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正:那个比诸葛亮更受刘备青睐的天才

法正是谁?

如果不是特意研读,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会和我一样,很容易就忽略了这个在三国历史上至关重要的人物。

近来重读三国,偶然间看到一句“法孝直若在,则能制主上,令不东行;就复东行,必不倾危矣”,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是刘备的权臣诸葛孔明,使我顿然对法正起了好奇心:诸葛都没法说服刘备,法正可以?

这还得从法正其人说起。

法正,字孝直,扶风郡人,早年与孟达入蜀依附刘璋,后归顺刘备,逐渐成为刘备最信任的谋士。在历史资料中,能够查阅到法正称得上功绩的有两件,一是取益州,二是夺汉中。在取益州一事中,法正作为内应帮助刘备巧取益州,从此立足;而在汉中一事中,法正进言刘备夺得汉中,并据此称王。

所以,如果细看刘备的整个征战线路,法正几乎都是在最关键的节点帮助了刘备。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公元219年刘备汉中称王之后,法正被封尚书令,实际位仅次诸葛亮(法正尚书令属于汉中国最高职位,以犍为、巴郡、汉中郡为国;而诸葛亮为军师将军,署左将军府事,领益州牧、荆州牧、豫州牧)。

而按照史书的说法,法正属于率性现实、心狠手辣一类。在《三国志》中,陈寿说法正“一餐之德,睚眦之怨,无不报复,擅杀毁伤己者数人。”在刘备即将想代替刘璋主蜀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转向刘备,甚至帮助刘备出谋划策,亲自写了一篇劝降书。这封劝降书软硬兼施、锋芒毕露,恫吓与规劝并举,诈惑与欺负欺哄齐下,可见法正其人。

当然,这也是品性,法正真正让人折服的是其能力。

大概说来,一个人的能力要么是认知事物的能力,要么则是熟悉人性的能力,我们所见的牛人大都属于二者优其一。但在法正这里,不好意思,他都收了。

在219年的汉中之战中,法正献策刘备声东击西之计。先轮番进攻张郃,夏侯渊派兵增援,后黄忠偷袭夏侯渊本部,斩夏侯渊。曹操听说之后,感慨“吾故知玄德不办有此,必为人所教也”。

而在更早之前,刘备正准备取益州之时,刘璋部下郑度献坚壁清野之计,刘备听说后都后背发凉。但法正听罢认为以刘璋的性格,断然不会采用此计。其后,果然如此,刘璋回复“吾闻拒敌以安民,未闻动民以避敌也”,不战自降。

正因为法正这种让人后背发凉的对事物的熟知与人性的洞察,刘备对其有信任和依赖也就不言而喻了。甚至,这种信任和依赖超过了诸葛亮,在法正死后,刘备“为之流涕者累日”,且追为“翼侯”,是刘备唯一追授的谥号。(“是可初,先主时,惟法正见谥。)

所以,这才有了文初诸葛的那段话:法孝直若在,则能制主上,令不东行;就复东行,必不倾危矣。

末了,附上陈寿的《三国志·蜀书·法正传》:

法正字孝直,扶风郿人也。建安初,天下饥荒,正与同郡孟达俱入蜀依刘璋,久之为新都令,后召署军议校尉。既不任用,又为其州邑俱侨客者所谤无行,志意不得。益州别驾张松与正相善,忖璋不足与有为,常窃叹息。松于荆州见曹公还,劝璋绝曹公而自结先主。璋曰:“谁可使者?”松乃举正,正辞让,不得已而往。正既还,为松称说先主有雄略,密谋协规,愿共戴奉,而未有缘。后因璋闻曹公欲遣将征张鲁之有惧心也,松遂说璋宜迎先主,使之讨鲁,复令正衔命。正既宣旨,阴献策于先主曰:“以明将军之英才,乘刘牧之懦弱;张松,州之股肱,以响应于内;然后资益州之殷富,冯天府之险阻,以此成业,犹反掌也。”先主然之,溯江而西,与璋会涪。北至葭萌,南还取璋。

璋既稽服,先主以正为蜀郡太守、扬武将军,外统都畿,内为谋主。一餐之德,睚眦之怨,无不报复,擅杀毁伤己者数人。

二十二年,正说先主曰:“曹操一举而降张鲁,定汉中,不因此势以图巴、蜀,而留夏侯渊、张郃屯守,身遽北还,此非其智不逮而力不足也,必将内有忧逼故耳。今策渊、郃才略,不胜国之将帅,举众往讨,则必可克。克之之日,广农积谷,观衅伺隙,上可以倾覆寇敌,尊奖王室,中可以蚕食雍、凉,广拓境土,下可以固守要害,为持久之计。此盖天以与我,时不可失也。”先主善其策,乃率诸将进兵汉中,正亦从行。二十四年,先主自阳平南渡沔水,缘山稍前,于定军山势作营。渊将兵来争其地。正曰:“可击矣。”先主命黄忠乘高鼓噪攻之,大破渊军,渊等授首。曹公西征,闻正之策,曰:“吾故知玄德不办有此,必为人所教也。”

先主立为汉中王,以正为尚书令、护军将军。明年卒,时年四十五。先主为之流涕者累日。诸葛亮与正,虽好尚不同,以公义相取。亮每奇正智术。②先主既即尊号,将东征孙权以复关羽之耻,群臣多谏,一不从。章武二年,大军败绩,还住白帝。亮叹曰:“法孝直若在,则能制主上,令不东行;就复东行,必不倾危矣。”

评曰:法正著见成败,有奇画策算,然不以德素称也。拟之魏臣,正其程、郭之俦俪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