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by priest

《镇魂》带着点灵异志怪传奇色彩,“特别调查处”处长赵云澜是个黑白通吃,上天入地的主,是这一世镇魂令主。普通人类郭长城是个遇事话都讲不全,容易脸红的废柴,某天靠着关系进了特别调查处,当上了公务员,然后发现同事全都不是人,是的,字面上的意思,不是人。

黑猫大庆会说话,女同事祝红有一条蛇尾巴,酒肉和尚林静会结金刚印,可靠的楚哥修的是尸道,就连打扫卫生的阿姨半夜才会上班。好吧,你一定以为本文走的轻松搞笑的捉鬼路线,CP当然是赵云澜X郭长城。

但是作者还真不是这样想的。

灵异志怪小说的开头当然是发生了一起命案,赵云澜调查的时候牵扯出了一件上古圣物轮回晷,认识了龙城大学教授沈巍。慢慢的,沈巍的身份逐渐越来越可疑,而洪荒出起时的四件圣物却逐一浮出水。“镇生者之魂,安死者之心,赎未亡之罪,轮未竟之回”分别对应着镇魂灯,功德笔,山河锥,轮回晷,谁要夺走他们?谁又要保护他们?地府、黄泉、皇天、后土、大封发生过什么?沈巍是谁?我又是谁?赵云澜百思不得其解。

沈巍是斩魂使,也是鬼王,大煞无魂之人,不神不鬼。

盘古初开天地,女娲用泥土造人,泥土藏污纳垢,人心本恶。人、妖、巫战争不断。那个时候洪荒秩序未定,没有轮回,人一批批繁衍,又一批批死亡。女娲这才知道,自己造的不是功德,而是孽障,她给了人族灿烂又短暂、如同春花般脆弱的生命,短暂的生命后,又让他们遭尽一切人间苦难,受烈日灼烧之苦,受魂魄无处可依恋之苦,受一生被死亡追逐之苦。神农为阻止战争,向山圣昆仑要了左肩魂火,谁知经过不周山脚下时,共工驾着神龙撞来,扫落了魂火。魂火坠地,黄泉下千尺地里生出了鬼族。

没有人“造”他们,鬼族自己从淤泥里得到生命,互相残杀而生。少年鬼王初见昆仑,抬着头说你真好看。鬼王看不惯无知残忍的同族,向往鲜活美好的生命。神农化为轮回想终结这种混沌,但是无奈鬼族无魂,入不了轮回,女娲只有以死化为大封,封住鬼族。昆仑给了鬼王神格,元神出窍,至死轮回才终归建成。

小鬼王哭得声嘶力竭,立誓永生守住大封,换来昆仑入了轮回,转世为人。爱而不得靠近,只有每生每世远远看着。

如今大封松动,鬼族想毁了镇封他们的四圣物,而赵云澜魂牵梦萦,才发现自己就是昆仑。

好吧,这就是转世的昆仑君,带着心心念念的小鬼王,和一群不是人的下属去打怪兽的故事。

作者文章写得好,该幽默中二时毫不含糊,该严肃有理时端庄谨慎。有欢乐,也有思考。有神话,也有现实。

功德笔用功德古木做成,坚不可摧,写人间功德,方有凭据如何入了轮回。而功德古木既生已死,无花无叶,讽刺着三界的所谓善恶功德——为功德而积善,为报应而避恶,功德既生,则本心已死,纯善已死。想想世间人,日日念佛求菩萨,一步步磕头去上香火。积功德吗?功德不是这样,心中有善,做好事不为来世,才是真的心安。郭长城这个小伙子,是镇魂灯芯转世,几万年来一直燃烧,功德比辞海还厚。但是他命薄,非大富大贵之人,整天捐钱做好事,也不知道求什么。求什么呢?天下大善,非求来的,乃是不作恶三个字。

最后的最后,大战过后,鬼王沈巍为守住自己的诺言,不惜已死殉道,也封了赵云澜的记忆,谁知竟然因完成契约生出三魂气魄,郭长城点燃镇魂灯,至此由鬼王为媒介,轮回终于建成。

什么是长久的?
为什么要有善恶与是非?
生是什么?死又是什么?

作者留给我们的思考很多。众多大荒山圣用死来求生,他们留下的线索、积的功德、造的罪孽、鬼王的三魂,是巧合还是设计?谁又知道呢,轮轮回回,希望不死。若最荒芜的地方也能有生命,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