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重度抑郁堕落狂的自白

说说我自己。 我从小懂事到大,成绩一直很好,虽然现在看起来是挺普通的。可是在我长大的那个地方,在那个教育资源极度匮乏的山沟里,算是非常不错的成绩。于是在一所没人听过的初中考上省重点高中,然后高中时也名列前矛,现在在一所还不错的大学读书。 一直到现在我家人都不知道我在大学里的状态,我挂了几十分的科,整整两年没有去上过一节课,没有参加任何考试,每天就是宅在宿舍玩游戏,玩遍了市面上所有的单机网游掌游手游,看各种各样无聊但是耗时的美剧,动漫。不参加任何形式的社交活动,手机停机几个月都觉得没有任何关系,蓬头垢面,很久洗一次头发,不打理环境和自己。每次在镜子里看到自己都觉得恶心得想吐。终日失眠,最适合休息的时刻永远都在思考暗淡的未来,然后心力交瘁地睡着,每次醒来对自己来说都像是一场噩梦,因为要面对这一切由自己而起的事实。我每天吃一顿饭,叫两份外卖,因为不想出去见到任何人,实际上半份都吃不下,因为觉得吃东西很恶心,稍微多一点就会趴在洗手间吐几个小时。 其实我内心非常痛苦,因为觉得正常(上课去饭堂吃饭偶尔泡泡馆紧张地准备考试讨论未来的归宿聚聚餐唱唱歌认识几个朋友)的生活自己都做不到,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比我好。 最可怕是无边无际的罪恶感,愧疚感,当这些东西积压得多了,你就会发现想要依靠某种方式去逃避。比如玩游戏,看小说,睡觉,任何可以让你没空去思考这些事的事情在我眼里都是良药。然而这其实是一个死循环,因为越发“堕落”,其实是逃避。愧疚感就会越深,等你发现错误已经堆积到自己的力量难以弥补的时候,就会自然而然地选择逃避。 因为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而你没有办法弥补这些,这个事实无比清晰和残酷。 对于社交,我不希望伤害到任何真正关心自己的人,他们的关心也会加深我的愧疚。那种让重要的人失望的感觉真的很糟很糟… 而另一部分漠不关心的人,甚至冷嘲热讽的人,只会加深自己对这个世界,哦不,对自己的厌恶。所以我不会对任何人提起自己的状态。 很长一段时间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一天醒来发现这么漫长的堕落都是一场噩梦。自己醒来发现自己睡熟在某节课的课间。而且这个时点随着我病情的恶化在不断提前,因为我重复地否定着自己的人生。 对了,上面说的病情叫做抑郁症。 想起来其实这么漫长,大概对我来说是两年吧。 的时间里,其实有几次机会是可以早点终结这种状态的。 一次是我的状态被周围的朋友得知的时候,其实那时候只要有几个朋友约我出去好好谈谈,不用很多很深刻的劝解,就可以解决很多问题。 但是我没遇到这样的朋友,至少没遇到真正关心并且想要帮助自己的朋友。我也不讨厌大家,我只是越加讨厌自己,觉得自己就像个黑色的沼泽,每个人都想从自己这里逃走。 我觉得好朋友就需要互相分担互相搀扶,而不是聚在一起说些不痛不痒的漂亮话,然后回到自己的内心世界面对不同的苦楚。我觉得这样的友情和陌生人没有太大的区别,这也许也是我朋友很少很少的关键原因之一吧。 第二次是一个她。大学里唯一喜欢过的一个姑娘。 因为是学生会的上下级关系,所以虽然很长一段时间有互相喜欢过,但是最终还是没有结果,甚至可以说是异常不好的结局,到最后连最开始互相吸引的那种感觉都找不到了。 只要她一个电话,甚至是博客里(她有每月写博客的习惯,我也每个月都会读,虽然她不知道。)稍微提几句对我的关切和担忧,也许情况也会不一样。 但是她没有,除了很久以前一次不痛不痒的略过。读她博客的过程就是看着自己一点点完全被遗忘和消逝的过程。 没有了自己,她过的越来越好了呢,时常会有这样的感觉。 第三次是家人。如果家人知道我的状态,他们只要训我几句,然后稍加鼓励就可以帮我走出来。 但是我病情最严重的时候我妈妈在给我弟弟陪读,高三。我家里经济状况还不错,但是这几年由于诸多原因国企效益特别差,所以收入一直在降低。偶尔可以接到的电话里,很多都是我妈半带着哭腔给我讲她对我弟弟学业和未来的担心。 这种时刻即便你有一万个理由,你也没办法向电话那头的亲人讲,你因为患了严重的抑郁挂了无数的科过的想半个鬼一样。你只能对着电话重复你过的很好,真的很好。即使你经常需要饿好几天肚子,成年没有钱换掉已经破掉的衣服鞋子,因为你无比清楚地了解家人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根本没有资格过的不好。 而我最奇葩的亲人,我爷爷,知名的会向人灌输负能量。强大到可以把他所有的儿子女儿在两天内絮叨走。每次假期回家因为我是长孙都要回去陪他,那段时间的日常就是每天挨骂和接受他关于这个世界畸形观点的重复灌输。 比如,你这种家庭背景的是找不到老婆的啦,找好工作一定要靠背景的啦,这个世界根本没有什么好人的啦,之类的观点。 你不知道每天泡在这种语境里对于一个重度抑郁尝试过无数次自杀想要依靠回家的短暂时间疗伤的人是多么可怕的噩梦。 第四次,是学校的关心。 第一次挂科较多的时候,有一个学生打给我电话要我去取学业预警的通知。领回来一张纸之后就不了了之了。 我的指导老师在我缺课两年的情况下都毫不知情。毫不关心。 到我没办法顺利毕业的时候,他才匆忙打电话过来,开口竟然不是关心,而是害怕我的家长要求学校对我的状况负责任。所以要挟我去办退学手续,早点和我撇清关系。 这两年间,只需要一次不大不小的关切,一次师长对晚辈的教训,一次促膝长谈。都可能是改变自己际遇的关键事件。 可是这种老师我没有遇到,我遇到的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很关心学生实际上大学四年就讲过两次话,一次还是表现无比丑陋地害怕承担责任的丑态的老师。 看完这些你也许觉得我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怨愤。 但实际上我没有。 从根本上来讲,我只是讨厌自己而已。 我有非常严重的抑郁,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也许是个性使然,多年的积郁最终在某个节点爆发,然后整个世界就好像某个齿轮被卡住的钟表,停转了,发出破碎的轰鸣,却没办法继续前进一点。 但是我最错的地方在于不敢面对,不敢和重要的人提起自己的状态,比如很好的朋友,比如家人。 几个月前,接到导师要挟的电话,实在没有勇气告诉家人的自己,写了几十页的遗书留在宿舍里,去了宿舍楼15层的天台。打算以此报复那些让自己失望的人和事。 但是那天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来自高中时就特别亲近的朋友,后来因为自己的抑郁,与并发的自闭几乎完全失去联系的朋友。 我几乎是嚎啕大哭着跟她讲完了这几年噩梦一般的生活,她没有给我什么特别有效的安慰,没有给我灌鸡汤。只是听完了我全部的感受,然后没有说你这个人渣怎么不去死。只是安静地表示了理解。 都下定决心去死了,还有什么说不出口的,有一点决绝吧。 但是因为这个电话,我没有从那个地方跳下去。 后来的几天都有每天联系,很真实的关切,不是不痛不痒的,加油哦,这种漂亮但是无用的话。 其实好像把这一切都说出口说给什么人听的时候,就已经迈过了最艰难的一步。 说来也神奇,几万个小时的游戏经验,甚至是看过的美剧,小说,曾经很喜欢的摄影,涂鸦过的无数小插画,很多天马星空的幻想。到最后却成为了自己的优势。 我没有按照一开始的设想,成为银行职员,房地产策划,或是某个超大企业的管理培训生。 但是我竟然找到了特别适合这样的自己的工作,我每天都自愿加班到很晚,有着无穷尽的对知识的渴望。甚至又开始了废止了很久的学新外语的计划,老老实实地背起了五十音。 想想不久以前的自己,有时真的是会觉得生活特别奇妙,也许有时会很艰难,但没有迈不过的坎儿。 我现在依旧有一大堆问题要面对,比如怎么一边工作一边修补学分,比如要怎样,还有要不要跟家人提起自己的遭遇。但是我相信只要开了改变现状的头,一切就都会慢慢好起来的。 说起怎么帮助,你可以把我经历的一切讲给他听。 告诉他,只要开始改变现状,一切就会一点点变好。 不要害怕面对现实,每一种经历都是某种成长。 真正爱你的人是不会苛责你的。 把自己的感受说出来。 接受自己的不足,但是也要了解自己的闪光点。 把自己的境遇告诉家人,朋友,甚至医生,主动寻求帮助,不要独自在角落腐烂。 最后,未来一定是美好的。 by某个重度抑郁的堕落狂。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