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阶级书香门第”女孩子的自白

1.某段时间某富二代想追(bao)求(yang)我,化妆品衣服首饰,各种我看得懂看不懂的牌子往学校送。我烦不胜烦,全部原封不动退回。同寝室的问我有什么想不开的,我告诉她们我就是因为想得开才拒绝。
2.一朋友,漂亮小姑娘,找男朋友只有一个要求:有钱。交朋友也一个要求:有钱。她说从小她妈妈就教育她,一定要找个有钱人。并且她觉得以后如果她有一个女儿,也会这样教育她。
从我初中早恋我爸爸就跟我明确表示过,我们家不缺钱,你需要用钱随时随地可以问爸爸要,不要随便收男生的礼物,不要贪小便宜,不要把钱作为你找朋友的第一标准。
3.家里希望我去法国读高商,朋友也有这个打算。我需要纠结的是法国高商和美国或新西兰新闻我要选择哪一个,而她纠结的是家里能否或者说是否愿意承担高商一年几十万的学费。
4.在这个满地苹果的时代,朋友家境一般,用着小米,说觉得拿不出手,骗爸爸手机坏了买了个苹果,而我用着几年前买的索尼还津津乐道见人就炫耀我手机漂亮。
5.室友妈妈来看她,明明四十左右的年纪,满头白发,沉默苍老得看起来像快五十的。我妈妈四十多,见过她的人都说像三十几的。
。。。。。。。。。。。。。。。。。。
严格来说我们家族并不属于“富裕”这个阶层,但如果非要有一个定位的话,我比较喜欢我朋友总结的一句:“资产阶级书香门第”。
爷爷那一辈出过一个医学院院长,一个军人,爸爸这一辈出过一个警察局局长,房地产商,贵族学校股东,两个医生,两个商人。到我这一辈,有生物工程博士在美国,有机械工程硕士在德国,有脑科医生,有开设计公司的,有大学老师,有金融硕士在日本,还有法语在读的我。至于我妈妈那一支,我外公那一辈基本从商,我妈妈那一辈有大学老师,有在毕马威的,有自己开公司的,有斯坦福博士在读。
作为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家族这一辈里最小的孩子,从小到大我父母没有给过我压力,从没告诉我你要考什么什么大学,你以后要怎么怎么样。作为女孩子,也从来没有长辈告诉我你以后一定要嫁个多么多么有钱的人。
但是作为我自己,与其说有压力,不如说是羞耻心。
我哥哥姐姐们从20岁开始能够自己养活自己,我从大三开始兼职,加上爸妈偷偷给的生活费,最多的时候一个月也能有一万,现在已经不会再向父母要钱(他们主动给的我就当不知道~)。我爸爸妈妈哥哥姐姐都是名校毕业,所以从小我就觉得我至少得考个一本,不然在家里说话没底气。
如果说我比别人多什么,大概就是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地去选择自己想要的东西。换句很欠揍的话说,就是“你和我一样有这件东西,对于你来说这是你能够承担的全部,但对于我来说这只是一个选择。”
还有就是对于金钱的态度。我很赞同楼上某位说的“我有两颗糖,我甚至可以把两颗糖都给你,因为它们对于我来说,就只是两颗糖。”我愿意每个月给壹基金打钱,愿意每周去做志愿者,愿意助养孤儿,愿意在我口袋里只有100块的时候给乞讨的老爷爷50块,因为我从小就被告诉,如果你有好东西,要懂得分享给别人。
还有就是,我不用太早就变得太世故。去学车,教练态度奇差,朋友告诉我应该送礼。去实习,朋友说你要会来事儿,多讨好上司。被人在背后造谣说坏话,朋友说你忍忍不要跟她撕破脸。谈到教育现状,朋友说她妹妹上小学教师节要给老师送钱。我问爸爸,什么样算是会来事儿,为什么非得给教练送礼,为什么我们家从来不给老师送钱。爸爸说你活得太单纯,这是好事,也是坏事。
最后的最后呢,因为我愿意和小伙伴们分享好东西,因为我脾气好,因为我觉得有时候吃点亏也没什么,因为我愿意把作业借给她们参考(这可是她们自己说的),因为我不抠门,所以大家都爱跟我玩儿~(#∩_∩#)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