没有女朋友,就是因为你太胖了,把女孩子都吓跑了。”

“我这是胖吗?我这是伟岸,你懂不懂?现在我天天坚持锻炼,每天吃完饭都出门散步半小时。”

“别开玩笑了,散什么步啊?你那是为了走来我店里吃饭后甜品!”

“可是你做的甜品一点儿都不甜!吃这种不甜的甜品就跟听相声只看得见嘴唇动听不见声音似的,是一种折磨。”

“滚,死胖子!不甜那你还吃?”说完秋桐就要伸手抢我面前的蛋糕。

我敏捷地用勺子挡住她:“如果本大爷不来照顾你生意,估计你早就饿死了。就你这么小的店,平时都没什么人光顾,也就我天天不远万里跋山涉水地来照顾你生意,结果还要被你骂。你不知道顾客就是上帝吗?”

“哦,对不起,上帝先生!您慢慢吃,我去看看后面的蛋挞好了没有。”秋桐说完这句话转身走进了她的“蛋糕生产车间”,只留给我一个白眼。

秋桐是这家甜品店的老板,店非常小,小得只能放得下两张桌子。店面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只在招牌上用歪歪扭扭我叫不出名字的字体写了的“甜品屋”三个字。秋桐大学学的生物化学专业,毕业进了一家制药公司工作,入职不到两年就辞职开了这个店。甜品店的位置不是什么繁华地带,所以平时的客人也不多。由于靠近一所中学的缘故,平日里到了放学的点会有很多背着书包的学生到店里买甜品。即便如此,甜品店的收入扣除房租水电等,每个月的收入比她之前的工作月薪少很多,按照秋桐自己的说法是“基本收支相抵,好的时候还能赚点饭钱改善改善生活”。

虽然甜品店的生意没能让秋桐发家致富,但是她依然坚持着,每天开心地做着各式各样的甜品。她说她喜欢这样的生活,简单朴素没有压力,而且做甜品比整天待在实验室里面对各种瓶瓶罐罐的化学试剂强一万倍。

我与她的相识是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雨。那天我正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天突然下起雨来,我没带伞,只能慌忙找地方躲雨。机缘巧合之间,我进到了秋桐的这家小店。潮湿冰冷的下雨天,甜品店里散发出的香甜温暖的味道让我瞬间忘记了刚才被雨淋的尴尬。我特别喜欢糖分被烘烤之后在空气里弥漫的味道,从小我就觉得那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味道。

身为老板的秋桐正坐在摆满甜品的玻璃橱窗后面,手里拿着一支不锈钢勺子,往嘴里送黑森林蛋糕。看到我进来,她也只是暂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微笑着轻轻的说了一句“你好”,然后接着吃她的蛋糕。我跺了跺鞋上的水滴,扯了几下被雨打湿贴在身上的衣服让自己稍微舒服一点,然后使劲闻了闻空气里的香气,停了几十秒,让香甜的气味顺着鼻腔往下,一直进到心底。我走到一张桌子旁坐下,又抬头看了一眼她,问:“能给我一块同样的蛋糕吗?”

她也把一直盯着门口的眼神转向我,“如果你只是为了避雨,不必非得在这里消费,你可以随便坐,一直等到雨停。”说话的同时伴随着微笑,像是空气里的糖分一样香甜。

“哦,我是真的想尝一尝这蛋糕的味道,它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请给我来一块,好吗?”

秋桐把一块蛋糕小心翼翼地放在我的面前,然后轻轻地将一支不锈钢勺子放在盘子边上,可还是发出了轻微“叮”的金属撞击瓷器的脆响。之后她并没有回到刚才坐的位置,而是直接坐在了我的对面。

“请尝尝吧,品尝完了记得给出宝贵的建议和意见哦!”

后来,这家在我上班必经路上不起眼的小店成了我经常光顾的地方。我喜欢秋桐店里糖的香味,更喜欢她做的甜品的味道。慢慢的,秋桐也跟我这个热爱甜品的胖子熟络起来并成了朋友。

秋桐说开甜品店是她大学时就有的梦想,那时她经常光顾学校外面的一家甜品屋,老板是广东人,会做各式各样的粤式甜点,像精美的艺术品一样摆在玻璃橱窗里,看得她眼花缭乱。现在她已经实现了曾经的梦想,拥有自己的甜品店,做出的各式甜品也像艺术品一样摆在透明的玻璃橱窗里,看得我也是眼花缭乱。

她说接下来就要为第二个梦想努力了。我问她第二个梦想是什么,她又露出浅浅的微笑,没有说话。

不告诉别人的梦想是有野心的——我这样理解。

后来我出了一次长差,时间两个月。

某一天突然收到了秋桐发来的电邮,她在信里说她已经申请到了学校,也办好了护照和签证,即将奔赴英国开始崭新的留学生活。这就是她的第二个梦想。她要去学医,回来做一名医生。做医生是她的第三个梦想。甜品店已经盘给了别人,还做甜品,不过换了人,换了老板。

我祝愿了她旅途一帆风顺,早日实现梦想。回复她的电邮的时候,我想起最多的却是她甜品店玻璃橱窗里精美得像艺术品的蛋糕。

等我出差回到家的时候,秋桐早已经飞到了大洋彼岸。原来的甜品店已经重新开张,而且还有了名字,老板是个微胖戴眼镜的年轻女孩。我进到店里,要了一份熟悉的双皮奶。曾经秋桐会做我吃过最美味的双皮奶,不知道她在英国是不是还有时间做。

玻璃橱窗里的甜品依然玲琅满目。这次双皮奶有点太甜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