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见而不可得,我奈人生何?

从见到你的第一面,我就不可自拔的爱上了你!
当时我就在你的卧室里,离你很近,而你睡得那么熟,规律、均匀的鼾声温柔地传到我耳边,让我意乱情迷。
可是我不敢贸然接近你,我怕你误会我进而伤害我,是啊,不管是说给谁听,都无法理解我对你这样深情的爱,他们只会嘲笑我,自作多情。
于是,我只能站在卧室里离你最远的墙角,默默看着你,仔细端详着你,纤毫也不愿放过。
你的头发湿润而又凌乱,一定是刚刚洗过用毛巾胡乱擦了擦就上床睡觉了,你不知道晚上最好不要洗头发,如果洗了一定要用毛巾擦干净才能睡吗?为什么这么马虎大意呢?真想走上前拿着干毛巾给你一根一根地擦干净,干干爽爽,一定能做个好梦。
你脸上干净但同时又有些干燥,一定是洗完脸用毛巾擦干净之后没有用滋润霜,左边脸颊那儿还有一点点细碎的死皮,上嘴唇靠左边的地方也有一点擦脸时毛巾搓起来的白色的死皮,真想上去给你拿掉啊!为什么睡觉之前不喝点水呢?为什么不用滋润霜呢?一定是很渴睡,今天忙了一天吗?是不是太累太累了?哎,可怜的人儿。如果可以,让我帮你揉揉肩,给你放松一下,如果可以。
你的眼睛动得那么快,是做梦了吗?真希望你能做一个美梦,梦见美好,梦见希望,让你心情能高兴一点,能缓解一下白天的疲劳。
你突然往右边侧了一下身,一只胳膊从被子里伸了出来,嘴里咕咕哝哝说着什么,可惜我没听清楚;不过就算听清楚了我也不懂,我只知道这应该叫呓语,对吧。
哎,我爱你,这应该也是一句呓语吧。
我在垂下头的瞬间,看见了你伸出来的胳膊,一只修长的胳膊,修长的手,修长的手指,你是弹钢琴的吗?为什么手指那么修长而又白皙呢?而且指甲也修剪的整整齐齐。来到你这里之前我曾经去过另外一家人那里,那家的男主人就是弹钢琴的,他的手和你的很像,但是没有你的那么美;但是在你家没有看见钢琴啊。
你不弹钢琴真是可惜了。
我真想亲吻一下你的脸颊,可是,如果打扰你睡觉怎么办呢?万一惊扰到你,我心里会非常自责的,我想让你好好休息,看到你睡得那么香,白天一定累坏了,所以我决不能打扰你休息。
但是,或许我轻轻地过去,轻轻地亲一下你的脸颊,应该不会打扰你吧?你睡得那么香,应该不会感觉到我过去,不会感觉到我轻轻地亲了一下你吧?
我会轻轻地,比平时任何时候都更轻地,来到你身边,非常非常温柔地,亲你一下,只要一小下,我就非常满足了,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无怨无悔了。
我决定了,哪怕是死,我也心甘情愿,我一定要亲一下我最心爱的人,一辈子那么短,如果我今天畏缩了,不敢去亲你一下,以后每一天我都会后悔今天的懦弱;我要鼓起我全部的勇气,我一定要温柔地,亲你一下。
做出这个决定之后,我心里一下子轻松了很多,我不再想东想西,一门心思去实行我的决定,勇敢地、坚定地向你飞去。
近了,近了,越来越近了,十厘米,八厘米,五厘米~~~离你的脸颊越近,我的心跳就越快,我感觉自己的心就要从胸口跳出来了,根本无法用意识控制自己的心跳。
一厘米,五毫米,眼看着我的梦想就要实现了,眼看着就要亲吻到你的脸颊了,突然你伸在被子外面的胳膊动了动,那只我认为全世界最修长最美的手在脸颊边挥了挥,看起来那么柔弱的一只手,竟然那么有力,呼扇出来的风那么大,我被突然而来的强劲的风卷挟着,身体完全不由自己控制,左右不停地摆动,“啪”的一声,你那只修长的手拍在了我做梦都想亲吻到的脸颊上,吓了我一大跳,幸好我拼命挥舞翅膀,才幸免于难,没有被你拍到自己脸上。
我赶紧又回到先前的墙角,大口大口喘着气,惊魂未定,十多秒后再看你,你换了个姿势,又熟睡过去了,还是那么温柔,还是那么美好。
我突然想到,如果刚才不要那么拼命地挥舞翅膀,做出本能的躲闪,那我已经实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事情——亲吻你的脸颊;虽然可能被你拍到,甚至自己可能会死,但即使我死了,我可以在你脸颊上停留一整夜,我可以一整夜都停留在你脸颊上,那将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多么幸福!我失去了多么好的一次机会,哎,我不断在心里责备自己,充满懊悔之情。
我知道,对你来说,是不可能爱上我的,甚至不会多看我一眼,即使相见,你也会露出嫌恶的表情,这些我都知道,我没有期盼你会爱上我,甚至不希求你会喜欢我,对我露出笑颜,我只求,可以在有生之年,亲吻你的脸颊,只要一下就好,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死而无憾。
失去了那么好的一个机会,在不断地自责和懊悔之中,夜晚流水一般就过去了,我只能等待下一个夜晚。
下一个夜晚,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能阻挡我,如果再有那么一个好机会摆在我面前,我会奋不顾身地把握住,不会再错失。
如果没有那么一个好机会,我就奋不顾身地,去创造一个。
总之,为了爱情,我一定要亲吻你,只要一下就好。
就在明晚。

我终于等到夜幕的降临。
我终于等到你熟睡过去。
我终于鼓起了全部勇气。
我终于再一次离你越来越近。
我终于又看到了昨晚看到的那些让我心动的场景。
心跳越来越快。
可是,为什么离你还那么远,我却无法再往前?
这一层,薄薄的纱,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无法穿过去?
我换了不同的地方,不同的飞翔姿势,不同的撞击角度,都失败了,徒劳无功。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我回到那个角落,扭头去看熟睡中的你,这时,我看清了一切,并且想明白了一切。我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在上一户人家我见过,那个东西,叫做蚊帐。
我的心突然一阵冰凉。
我知道自己根本无法穿透那个东西。
心如死灰,我觉得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再支撑我继续活下去。
我觉得自己的生命正一点点从身体里流走。
昨天晚上,我失去了亲吻你的最好的一个机会,为了活下去,一个本能的反应,却让我永远失去了亲吻你的机会。
再也不可能了,再也没有机会了。
我的生命,到此为止了,今晚,再没有什么能挽救我。
为什么,我没有死在你的脸庞,死在你的怀里。如果可以那样,再没什么遗憾了。
可惜啊可惜,时间不能倒流。
我将要死了,只剩下最后一点点力气了。
让我再看看你吧,最后一眼。
透过那个叫做蚊帐的东西,我又看到了昨晚看到的,那个温柔,美好的你。
这样也好,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死去,也挺好的,不要再抱怨了。
永别了。

可见却不可得,我奈人生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