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所谓杂记

以下,是为今日杂记,
往返一百五十余公里,只是为了多陪闺女几个小时,对于我的这个爱心活动,广州工作(家深圳)的大姐艾米黄在家庭的扣扣群里是极尽不屑之能事,我当然是不予理会的,因为,我特别理解她那种酸葡萄的心态,这不,我一进门两岁的小宝就问我:姨爸爸,莉怎么没回来呢?
我想说的是:答应了孩子的事情就当尽量去做,其实不需要理由。
时下,多有批评说国人是严重的信仰缺失,伦礼尽丧,这个事情有点大,一时半会儿说不清爽。我以为更缺乏的、应该首先要找回来的,还是那些更基本面的东西,比如说契约精神。
我有一个朋友,双薪家庭,夫妻俩每天下班后赶回父母家吃晚饭,然后陪孩子两三个小时,哄到孩子睡着,然后偷偷的溜掉,搭地铁回到自己的家已经十一二点了,再做爱做的事情也没劲了,表示经年累月的身心相当之疲累。当时我就不客气的批评了:且不说你们有多辛苦吧,可是你们为什么要用偷偷溜掉的方式呢?回说孩子醒着的时候不让走。为什么不能试着跟孩子达成一种契约呢?要是孩子半夜醒来发现你们不见了,久了,孩子就会特别没有安全感的,身心都会受到伤害,这要是以后交了男女朋友,也是会做恶梦的啊,总会担心另一半夜里会偷偷的跑掉。就这件事情来说,孩子其实是明白事理的,只是情绪上表现的会哭闹、拒绝,但是作为父母还是应该坚持并清楚的告诉孩子:爸爸妈妈等下会离开,但是什么时候一定会回来。这样的沟通和表达就能让孩子从小养成契约精神并尊重契约。
昨天晚上睡之前我跟可儿愉快的聊了一会儿,然后告诉她:爸爸明天早上在你还没睡醒的时候就会去上班了咯,但是后天就又回来了,睡吧。一夜,这小妮子无意识的、紧紧的抱着我的手,但是早晨我在她耳边说,爸爸去上班了哦,她愉快的答应,然后复又睡着了。
另外一件事,早晨开车回公司的时候听广播:
有一则新闻说,河南某地有一位刘姓大爷,捉摸五十岁上下,活蹦乱跳的,突发奇想的为自己举办了一个追悼会,请来了百来号亲人朋友,可是待到孝子孝孙们哭丧的环节,子孙们表示很难入戏,刘大爷也表示如坐针毡。
大爷的意思是生命的意义在于体验,包括这些自己死后的事情也希望在生前体验一把。事实上,这样的桥段在去年《非诚勿扰》的电影里我们已经见识过,香山办的那场生前告别会还是挺能感动人的,不过香山是在病入膏荒的时候办的,才有气氛以及合理性嘛,而这位河南刘姓大爷是在一个活蹦乱跳的季节啊,真心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因为是个追悼会,我就再跟大家说一说我所抱持的三生三死论吧:所谓三生:是说人生一世,有三次投胎重新做人的机会,第一次是出生,从古至今人们都得承认,有时候确实是出生决定了命运的。第二次是找对的另一半,话说一个男人的品味在于选择妻子,选择了什么样的妻子就是选择了什么样的人生,这话有点夸张,但是我们也能见到因为另一半的不可理喻而生不如死者。第三次机会大概就是职场跟对人了。
三死:是说人也有三个死亡的过程,不过,我要说的与灵魂什么的无关。第一次是生理的死亡,指心脏停止工作了,没有知觉和意识了。第二次死亡是追悼会,正式向你的亲人、朋友以及社会宣告你的死亡。第三次死亡则是,记得你的最后一个人也死了。除非你能像司马迁一样,虽受腐刑,但是编写一部《史记》流传于世,是为不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