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刘备如此钟爱法正

刘备和诸葛亮,鱼水情,天下知。白帝托孤,史传说,天下至公,古今盛轨。但这段君臣情,还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者,众所周知:关羽死后,刘备东征吴国报仇,诸葛亮没劝住,道:

如果法正在,就能劝住刘备不东行;就算东行,不至于遭殃。

(“法孝直若在,则能制主上,令不东行;就复东行,必不倾危矣。”)

不恰当的比方:

诸葛亮的口吻,好像贤惠的正房在回忆已故的爱妾,又像是阿紫在跟萧峰感叹:

“如果是我阿朱姐姐活着,你一定听她话……”

法正跟刘备,关系恁好呢?

法正是扶风郿人。郿是董卓筑城的所在。法正是建安年间进四川的,可以想见,之前在长安一带,一定见识了血雨腥风。就像诸葛亮在归隐南阳前,在山东的少年时期,多半见识过曹操屠城。

他不是西川本土人,所以也看不上刘璋。他和张松一起谋划,自己以结好外援为名义,去荆州见过了刘备,回来了,就劝张松一起迎刘备入川。这件事当然算不得光明正大,说他是蜀奸都不为过,但他根本没表现出在乎来。

之后刘备入川,前前后后,基本是法正和庞统在谋划。庞统半途夭亡,法正接手到底。他对西川了如指掌,为刘备省力不少。《三国志》载了他两个关键的进言。

其一,郑度劝刘璋:直接坚壁清野,放弃百姓,对付刘备。刘备听了都心虚,法正却说没问题,刘璋不会这么办,被他猜中了。这个例子,法正猜人心思极准,仿佛郭嘉一样。

其二,法正给刘璋写了劝降书。文辞颇佳。开头先照例自谦兼剖白,说怕您左右说我坏话,我才躲远点儿;现在局势危急,必须跟您谈谈。您形势如何如何糟糕,刘备这里张飞如何把巴东解决,孙权正在给我们做后援,您麻烦大了;蜀地三分已丢其二,这事我都明白,您左右英才济济怎么可能不知道?因为他们想自保啊,不愿意跟您说。现在我说了,您看着办吧——话说得看似客气,其实凶狠直接,威胁带离间,让刘璋深感孤立无援:刘备孙权都要来对付我,我手下的人都不忠心!

——如是,法正是个心狠手辣、锋芒毕露之人。和郭嘉一样有恐怖的判断力,而且,他很擅长让对手觉得自己孤立无援。

当时,蜀地形势不佳;刘璋门下的老牌流浪名士许靖,想逾城投降刘备,未遂。后来成都取下了,刘备不喜欢许靖的为人,法正就劝刘备重用他,意思是:

许靖是个有名无实的货,但他确实有名。您现在不重用他,大家都觉得您不尊重贤士。您就摆摆样子吧!

(“天下有获虚誉而无其实者,许靖是也。然今主公始创大业,天下之人不可户说,靖之浮称,播流四海,若其不礼,天下之人以是谓主公为贱贤也。宜加敬重,以眩远近,追昔燕王之待郭隗。”)

这段话极妙,后面还透出三点。

A 法正非常看不上虚名之辈。

B 法正很现实:虽然许靖是虚名,但物尽其用。

C 法正对容易被虚名哄骗的“天下之人”,其实颇抱小觑之意——他又浓浓的智商优越感。

法正非常清醒的,对全世界都怀有智商的优越感。

后来,又是他劝刘备攻打汉中,为刘备出策解决夏侯渊。跟夏侯渊相持近年,最后是他出了计策:急袭张郃,逼夏侯渊分兵一半去救,然后袭夏侯渊,斩杀之。对这套战略最高的评价,出于曹操。曹操不相信刘备做得到,“一定有人教啊!”

(曹公西征,闻正之策,曰:吾故知玄德不办有此,必为人所教也。)

因为法正的策谋,不只是刘备做不到,而且是想不到——因为法正的计策,果决狠辣,精准现实,带有贾诩的黑暗和郭嘉的灵感。

翌年,法正去世。人生闪光,不到十年。

法正不只和刘备的关系好,和诸葛亮的关系也很微妙。法正和诸葛亮爱好不同,但彼此敬重。除了诸葛亮“法正一定能哄住主公”之外,诸葛亮和法正还有两个段子。

其一:诸葛亮立法严峻,法正有异议;诸葛亮认为乱世用重典。

其二:法正睚眦必报,有人劝诸葛亮控制一下他,诸葛亮说了非常有名的一段话,大意是刘备当年苦哈哈时,四处树敌,如今终于翻然翱翔,怎么能不让法正自由自在?

这两件事上,把诸葛亮替换成荀彧、法正替换成郭嘉、刘备替换成曹操,看起来毫无违和感。

在所有这些故事里,法正都是这么个形象:率性、现实、狠辣、直击人心、睚眦必报、狭隘但锋锐。

刘备为什么喜欢他呢?——身为三国唯一没有屠过城、向来以长厚著称的刘备?他甚至比法正还大了十五岁,都该有代沟了。

说刘备。

周瑜和陆逊给孙权写信时,说刘备是“枭雄”。

刘备少年时,爱声色犬马,不爱读书,喜欢交结豪侠——豪侠都是些江湖人物,不是读书人。

《三国演义》里,张飞怒鞭督邮,其实是冤枉了。这事是刘备自己干的:求见督邮,未遂,大怒,禁区绑起督邮来,打了二百杖。这是年轻时的刘备:戾气未除,比张飞还透着残暴。

他是能折节下士之人,但不是老好人。刘备一直喜欢陈登这样的豪气之士,而且越到晚年,性子越辣。年近半百,还感叹髀肉复生,野心十足。

遇到了法正,就像遇到了另一个自己——刘备骨子里也有戾气,也狠辣,但没法正做得这么绝;这有点像是刘备老来,遇到一个“我想成为的家伙”似的。实际上,跟法正一起去打汉中时,刘备老夫发少年狂,放出“曹操来也不怕,我必得汉中了”的豪言。

(“曹公虽来,无能为也,我必有汉川矣。”)

这是他以往不太会说的。

刘备要娶吴懿的妹妹了,忌惮吴阿姨的前夫也姓刘,跟自己同族;法正来了句:

“论其亲疏,何与晋文之於子圉乎?”

晋文公曾为了大业,娶了自己侄子子圉的老婆。这事当然不光彩。法正这么说,其实逻辑等于这样:

“哎呀不好,我和女朋友拍了鸳鸯戏水照流出了!”

“怕什么?你还能比陈冠希过分么?”

法正是个喜欢试探底线的人。

于是出了这档子事:

刘备跟曹操对决时,局势不妙,刘备不肯退,无人敢谏。法正过去,挡在刘备面前,刘备心疼了:孝直躲开!

法正:你亲自在前,何况我?

刘备:孝直我们一起走!

(先主与曹公争,势有不便,宜退,而先主大怒不肯退,无敢谏者。矢下如雨,正乃往当先主前,先主云:「孝直避箭。」正曰:「明公亲当矢石,况小人乎?」先主乃曰:「孝直,吾与汝俱去。」遂退。)

这一招苦肉计,玩得很绝,就是敲中了刘备的心。

所以了,这就是法正:

他非常现实,和贾诩一样现实,深明人心的脆弱所在。

他不相信虚名,鄙视普通人,就像一切愤世嫉俗的天才。

他有郭嘉级的恐怖判断力和口才,所以刘备无法拒绝他的提案。

要劝刘备躲避,就先把自己暴露在箭雨中。

法正从来不追求道义上的最优解,而是给出最现实而有效的方案。

刚烈,狠辣,豁得出去,现实,残忍,精确。

当然,还有著名的“睚眦必报”。

不是正人君子,但有豪侠之风。

也许这就是刘备一直喜爱的、也希望自己成为、却始终无法成为的,另一个自己。

最后一个彩蛋。

为什么法正对刘玄德如此一见钟情?除了刘备一向有的“能得人死力”的人格魅力,还有其他么?

答:法正的爷爷叫法真,为当时名士,中平年间过世,活到八十九岁。他老人家死后一年,就发生了董卓闹京事件。

而法真爷爷他老人家的号,叫做 玄德先生。

不骗你。就这么巧。

所以对法正而言:

“玄德公就是我亲爷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