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棋:浪费时间的艺

“围棋,是浪费时间的艺术。”我对眼前的年轻人说。

今天我被包了2小时,有人花了一百元,来问我问题。低于全国统一价,两个字,便宜。

这小伙叫Friedhelm,是一个“刘德华”,年轻人都管“留学德国的中国人”这么说,是个新名词。

他刚好撞到我们围棋俱乐部的棋友在对砍对杀,我问他有没有兴趣学,他迟疑了一会儿说:“这…太花时间。”

聊完我们的广告问题之后,我去两局棋浏览了一番,激战正酣。然后,我对“刘德华”Friedhelm下了一个围棋的定义。“围棋就是浪费时间的艺术。”

其实,对年轻人来说,这个定义并不显得沉重。因为青春就是用来浪费的。

对于“人生过半晦暗中”的中青年人,依旧在棋盘上施放着理想或豪情的男人来说,我们的时间资产要少很多。因此“浪费时间”这4个字在心里激荡起来的涟漪也不同。

可是,依然,这些可爱的棋友们,在黄金一般的假期里,尽管秋日甜美的空气中,飘浮着黄金般的落叶。他选择枯坐在棋桌前冥思,静对乾坤乱象。仿佛自己是时间的主宰,能操持日升月落。

两人正襟危坐,迟迟不下一子。任由周围嬉笑打闹。

Chris,加拿大人,从那么遥远的地方来到中国下围棋,这是什么精神?

“围棋不同于其他的棋类,”我对Friedhelm说,据说这个名字是“平静而又理智的大脑”的意思。“helm”英文是头盔,德文也和头部有关,总之这是个关于头部的词根。“国际象棋、象棋,还有日本的将棋,棋子都有等级,而围棋的棋子是平等的。”

黑棋,是黑乎乎的夜。白棋,是白茫茫的雪。

“围棋是思想。世界上所有的事物抽象为阴阳,在棋盘上具象为黑白互弈。围棋盘上的一切,都关于转换,就像这世界。”我继续说。一直以来我觉得中国人都应该了解这游戏。

棋盘上开始了劫争,小伙子不解的说,“这互相提来提去是干嘛?”Bastie解释说:“这叫打劫。”小伙说:“是不是类似于刷分点?”我和Bastie都笑了,“刷分点”?这个理解太妙了!看来Friedhelm的悟性非常高。

说到“劫”,是围棋里的一个黑洞,一个悖论,一个让人悲欣交集的术语。在日本,“本能寺三劫之局”发生的夜晚,织田信长被暗杀,日本历史发生根本性改变。这个历史转折,发生在棋盘上的一个小点。

不知不觉的,我开始教起Friedhelm下棋,因为这小伙儿其实是个真正的围棋人才。“说到底,围棋的规则就是3个字,死,活,劫。”金庸在《天龙八部》里描绘的“珍珑”棋局,其实也就是各种死活和劫缠绕在一起,形成的复杂变化。

棋局因形形色色的“劫”而更精彩,“摇橹劫”,“长生劫”,“天下劫”,渡尽劫难,求一胜。

生活中,也同样隐藏着各种劫,等着我们去对付。解劫,如花开,又生一缘。

Chris和DVD两人还在对弈。棋盘上撒豆成兵,如星辰日月。他们也是醉了。

Bastie跟Friedhelm说,这又是水瓶座和天平座的奇葩对话:“可是时间就是用来浪费的。”

我说:“Hey,这就是我隐藏的结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