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痛苦苦难都需要一个出口

有天晚上乘出租车,司机师傅的收音机开着,在播十点档的一个节目,我印象中应该叫《夜空不寂寞》或《XX夜话》之类的。的确这世上有很多孤独寂寞的人,喜欢这样一档由知心姐姐知心大妈或知心大叔主持的节目。我大姑生前也很喜欢这类型的节目,喜欢到“不听睡不着觉”的程度,家人曾玩笑称她是某电台主持人的“粉丝”。

这晚我在出租车上“蹭听”,有点“杞人忧天”——主持人若没有普世的价值观、没有心理学功底、没有精神分析师的素养或者没有爱心,真的是难以担当。很多时候,打电话进去的那些“有故事的人”,或茫然无助诉求或为了抓一根救命的稻草,若非主持人有高深的道行、职业的使命感,如果不懂得尊重“界限”,实在是难以胜任吧?!

“蹭听”在途中,听到两个“故事”。

一个妹妹打电话恳求主持人在电台给自己离家出走的24岁的哥哥说一下,让他回家,这个哥哥大概打了一辆出租车离家,上车前被父亲打了两个耳光,妈妈着急,妹妹打了这个电话。“妹妹”诉求的时候,女主持几次打断她:24岁,不是个孩子啦!你们还找他干嘛?!找到他又能怎么样呢?走就走呗?!

妹妹在电波那端请求,妈妈又接过电话哀求主持人:麻烦你,你不知道,谢谢你,你就给广播下,俺那个小孩,有点事,你就给说说,他可能能听到广播,就说没事让他回家。麻烦了哈……

后来那母女就挂了电话。主持人在“事主”的电话挂断之后仍在跟收音机前的听众、包括我这个蹭听者评价这个离家出走的24岁“男孩”,给我这个“外人”旁听者的感觉是——主持人始终站在高位,对这一家人呈指责状。

出租车行使在途中,继续打进热线的是一位发现丈夫有外遇的“怨妇”。她是做手机生意的,无意发现老公手机录音,肉麻的与小三通话的内容,让自己如临深渊夜不能寐,那小仨若是别人便罢,偏偏是自己认识天天打招呼的邻家小妹……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小三的家庭各有各的故事。这个故事我听到“事主”陈述完就到家了,没听到主持人的解析解惑答疑。就象听评书听到要紧处说书人卖个关子“且听下回分解”,我真想多坐会儿听完这个故事的,也听听女主持怎么说。

我下车了,没听到“下回”,却在琢磨这件“世相”。我们这里有个小区曾发生一起“女版药家鑫”案,当时几乎家喻户晓。这个“女药家鑫”是个大学老师,据说也是家有小三的狗血故事令到她崩溃。站在这个角度看,大学老师若也能在极度崩溃的情绪下想到打打“夜空不寂寞、XX夜话、XX有约”的电话,能够诉说,大概也不致出这样的疯狂举动。

有个同事就住在那个出事的小区,对“家有小三报复社会”的说法她快言快语道:她有本事怎么不去杀了那个小三?!其他人马上补充:就是!她怎么不杀了自己老公?!嗯。我马上想到那个夜晚的节目,我们很多人是肯定是不能担当夜话“主持人”这一角色的。想想情感热线的主持人,得有多强大的内心每天面对这些别人的故事啊。

所有的痛苦苦难其实都需要一个出口,在普遍没有信仰的国度,不去教堂去寺庙去圣母耶和华上帝佛祖菩萨诸神面前倾诉的人,有个电台的热线打一打,也是个不错的出口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