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放过那些独来独往的人

我上司(应该是前上司了)学佛,没事捧本佛经念。

有次我向他请教四相(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问题,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来所以然。

末了对我说,其实我看你也算修得小成,不算大成,转而开始讨论如何改进我工作上的问题。

成不成的我不知道,自己才疏学浅,只算对宗教的东西好奇,会去看,会去读,会去想,并不执迷偏信。我会看佛教典籍,但也读圣经。

后来一次偶然听到他同他几个老友谈佛学,恍然大悟,他口中的佛学和我脑海中的佛学不是一种东西嘛,他的佛学是为了成就生意的便利工具,而我在了解的佛学是我不知道的、我所畏惧的知识。

于是我再没找他谈过佛学的东西。除了工作上的事,再无其他主动找他交流的东西,道不同不相为谋不是吗。

我有个情商不怎么高的朋友,年少多金,女友换的极频,自诩情场高手,极受女孩子欢迎。嘴巴毒,春风得意时会对他人的情感世界品头论足,包括对我的情感,我的婚姻。春风不得意的时候会跑来和我探讨他和女孩子们的感情,受不得批评,我说你这么对待感情不行,批评了几次,他挂不住脸,大吵了几架,最后爆发时同我在某机场大打出手。

朋友能玩到大打出手也是真朋友了,以我的德行,根本懒得对任何人的情感主动提出任何建议,也不会给自己添这种无端之乱,还真就是因为太关心朋友身份的他,才说了几次实话。

后来和解,条约是彼此不再干涉对方的情感生活,哪怕是朋友之间,任何交流也要有个度。

我有个同事,每周会去买彩票,非常热衷彩票事业,反而不怎么关心自己技艺的提高,有几次我想对他说不要把人生希望寄托在这种事上啊,想想算了,切忌交浅言深。

公司聚餐,有几个同事会直接用调羹捞汤,不是捞到碗里,是直接放到嘴里。别人捞过的汤我从不喝,于是我成了一个“从不喝汤的人”,但我不会解释,如果解释了,我就从一个不喝汤的人变成了一个他人口中的矫情货,完全可以预料到,相比之下还是不喝汤的人好听点,穷则独善其身。

我通过某个主攻国内市场的社交APP认识了一位加拿大当汉语老师的朋友,她对APP上的每个人都极其友善,发表的每个言论都充满善意。来过中国几次,但从未发表过对大陆的负面看法。聪明如她,甚至会在国庆日发张天安门广场照问候大陆的朋友们国庆快乐。

直到前些日子她同我私下交流了对东西方宗教的看法,她认为中国人的宗教是势利的,中国人去拜佛烧香、敬献不过是对神的行贿,通过这种行贿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中国的神不关心百姓的苦难,他们都满肚肥肠笑眯眯的坐在那里,甚至他们要住在深山老林里,让信徒去“看望”;而基督教是亲民的,教堂在城市中央,基督教中的神代人受苦。

我花了不少时间对她解释,佛教是怎样的一个宗教,佛祖也会舍身喂虎,以身燃灯等等。

我明白她的这些误解来自于她的片面观察,因为她没有深入了解佛教,更因为目前的大陆就是展现了这么一种状态————暴戾、功利。

我和她认识了有一年多,否则她根本不会愿意对大陆人发表自己对东西方宗教的真实看法————哪怕是片面的看法。

更多的,因为她清楚私下里对我发表观点不会受到暴戾的回击,两个人可以心平气和的抛却自己的身份、国籍、自我的主观想法作纯讨论。如果是公开发表看法,结果可能就不一样了。

大多数时候我都尽量保持友善的状态,对每个人,不是因为我真的友善,只是因为:

不想给自己添麻烦。

我不能保证自己的每个观点都是对的,但我清楚自己的很多观点在公开场合发表无疑是给自己找麻烦,不如换个私人场合同三五好友交流。

我清楚他人的暴戾之气,一言不合既上升到人身攻击,一言不合已不再探讨问题的本质而是转到细枝末节追究、赌气夺胜负。把自己放到这么一种交流环境无非是种浪费时间的行为,可闭嘴之后,在他人看来既是独来独往。

交流并无胜负可言,任何意识、文化交流带上了功利性就已经失去了交流的目的。不如敬而远之。

快放过那些独来独往的人吧,他们既尊重你,也尊重自己。他们更可能只是懒得浪费时间,不想给自己添麻烦而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