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那年,我救活了一个堕落的室友

我大学一个室友(化名)小甲,异地恋,女朋友在北京,后来发现女友劈腿了,他拿着不多的钱,买了站位去北京找她,在她学校门口站到天亮,人也没出来,回来后,全身过敏,不去上课,也不去活动,就一直躺着。偶尔会发出类似于野兽的叫声,我与他连床睡,说实话,心里很发毛,当时我在写我的第一本小说,压力很大,他这样,我更觉得惶惶。也有室友开始的时候去劝说他,后来也不管不顾了。这一阶段,我没有找他说过一句话,也没有投去宽慰的眼神,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当时有人还说我冷漠。
过了一阵子,小甲下床了,他自己想通了决定重出江湖,忘记一个人,最好的方法是再找一个人。他迅速在学校里搜捕到了另一个女生,然后发起了猛攻,女生也没有直接拒绝他,就是让他写毕业论文,他花了整整两个星期吧,通宵达旦,写完毕业论文,还花钱去卡地亚买了一根手链,绑着论文递给女生,女生收下了论文,退回了手链。女生说,你帮我这么大一个忙,我男友决定一起请你吃饭哦~
这次打击,将小甲之前的痛更深地激发出来了,他直接病倒了。这一次,他并没有直接躺在床上长吁短叹,而是开始D球(买足彩),大概不到一周吧,就把信用卡钱全输完了,然后我们寝室另外两个人,一个申请换了寝室,另一个呢,占据着道德高度不断劝说,批评,讽刺他,你说这个时候与他说球赛都被庄家操控的有P个意义啊!他又办了一张信用卡,继续赌球,吸烟,酗酒。
有一天晚上,有拜仁的比赛(我是拜仁球迷),他买了,我也买了。我们就一起看球,我买的是拜仁输。他很奇怪,问为什么,我说拜仁赢了我开心,输了赢钱也不坏。我顺势问他喜欢哪个球队,他说没有,他说喜欢都是个P,赢钱才是王道!那天晚上,拜仁还真输球了,我赢钱,他输钱,我说那我请你吃宵夜吧。
我们去吃宵夜了,我也没有说女人不好,我也没有说赌球不好,他所有在乎的,我都避而不谈,我只与他聊文学,扯蛋,然后我无意(其实在心里筹划好了)提起自己新书要拍一些插图,照片,但是出版社找的摄影师都很烂。我注意到他嘴角动了一下,他拍照很好,之前给女友拍了很多,我们看了都觉得惊为天人,后来见了真人才更觉得他拍照好好。我说,肥水不流外人田,这活要不你来做吧。我知道他是需要钱的,但是我不想让他觉得我在施舍他,于是我又说,不过你要分我一点回扣哦。(这是一种技巧吧,就是抹黑了自己不会让他觉得我是在高大上地帮助他,此时的他心里脆弱的不需要任何帮助了,后来这回扣我也没拿他)。他说,好,那我帮你这个忙。
接着整整一个月,我们都在筹备拍照的事情。一忙,他就管不了赌球了,我说你要买,还是我帮你买,毕竟我看球比你多,然后我又选择性忘记了。一来二去,赌球这个东西他也就放下了。真的,人一忙,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就没什么烦恼。忙完这一个月,该做啥还是继续做啥。他也没自杀,后来也顺利毕业了,他给我拍了很多好看的照片,放一张曾登在萌芽杂志的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