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面扑来一股浓浓的冯小刚味

今年春晚,郝云算是撞上了。自己唱了一首,还给黄渤写了一首《中国梦》。这个年一过,身价也得飞上几个档次,真正的“马上赚钱”。民谣圈子里,能上春晚这个台面的,还真稀罕。可惜地是两首歌都没什么亮点,想要借着“群发短信我不回”之类的几句俗词火一把,几乎不可能。私以为,郝大大今夜多少有点不在状态,那种随意而富有生活味道的北京调,强加些凑合的词,估计他自己都唱地不那么带感。

整个春晚四小时,能吐槽的地方太多。让一个演员当主持,莫名其妙地乱入一些没什么意思的视频,只会转圈的妹妹,学小沈阳的厨师胖子,还有演地跟业余水平一个档次的倒地老太太。冯小刚努没努力不知道,但整体水平差强人意。请了不少港澳台明星来,一个个都不接地气,只能靠着现场的观众强装满意,摄像机都不免有些尴尬。

虽说众口难调,但没有人不喜欢赵本山和范伟,没有人不惊叹千手观音。问题并不是中国人多,而是没有重点。希望晚会可调众口,就总是抱着满足六零后,满足党为先决条件。如果不是身处乡下,无人作伴,不然我还真不会看这些无聊的节目。就这写地片刻,我奶奶在遥控器上按了换台。

年年都希望春晚能带来些新鲜的玩意,年年都失望。好不容易赶上一个上档次的导演抗了把子,最终还是死在审查下。虽说春晚不比奥运会国际圈里的盛会,但起码也是几十亿上下的收视率。张导是聪明人,有钱大把烧,没什么新意还能有些场面,人海战术吓死外国人,多少是长脸面的事。这回春晚节俭但是节俭的不错,没了人海战术又玩不出花,最后审查再补一刀。 也罢,如此而已,再多指望也是白搭。

拯救春晚,先满足年轻人吧。仗着春晚是年俗就年年炒现饭,光顾烧火不砍新柴。春晚可以被老一辈中国人习惯,自然也会被新一辈人抛弃。 让个年轻的导演放手一搏,我倒是可以考虑再等几年,盼着点新鲜的花样。这还真不是危言耸听,不然就让这种没意义的事情,终结在我们这一辈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