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是有多美好!

几年前在汉堡火车站站前广场上候车,一德国人坐我边上来,寒暄几句,只见他从包里掏出两啤酒,打开递给我一瓶,夏日暖阳,以酒消愁,看美女,看夕阳,不亦乐乎。中间他要去方便,直接把一堆行李电脑什么的放我边上,一瓶酒的交情,我如约看守,直到他回来。喝毕,他建议把铝制啤酒罐放原地,留给拣瓶子的人。

这世界是有多美好

以前认识一位土耳其女孩子,在德国交换结束后就回了伊斯坦布尔,过了一年后,她在Facebook上说会让她在德国的亲戚给我捎些家乡的特产,嘱咐我在曼海姆火车站和她亲戚碰面,只是她的亲戚没有手机,要定时定点见面,我按约定去了车站,就在焦急等待时,她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让我又惊又喜。

外公前几年养了一只山羊,把它从小羊羔养成大山羊,由于经常给它喂草和玉米,导致那羊脾气倔得一塌糊涂,此外还很粘人,外公到哪它就跟到那,基本除了睡觉不在一起,其他时间都形影不离,比如外公去村头和老头们聊天,他的羊也跟着,外公来我家吃饭,羊也寸步不离。白天不出勤的话,那羊睡客厅,晚上睡觉吗,这只倔强的羊就和看门的恶狗睡一起。

有次在汉堡的二手市场淘了个徕卡胶片相机,试机正常,开心买下,为保险起见,还是留了对方的姓名、地址和电话,才发现卖主是丹麦人,德语和我一样不灵光。回来装上胶卷后发现机子有问题,立即联系卖主,约好周一在老地方见,我希望能退货。周一我去了,他也从北威州的相机展刚回来,正准备回丹麦,二话没说,就把我的钱全部奉还。

以前学游泳,游完后正在浴室冲澡的时候,被另一强壮刺青长发德国男人搭讪,问我是不是刚才在潜水区边上扑腾扑腾那个,我点头,之后他不顾我满头洗发水的囧样,直接发扬德国人乐于助人的可爱精神给我提建议……事实证明人不可貌相,也可能是他有强迫症,嫌弃我游得太丑了,糟蹋了一池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