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tland(平面国)》、《返璞归真》及乱七八糟

记得之前和谭兄讨论过《返璞归真》的读后感,后来又记了两三段笔记,一直想再写一篇札记,记得当时也跟谭兄提过,我还一直惦记着,但不知道他忘却了没有。 可能是长久以来惰性使然,再加上工作生活等扰心,一直未能完成。春节放假时间长些,有时间和精力思考得稍微深入一些。今天就试着补上吧。但书已经读过半年多了,记忆、心境、领悟什么的可能和那时已有些出入了,不管了,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吧。

年前看了一遍也是很久前收藏的一部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Flatland(平面国)》,和《返璞归真》第四章的第二节“叁位一体的上帝”对照着看,就会发现有点意思。其实这也是很长一段时间来我一直在思考的东西,越了解相关的一些资料,发现原来我想到的都是别人想过的(有点悲催哦,做为一个普通人,所以我一直就没有独创性的东西喽)。长久以来我一直怀疑上帝是比我们更高维度的生物,几年前看过这个系列的科普《DimensionsI》,当时感触很深,又看了《Flatland(平面国)》,更加深了我的这种想法,平面国里面的二维生物他们看到的三维物体Sphere相当于他们的上帝,他可随时进入平面国“显灵”,而且把他们的世界看的一清二楚,在平面国看来他他全知全能。

以此类推,我们三维生物,经常谈论的上帝也好,老天爷也好,真主安拉也好,佛祖也好,是否只是存在于四维(或者更高维度)的普通生物?(类似于平面国“救世主Sphere”所在的“弥赛亚公司”,这个可是牛气冲天的公司呀,它可是能批量生产“救世主”啊。低纬度的世界在高维度的生物看来,其实也就是个玩物而已,可能根本没资格称之为玩物,whatever!)某种程度上说,我们三维世界眼中的“上帝”大有可能真的存在,但不过是高维世界中的一个/或者一群普通生物?而我们这个宇宙,也可能只是四维世界中“弥赛亚公司”的一块试验田而已了?

再进一步假设:人有可能是四维实体,从无到生再到死,就可以看做是这个人的四维实体逐渐进入三维空间再离开的过程,这个过程的每一个时间点都是四维实体在三维世界的投影。你之所以今天是你,明天依旧是你不是别人,就是因为你这个四维实体本身的连贯性。而所谓的死亡,也只是回归四维世界的一种方式而已。再比如说,有很多人恐惧死亡,其实并不是恐惧死亡本身,而是对未知的恐惧,因为没有一个死过去的人能活着回来,然后告诉我们那边是什么样子的。于是宗教对死亡之后如何如之何的说法,其实也是对活着人的一种慰藉,他们的不同说法可以用一个不是很恰当的句子来表述:死亡就是回家。

或者这个上帝真的只是隔段时间,或者是特定的时间,物色代理人,然后“显灵”。其实在这一点上,我更推崇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提出的那个很著名的“轴心时代”说法,他认为:

『公元前800至公元前200年之间,尤其是公元前600至前300年间,是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轴心时代”发生的地区大概是在北纬30度上下,就是北纬25度至35度区间。这段时期是人类文明精神的重大突破时期。在轴心时代里,各个文明都出现了伟大的精神导师———古希腊有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以色列有犹太教的先知们,古印度有释迦牟尼,中国有孔子、老子……』(懒得打字了,以上引文来自网络)

虽然这几个地方距离千万重,但其思想和文化却很多相通的地方。于是我这边就不妨大胆假设一下:各路圣人都得到了“弥赛亚公司”派出的“救世主Sphere”的点化(就像平面国的那个Square最终理解了Up和Down一样),理解了宇宙之性,人类之性,所以当他们再以此点化世人的时候,他们讲的是完全一样的东西,他们的文字可以不同,比喻可以不同,但所指的都是同一个究竟的事实。那愚钝的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就好像同一颗大树,它的树形、树叶、树干、树根等等就是那个样子,任何看过这个事实的人来写他们的样子,尽管文字可以不同,比喻可以不相同,但内行人一看就知道他们在讲完全相同的东西。讲到最后竟会变成完全不同吗?不会的。

关于不可知的“上帝”,我更喜欢老子在《道德经》里面的这句话: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

关于《返璞归真》再多说一点,我觉得第四章“超越自我”第二小节“叁位一体的上帝”的说法可以再探讨探讨,一方面说“这个认识(对上帝的认识)不是凭空制造出来的。神学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实验科学”,另一方面又说“谈到认识上帝,主动在他那一边。他若不彰显,你决无法找到他。事实上,他多向一部份人”显现”,却少向另一部份人”显现”。这个真的让我不得不说确实是诡辩了。按照这个说法,那很多骗人的把戏或者不好的宗教也可以这样说,因为你心不诚,没有感动“我们的神”(请允许我用“神”这个词,因为想不到其他更合适的词汇),所以没向你“显灵”。我觉得讲到那些很难证实或证伪的东西,一定要小心才行。

话说回来,对于我本人而言,至少现阶段(将来会成什么样,我也不知道,我很喜欢这句话“要成长为新的物种,就要历经所有你不会再扮演的角色”,可能自己在“进化”中吧),我是信仰哲学,而非信仰宗教。这个信仰有别于科学与宗教,它应该是“源于自身的信仰”。这就是说,它既不是单纯的知识,也不是对上帝的信仰,而是独特的“哲学信仰”。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也说不清楚,只是模糊认为这种“信仰”应该有所不同罢了。

我认为一个人无论以何种方式达到或接近了天人境界,其人格境界已经升华得很可以了,即使没有特定的宗教信仰,那也是我们常人不可企及的圣人境界了。记得罗素写过一本小书叫做《我为什么不是基督徒》。这种境界的圣人,如果他愿意,自创一个门派也未尝不可。

我们凡夫俗子追求富贵,有人甚至喜欢以酒精、毒品等刺激感官以寻找快乐。但这些刺激的作用必然遵照边界效用递减的规则,越来越低越来越不够high。上帝束缚了我们的肉体,但给我们的心灵开了一扇窗,恩准我们的思维可以无限驰骋,不受羁绊,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个恩赐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