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一个人也快乐

情人节,到处洋溢着鲜花和巧克力的浪漫气息。昨天看网上的消息,说由于云南年前大雪,昆明鲜切花减产导致今年情人节的鲜花市场价格较往年有了大幅上涨。我原本以为因此这个情人节送玫瑰花的人会少很多,但事实是走在路上不管在哪个路口几乎都能看到手捧红玫瑰的女孩。

曾经我非常认真地问过一位女性朋友:『从一位女性的角度来看,玫瑰花和手写情书你更喜欢哪一个?』

她想了大约有半分钟,然后回答:『情书。』

为什么?

『玫瑰花虽然漂亮,但是也太虚荣。再美的玫瑰花终有一天会枯萎凋谢,而情书却能永远保持新鲜。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我现在仍然记得十年前收到的情书内容,但是我一点也想不起十年前收到的玫瑰花是什么样子。』她的原话我记不太清了,但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

这是多么可爱的姑娘,多么朴素而又浪漫的爱情观。几乎每对恋爱中的伴侣都想保持爱情的新鲜感,但是爱情终究会像玫瑰一样褪色枯萎凋谢,真正为爱情保鲜的其实是情侣之间的相互迁就与包容,如同情书,无论经历多少岁月流转,都是美好的共同回忆,想起便充满感动。

到这里我想讲一个故事:

我有一位师兄,大学毕业后去了西部某城市工作。国企待遇,只是工作的地点非常偏僻,周围荒无人烟,终日见不到除了工友之外的任何人,收个快递都要跑到十多公里之外的镇上。因为这,他工作没几年就攒了相当可观的一笔钱。后来我们这些师兄弟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对他的储蓄和坚持啧啧称赞,他却露出了非常勉强的笑容。

原来师兄之所以到了离家千里之外的地方工作,完全是因为一个女孩。师兄从大学时代开始喜欢这个女孩,女孩是他在某次娱乐活动上认识的。活动的过程中女孩没怎么说话,中间只唱了一首歌,但就是唱歌的样子让他一见倾心。大学毕业后,女孩考上了老家西部的公务员,师兄也签了当地的一家公司,只为了能够在距离上离她近一点。在酝酿了很久感情之后,师兄终于向女孩表白了,女孩说:『你很好,只是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从那以后,跟几乎所有做不成恋人的朋友一样,女孩『消失』了,师兄失魂落魄。

我见过那个女孩,长相并没有师兄描述的那么好——目若秋水,面如桃花——只能算姿色偏上,不过气质比较出众。我问师兄,还会继续追求这段感情吗?

师兄说,从第一眼看到她我就开始喜欢她,喜欢了这么久,我现在已经分不清究竟是喜欢她还是喜欢喜欢她的那种感觉。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会想起她的模样,想起她笑的样子,甚至是在梦里也会时常梦见她。梦中的相见大多平淡地仿佛擦肩而过,偶尔也有噩梦,惊醒之后半夜便再也睡不着,坐在床上继续想她,像着了魔一样。在被她拒绝以后,我也试着想忘记她的好,但是刻意忘记的过程却又是另一种念念不忘。你说人一辈子能遇见几个真正喜欢的人?假设一个人可以活到八十岁,能够遇见十个怦然心动的人,那平均八年才能遇到一个;如果只有五个,平均十六年才能遇到一个;如果只能遇到两个,那么在错过一个人以后可能需要等四十年才能遇到另一个让你怦然心动的人;而如果只能遇见一个……

说到这里,师兄打了一个长长的酒嗝。大家沉默地用『我懂你』的眼神看着师兄,因为我们都觉得这个时候他需要我们给予鼓励。其实我似懂非懂。

那天师兄喝了很多也说了很多。第二天他问我自己有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我说我喝醉了不记得了。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现在师兄还在西部的那座陌生城市工作,春节也没能回家过年。一个人在外面漂着难免孤单,陌生的环境整天面对陌生的人,强颜欢笑身不由己,喜欢一个人也算是种心灵的寄托。

爱情不也正是两个人彼此的心灵寄托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