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跑步的时候我可以不想什么

谢震离职了。在此之前,他作为中国排名第二的OTA巨头——艺龙的COO,与携程对抗。这场对垒并不容易,因为时间和资源所累计的沟壑很难通过资源的有效计划调拨填平。在经历了马拉松式的赛跑之后,他选择撤离。

从于内心,谢震的感悟是平凡之路的最好写照。在强控制自己的未来之后,你的方向只与你过去走过的路有关。

By韩寒 致敬 村上春树

据说,解脱内心最好的方法是禅修,禅修最重要的功夫是打坐,打坐的要求很简单,只需要放空自己,什么都不想。

我从未能做到什么都不想。我的思绪总是烦杂得像个火车站。各种主意,自责,情绪,欲望,在你越试图放空的时候就越会涌进来,放空的部分仿佛只是为杂念腾出空间,直到火车出站。

很多年前我就发现自己在拥挤的火车上更容易入睡。尽管有人群走动,有音乐广播,有列车员叫卖。但这些所有的动静都只是有节奏无意义的列车喀嚓卡擦前进声中的小小浪花。这个有节奏无意义的咔嚓声会挤进你的脑海,并且很容易地把那些杂念排挤出去。

当我跑步的时候我听到的有节奏没意义的声音是我呼吸的声音。跑步三公里以后,我的意识似乎就很容易从身体里漂离出来。漂离出来的意识更专注和单纯。在合体状态的时候,意识会关注到田径道上还有哪些人和风景。漂移出来后的意识反而只关注躯体本身。这一步左脚在前,再把右脚搬到左脚前,再重复,就是这样。

当我不跑步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和马云只差了一个阿里,和马化腾的QQ号也只差了五位。当我跑步的时候,我的确不知道马拉松的全国记录是多少,世界记录是多少。我只知道上次跑的配速是六分钟,这次或许能提升3秒。

过完第三个本命年后,我突然就进入了跑步三公里以后的状态。和朋友去吃饭偶然读到一本戒烟的小书,回来后就把抽了二十年的烟毫无痛苦和纠结地终结了。戒烟后体重上升,于是自然而然地跑步。从艰难地跑完1000米到轻松完成第一个半马,中间似乎也只隔了六个月的时间。

跑步的前三公里,你是要指挥身体,不断下达指令,提升步频,调匀呼吸,要坚持,别懈怠。三公里以后,身体就牵着意识走了,什么也不必想。看人生,似乎也如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