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笔下的四绝

我一直赞赏张公子暗中黑杨过的立场,不过金庸本人在这个问题上其实是相当明确的,那就是保持四绝之间的平衡,除了《射雕》最后因为情节需要,让疯了的欧阳锋暂时占了一头上风,其余大多数时候,四绝几乎都是半斤八两并驾齐驱,不会分出胜负。一进入《神雕》,欧阳锋曾经领先的优势就被迅速抹平。

除了四绝,金轮法王在大多数时候也是和四绝平级描述的,但又两次因为情节需要,金庸让他输给了戴着主角光环的杨过,一次是在终南山,被重剑杨过击败,一次是在襄阳城,被黯然销魂掌杨过击毙。这一点也老被张公子黑,说到底,是情节需要战胜了人物塑造,显得金轮法王的发挥前后失调。

所以郭靖和杨过之间的差别,光看书上写的话,那肯定是不分高下,所以不如扯点别的。

金庸笔下除了主人公外,其他人物的武功进境基本是很稳定的,隔几十年不会有太大变化,至少强弱关系不会变,几十年前差那么多,几十年后还是差那么多。你看全真七子,几十年跟没练一样。武当七侠算例外吧,可能金庸也觉得,一代宗师张三丰的弟子不能太弱,宋远桥、俞莲舟不能不如明教法王吧?不然武当怎么开宗立派?所以金庸后来又往上圆,说武当派后发制人什么的。这和梁羽生太不一样了,他前一部书的二流青年高手,到下一部书多半会成长为一流宗师。

郭靖和杨过,代表了金庸笔下两类主人公。前者呆笨不堪,后者聪慧过人。

前一类包括郭靖、石破天、虚竹、狄云。

后一类有杨过、令狐冲、张无忌、胡斐、袁承志、陈家洛、萧峰。

段誉比较特殊,是一个聪明的笨人,武功没有正经学,但一学就会,有时是半会。

这两类主人公,看上去天差地别,但武功的进展路线,其实是差不多的。

郭靖从跟着江南七怪,到马钰,到洪七公,到《九阴真经》,公认的稳扎稳打,循序渐进。

杨过何尝不是一样,赵志敬、小龙女、黄药师、独孤求败,他学得杂,底子始终是古墓派,但最后脱胎换骨是靠独孤求败的点拨。

张无忌是一出山谷就很高,后来补学了乾坤大挪移、圣火令武功、太极拳,不过是高上加高,大约金庸也没耐心让他一步步来了,而且,也有情节需要,不然光明顶怎么折服六大派?

金庸最喜欢的主人公武功设定,是让他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处于准一流高手的级别,能打赢绝大多数人,但会输给最顶尖那几个。比如郭靖从牛家村密室疗伤出来后,只输给四绝、周伯通和裘千仞等四五人了,直到进入《神雕》他才真正把差距追上。陈家洛一出来就是准一流高手,但还是不如张召重、无尘、赵半山、天山双鹰这几位,从玉山出来顿悟了庖丁解牛的奥秘,才越过张召重的等级。袁承志、胡斐、令狐冲这几位都符合这种模式。这样写,也是最符合情节需要的,你谁都打不赢,故事没意思,谁都打得赢,故事还是没意思。想来武功一成就君临天下的,还真只有张大教主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