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会,我大约不会去了

初中是在镇上读的,当了三年班长。我们那一届有七个班,大约四百人。第一年班里有60个人,第二年剩下50个,初三剩下40个,最后参加中考的只有20个。一半人拿了初中毕业证就出去工作了。最后考上县城一中的,只有两个,包括我在内。

同学会

我们那一届是突破性的一届,可以载入校史。第一次突破个位数,一共17个人考上了一中。一中每年录取400个人,其中三百人来自县城的两所初中,剩下100个名额,下面十所农村中学分,你看我们占了17%呢。

这17个人中,9个女孩 ,8个男孩。其中只有一个女孩没有考上本科,剩下8男8女去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只有一个女生继续读研,五个男生继续升学。记得上小学时,每当外人夸我成绩不错,外婆就说,女孩子现在会读书有什么用,以后就不行了。结果真的验证了这句话。到后面,会读书,读到底的多是男生。我不知道为什么。

读书对于农村孩子来说,是一条路。但是真正在这条路上走到底,走得好的还是少数人。我们初中那届近四百人里,最后差不多二十个人上了本科。包括我这种上了个扩招后的地方二本院校的。

高中的时候,我们这批人还常常聚在一起。记得有一次,聚会结束,坐同学姐夫的顺风车离开。车上,他说:你们这个年纪能聚就赶紧聚,再过些年,聚会就变味了,女同学比老公比孩子,男同学比车比事业。这句话有没有一语成谶我不得而知。因为已经很多年没参加同学会了。另外,我们那批人到目前为止,有的还在读书,结婚的只是少数,孩子?目前好像一个都没有。车?事业?或许还得等几年。

高中三年,中间文理分了次班。班级很散。在读书期间,我组织过两三次出游。毕业后,从来没有听说过同学聚会。倒是后来好友去补习,说高四补习班感情特别好,我们班当年上二本线的不过十来个人,好多都去补习了。我前桌俩,同桌,还有后桌俩,还有初中班里和我一起考上的那个同学也去补习了。他们那是革命友谊。

时隔这么多年,就算聚了,又能聊些什么呢?现在一对一聊天都不一定找得到话题了。当年大家能聚在一起,地缘因素占了个大部分。换句话说,无论在哪上学,你都能和那批同学玩到一起。那时候能玩到一起,也仅仅那时候能玩到一起。

最后大家各奔东西,再相聚能一起回忆的不过就是那段青葱岁月。关于当下的心情,还有谁能了解?

大学四年,我前后有八个室友,其中六个是同专业同班的同学。到如今,只有一个好友保持联系,前不久刚结婚。其余五个人结婚时,舍友们都没收到请柬。有个更夸张,孩子都生了,我们才知道她已经结婚。大部分都去当了中学语文老师。毕业后,大家好像就淡出了对方的视野,各自回家乡过起了小日子。从没有人提起过同学会。

即便有,我大约也是不愿意去参加的。中学同学中,有谈了十多年恋爱分手了的,有谈了一两年分手了的,有结了婚,生了俩孩子,最后离婚的。在我看来,分手了最好老死不相往来,所以我肯定不会组织老同学聚会。大学同学,我估计是没人能组织起来了。如果老同学愿意,我更倾向于和他们一对一见面聊,坐下来喝喝茶,聊聊彼此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倾听彼此的故事。一堆人闹哄哄,吃完饭去K歌的聚会,就完全没必要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