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越努力越糟糕?

这是我最近在豆瓣上看到的一篇书评,原名叫做《为什么越努力越糟糕》,是在读完《改——问题形成和解决的原则》一书之后所写。在这篇书评中,作为一名心理学专业人士,作者掐出新鲜描述了自己在心理咨询上遇到的问题,并得出了关于生活的哲学性解释,某些观点实在精彩。

前不久有一个人跟我发邮件(没征求他意见,就不发他的邮件了。再说我又不是写情感专栏)。讲的是自己人生的困惑,觉得自己心理上,情绪上存在一些问题。也求助于心理学,哲学,佛学等。但是效果不大,都是好像起作用了。过一阵问题又来了,层出不穷的心理,情绪上的问题,烦不胜烦。

我完全可以理解他,因为同样的问题也发生在我身上。应该每一个热爱反省,热爱自我分析的人,都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只是程度有所不同。虽然我也知道,很可能没啥用——无论我说什么,他原来的问题,会依然存在。

(我现在越发觉得,一些很关键的东西,并不是可见的,或可谈的。就像人本主义的教育心理学认为的——可以教的,相对都是没用的。一些人生困难,关键并不在于逻辑和认识,而在于情感和性格。曾经我也是个知心大哥般的角色,以为自己可以帮助别人解决问题,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真的解决了。后来才发现,事情有点不对。怎么解决了一个,又来一个,层出不穷的问题。慢慢发觉,只要他/她还说这种行为习惯,还是这种个性,类似的问题就永远不会停止。而且,每种性格,都会造成一些问题——我的性格也如此。用《改变》里的话说,就是每个前提,都有自己的局限。并且其本身是无法解决它造成的问题的。这也是我对别人的人生感悟不感兴趣的原因。话说回来,要有一种完美无缺的性格,那也是挺不可思议的事。)

不过,对于他的问题,我还是尽量回答了。万一有帮助呢。说句题外话,帮人解决人生困惑一类的,与其说是在帮别人解决问题,还不如说是别人帮他找到自己的价值和自信。这种事,很大程度上,是对自己信念,人生三观的一种展现。他是那么的确认自己的正确,价值和对别人的意义,以致他很难保持沉默。正如我接着要做的。(现在你相信我在自我分析和自我批判上有多深入了吧。)

当时我给的回答,基本上都是建立在我的经验之上。一是完全的接受自己,接受自己的弱点,接受自己没有那么完美,缺乏社会上一直推崇的一些“高尚”,“高贵”特征。接受生活中并不是所有的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但是人照样可以带着问题过得很好。

二是,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研究自己的内心,想得到根本的原因。结果很可能是越陷越深。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面无法自拔,短暂满足于分析很透彻,对自己很了解的虚假满足感里。等待下一次问题的出现,而且常常会更糟。给自己做精神分析的结果,最可能的结果是越分析越糟糕。我自己是深有体会——根本无法得出一个切实的结论。任何的结果,都可能是自己,环境,或者所看的精神分析观点给自己暗示的结果。“精神分析是一种疾病,而治疗这种疾病的方法,就是它自己。”某种程度上而言,心理分析就像统计数据一样,只要你严刑“拷打”,它什么都会招的。

精神分析,曾经让我认为打开了一扇通向内心的大门。结果发现,大门之后是一个没有出口的迷宫。

而真正让我摆脱这些问题,其实在于生活的变化。我发现我所有基本情绪(一段时间里,心境的基调)的改变。都来源于生活的变化,来源于关注外界的东西。让我没办法那样不停的关注我的内心。其实,在此之前,我已经深刻的意识到。其实我的内心世界,或许并没有像精神分析讲的那么有意义。导致我情绪不良的主要原因,很可能是我总是要分析我的“情绪不良”。对自己的分析,常并不是在了解自己的问题,而是在创造自己的问题——在环境,理论的暗示下在创造自己的“病症”。很多事情并不需要分析,过些日子就好了。佛说,不执啊。不过,即使我已经有这样的认识,但问题还是依旧。真正的原因,大概是大学生活,实在是太闲了。

后来我又想了想,又回了一封。大意是讲,情绪问题,有时候就像感冒病毒一样。假如我们的身体太弱,什么感冒来我们都中,就会一直陷入跟感冒做斗争的状态里。假如我们够强壮的话,那些感冒病毒就不会造成什么影响。我提议的强大自己的内心的方式,一是,看可证伪的现代心理学的研究,不要再看那些乱七八糟的所谓精神分析和心灵鸡汤一类的安慰剂,包括佛学。“规则的觉察”能让我们获得超越规则的自由。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知识能够带来真正的自由。只是,要寻找一些比较靠谱的知识。二是,投入到生活中去,关注外在世界,找到能投入自己激情,兴趣的东西,免得被自己玩死。人的确是要“为了……”活着的。

而现在看了这本书以后,我或许可以比较有条理,可以用一个比较高的角度来看待这些问题。(这其实是挺郁闷的事,每每有我自以为是独创的深刻的东西,然后就会发现,早就有人做过比我深刻得多的研究了。有时候我看别人的东西,经常也有种感觉。如果他/她对XX学科了解多一点,就不会写这些东西了。一想到我也可能这样,就搞得我都不想说话了。当然,我现在觉得这是我太自恋的表现,我怎么能期望,就凭这点感悟,能跟人家专业人士几十年研究相提并论。另外,写下来,也的确能让我的思维更清晰。)

层出不穷的情绪,心理问题。
有很多是分析这些情绪和心理问题本身造成的。就像精神分析的前提,造就了心理病症的各种并发症。不过都是在第一序改变中变换着形式。不跳出这个“框”,问题其实就没办法真正解决。我们要寻找的并不是情绪,心理产生的原因,而是消灭这个情绪。

(在这里,原来的“框”就是这样的观念——会产生这些问题,是在我的内心里有某种根源,而我了解了这个根源,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这种合乎逻辑的问题解决方式,在这里并不适用。就像失眠的时候,想克制自己的想法,导致越努力越睡不着。)

说到这里,我想起了费曼说过的,“物理的进步来源于对寻求根源的让步。”牛顿并不知道为什么会存在引力,但是他描绘出万有引力,我们就可以应用它们。海森堡放弃对粒子微观结构的建构,而只关注它的表现,让量子物理学得到了巨大的发展。数学其实也是如此,很多基础问题都是现代才解决的。并不妨碍数学之前的应用。

“一个问题尚未解决,虽然令人生厌,但其本身就常是一种解决方式”。

想要把这个问题解决掉的“问题洁癖”,很可能会带来更多,更严重和麻烦的问题。所以,带着问题生活,是可以接受的,并且很可能是最好的结果。

我们真正要做的,是跳出这个“框”。
让问题实现第二序的改变和解决。在我上面的那个经验里。问题的解决并不是什么深刻的分析,而是生活环境的改变。让我不再关注那些曾经让我非常纠结的问题。第二封邮件也是讲不要再分析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强大自己的内心(强大的内心,这几个被糟蹋的字,我在使用它的时候,犹豫不决。我说的强大内心,不是什么心灵鸡汤的那种,不要误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