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生长到素女经

去张家界之前我订了本《素女经》,不是中国古代创作后流传到日本才得以保存的那本,是冯唐今年七月才完成的新作。每次出行我都会在包里塞两本书并电子阅读器,事实上旅途中空闲的时间很少,盖因家庭的出行我任务很多,摄影,开车、斗地主及其它…

架子上的冯唐文字

昨天从山顶上有神仙的张家界回到了喧嚣的深圳都市,港版的《素女经》已经躺在了我的桌子上,那就从这里开始恢复阅读的状态吧,也应景。知道冯唐大概是三四年前,那时候我们的博客圈还是很活络的,《不二》在海外初版的时候,有人搞了一本来邮递、传阅,据说这本书的足迹是踏遍了七大洲四大洋的,可见冯老湿在那些文艺大姑娘小伙子那里是有多么的受欢迎,想来是因为他满足了文青们对男人的所有幻想吧,他是诗人、是作家、是协和医院妇科博士、还是前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更让人捉急的,他还是古器物爱好者、据闻也是颇有一些研究。在有了这些身份和积累之后冯唐才开始大量写作,我认为这是他区别于其它一些写作者的地方,特别是一些年轻的写作者,如此,冯唐文字才得以肆意的生长,比别人少了功利之心。
姑娘们喜欢冯唐,可是冯却说他喜欢猪比喜欢姑娘更多,他说:猪和蝴蝶,是我最喜欢的两种动物。我喜欢猪早于我喜欢姑娘,我喜欢蝴蝶晚于我喜欢姑娘。猪比姑娘有容易理解的好处:穿了哥哥淘汰下来的大旧衣服,站在猪面前,也不会自卑。猪手可以看,可以摸,还可以啃,啃了之后几个小时不饿。猪直来直去,饿了就吃,困了就睡,激素高了就拱墙壁,不用你猜她的心思。猪比较胖,冬暖夏凉,夏天把手放到她肉上,手很快就凉爽了。猪有两排乳房,而不是两个。等等的这些好处,姑娘都没有。
我大概就是从这段文字开始了阅读冯唐的,先后读了他的《北京北京》、《万物生长》、《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活着活着就老了》、《不二》、《三十六大》《天下卵》以及其它一些杂碎,昨天到的《素女经》只十二万字,一个晚上和一个早上也就看完了,这个小说的故事发生在近三年,说的是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合上书的时候为结尾喝了个彩,很有禅意呀,冯唐曾经说过:佛和禅已经是他世界观的一部分了。
人言王朔聪明、王小波智慧、阿城文字功夫独步,冯唐则集三人之所长。在读了冯唐几本书之后我的看法是:冯唐的确是到了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境地,但他却误以为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他的想法往往很磅礴,文字很恣意,看懂冯唐的确是需要一些佛学基础和人生阅历的,否则冯唐就是一名妇科医生,你会看到满纸激素,肏来肏去,其实黄是冯唐文字的表象。如果按写作时间的先后顺序看质量,其实是一个越来越让人看不懂的过程,恰恰是他的想法在不断升化的过程,如果不明白就过几年再看吧,许是会有不同的感受。
冯唐有一次被协和医学院邀请回去座谈,他本意是打算跟小同学们聊聊人生谈谈理想的,结果「周围的老毕业生畅谈医改、医德、医技,人之爽在为人师。」后来,终于有一位同学问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相信些什么?冯觉得这个问题很好,即兴说了十个相信,最后说:「我相信不二。有一天,车过无名山丘,忽然意识到,山就是山,不知道你叫它什么,不管你在山顶盖豪宅,不管你在山脚下盖便利店,不增一寸,不减一分,本一,不二。但是这一瞬间,山笑了笑,丫无比妩媚,艳冠古今。」
冯唐不老,他答应过老天和他自己,如果阳寿充许他会写十部长篇(鲁迅最大的遗憾之一可能就是毕生没有写过长篇小说?)想来后面还会有一些冯唐文字面世的,可是他的书很多是不能在国内出版的,包括上一本《不二》以及新作《素女经》,目前只有港版,这让人心里头有一万匹草泥马在逛奔啊,但我会继续阅读冯唐的文字,牛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