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易逝,故而起早贪黑刻苦努力

大一下外住后,基本上很少在6点后起床,一直到现在大四还是11点到5点半的作息。其实睡眠质量好的话,这几个小时足够了,我早上会煮黑咖啡喝,苦到爆的那种。
人没那么容易就困死的,若是女孩子就无所谓了,如果是男生的话可千万别那么矫情。 早起没那么难的,主要是现在大学的学风一般都不是太好,很多学校睡到晌午的人太多,有的甚至以此为荣。比如一次我在10点给班长打电话问事情,接通后居然被骂,说是吵到了她“最黄金最黄金的睡眠时间”。如果身边这样的人很多,想早起都是困难的,慢慢会被迫迁,最后就习惯了不良的作息规律。
这么多年早起,困是肯定困的,但是想想自己想做的事,想去的地方,想成为的人和想要娶的姑娘,就没那么困了。 想实现梦想总得清醒着吧,去年备考托福时曾四点半就起来复习口语,为了集中精力喝了一箱的泰国红牛。

选择这样拼也是无奈的迫不得已的选择。
从小画画,15岁时我的素描要好过鲁美附中高三的学生,初中后很自然的就读于一所极富盛名的美术高中。那三年过的喜忧参半,因为自己可以全身心的投入自己热爱的事情中(有多少大学毕业生不知道自己兴趣在哪?),在大部分16.7岁的学生还在高中被课业压的抬不起头时,我在无忧无虑的画画,去美院蹭课听,参加大学的社团,听摇滚看禁书,不亦乐乎。那几年恰恰是国内画室开的最火的几年,也是艺术生的名声被毁的开端。在我研究油画罩染和埃贡席勒时的生平时,画室里的突击队在熬夜临摹美院艺考的高分卷,在学怎么三笔画苹果,怎么背素描头像。在用一种捷径的形式去画画。简单来说,高三艺考我极其自傲自报考了一所学校,单挑的结果就是死的很惨。
我没考上美院。
记得艺考落榜后的第二天,我走进教室自习,听着同学在讨论自己进了哪所美院造型的前十名,那坐在我后面个大声说自己不想读建筑居然考了第二(我是像学建筑的),那是我唯一一次在教室落泪。那些话刀一样割烂我从小到大所有的自负,从那以后,我不信天赋,只相信汗水和努力。

之后更悲催的时,在高考的第二天早上我在自己的出租屋晕倒,晕着考完了文综和英语,结果就是差一分进一本的环境艺术专业(那学校同年被国家升级为211,为了学自己喜欢的专业,我去了工大旁边的二本(在杭州的应该知道我在哪里读书了)。更让我难过的是家里的生意受09年的经济危机影响一落千丈,原本能负担起出国的,而在危机之后就再也不能和过去相比变。因为生意的事全家在聚会时被亲戚挖苦嘲笑过若干次,本想高考出口气,谁知跌进了深渊,我喜欢的女生,从小学一起画画的女生在我表白的第二天去了伊利诺斯大学。

当经历过这些以后,还会有人觉得我会在乎”早起,疲惫,孤独”吗?

大一入校后不到一个月我开始被排挤和孤立,也是从那时起我开始改变,不再画画,放弃部分的感性思维,读所有能搜集到学科基础读物,去画藻井和斗拱从而抹掉自己画素描时养成的透视习惯和绘画技巧,为了安定心性画一整天的轴测,耳机里放的音乐从LC变成四级单词+_+。
之后就是大一下外住,开始了一切,直到今天。

最后。
长期早起给我带来的是:生物钟规律,生活规律,做事耐心和极强的自控力,和由内到外,因为对自己身体和意识的控制力所产生的自信。

副作用就是长期淡淡的黑眼圈,作息时间太奇怪被女孩叫大爷和大伯啥的, 万一有妹子想大半夜勾搭我也不行,那时早睡成猪了… 寒暑假回家的话基本上就是睡着过的样子,人再怎样也要修养的。杭州的夏天实在太热,就算开空调睡也不舒服。所以天最热的时候一般一天就睡4个多小时,结果回到东北后天天在18度作右的温度下睡到流口水。
其实人睡眠多少和身体素质是有关系的,如果嗜睡的,不妨考虑下身体素质是不是比较差。男生身体素质好起来后,注意力会更集中,不容易困。 比如就算5点半起床在图书馆呆到4点, 晚上去跑5k照样轻松在25分以内。 不过自己膝盖貌似目前只能承受这个速度 再快的话就痛了+_+

青春易逝,我不是先天智力超群的人,毅力和决心是我仅有的。努力不单单是为了雪耻,更是为了自己和家人,希望未来的一天能到帝国大厦顶楼看看风景,然后想想过去的事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