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人爱煞江南烟雨

我是江南人,我爱江南。

能不爱江南?!不说烟柳画桥,夕阳桃花,单是江南的雨,就教人爱煞。

儿时读“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美则美矣,却总有一丝遗憾,似乎并未道尽江南的风韵。江南不像北国以冰雪取胜,也不像南海因椰林沙滩闻名。江南,以我看来,却是以雨作为她的灵韵的。

“清明时节雨纷纷”,梅雨是江南的特产,有人厌烦它的缠绵,我却以为非缠绵不能称得上江南的雨。儿时爱雨天,雨带着轻愁,薄薄地飘洒着,将青石板街洗得发亮,趴在窗口向外望,寥寥行人,或撑着油纸伞,或带着大竹笠,并不慌张,却象是在悠悠地品味着雨景,慢慢从石板上踏过,木屐儿“得、得”地敲,走远了,似乎还在耳边回响。天蒙蒙地灰着,草润润地绿着,一阵凉风吹来,草香、土香、花香,分外地醇、分外地甜。

江南桥多水多,小小的一个镇,数一数,竟有二十来座桥,都是清一色的石板桥,却各有不同。岸边软软地垂着杨柳,落到水里,象在弄俏。可以说,少了绿水石桥,江南的韵味也会少了大半。然而最迷人的还是雨中的水与桥。雨水洗去石桥的尘埃,露出青白的质地,坚硬、苍老而又光滑,撑伞伫立,看岸边的柳丝在雨纱中,似远、似近,亦浓、亦淡,这时才真正体会出江南烟雨的风情。一丝雨落,互勉泛起一圈圈涟漪,还未化开,便融入别的涟漪中。湖水似静,似动,看着它,不觉醉在它的无穷变化中了。雨天泊船都歇在浓浓的树荫下,渔人青箬笠,绿蓑衣,蹲在船头,点燃了烟袋,悠悠地喷出一口,化到雨里,一切那么地静,只有偶尔飞溅到脸上的雨丝,才会唤醒你的梦。回头望望,家里炊烟又起,该是晚饭的时候了。

江南小吃是有名的,难得的是家常和精致集于一身,然而最好的小吃只有雨天才有。绵绵的雨给人安逸的籍口,自然要慢慢地调弄。小时候最爱就着绿豆汤吃藕饼。绿豆汤得耐着性子用文火煨烂,开花,才有香味。而藕饼也颇费工夫,先将藕切成细丝,和上面糊,一勺勺放进油锅中煎。煎到金黄,才香脆可口。一切弄好了,打开院门,让凉风吹进来,喝一口香香的豆汤,咬一口脆脆的藕饼,那滋味,让我今天还馋呢。

雨夜,没有了馄饨摊悠长的吆喝,也少了买花女清脆的叫卖声,可多了几分静谧。躺在小竹床上,听得见沙沙的雨打着窗棂,在低沉的蛙声中想着玉兰的甜香,在雨中份外地清,份外地浓,便沉沉地睡去了。一夜无梦,伴我而眠的,是那江南的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