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会别离 还是会流泪

总以为还没有准备好就不会有别离,也总以为这样精神矍铄的老人不该匆匆说再见。

爷爷是个善良热情又靠谱的老头子,坚定的社会主义拥护者,如假包换的人民好干部。记忆里从小学开始就是和爷爷一起生活了,爷爷性格很内敛,很少会知道他在想什么,也很少轻易表达自己的喜恶。母亲总认为从爷爷开始传延下来的血脉中少了很多情感细腻的部分,从来不会和别人轻易表露心扉,其实从来都是把情感埋在心底。那天整理爷爷的遗物,看到爷爷贴身的钱包里除了几张崭新的钞票外,竟然还整整齐齐的插着几张我的名片,校科协的名片,在南京工作的名片,和现在的名片,这些我现在都已经凑不齐的东西竟然爷爷都小心翼翼的当宝贝收着。那些曾今顺手送给爷爷的名片,在老人的心里却是那么的珍贵。

爷爷有个大檀木箱子,从未看爷爷开启过。那天打开箱子,老干部优良的整理习惯把箱子里摆的井井有条,拿出来就似乎再也回不去原样。每样物品上都写着来历和日期。最显眼的就是那份写着“遗嘱”的包裹,简朴的牛皮纸信封里是一封老人家这一生最深情的告白。他说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是平庸一生,没有为国家和家庭有多大贡献,希望我们原谅。帮他代缴一最后次党费,这是个老人家最后的心愿。最后不忘嘱咐一句不开追悼会,撒入大海。看着这封信,眼泪止不住的流,我不知为什么,拿着一封老人家最后的嘱托,看着他对自己一生淡然的描述,一个清清爽爽的老人对他清清爽爽一生几句话的概括,不能自已的难过。

从来未想到,短短一个月能夺去一个看上去很健康的老人的生命。从3月初突然开始莫名的呕吐到ICU监护,一个月的时间,每天只能隔着玻璃看着老人身边摆满监测仪器。从未想象过至亲的人从身边离去是什么场景,总以为还远,总天真的认为不去想就不会发生。永远忘不了最后把爷爷从ICU接回家的路上,我和母亲不断的和已经几乎快没有了意识的爷爷说话,一行眼泪从爷爷的眼角留下来。我知道爷爷是带着遗憾走的,推进ICU的那天爷爷怎么也不会想到就再也出不来,最后连一句话也没来得及说就匆匆的走了。

一直想给您写一篇文章来怀念,我却知道怎么也写不好,那些没来得及和您说的话在这里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四月初春的阳光那样好,曾和您说等买了车,要带您每周都出去转转,看看这座城市。四月的春花儿开的灿烂,车也买了,您却走了。

爷爷,总有分别时,在这里好好给您说声再见,我会一直怀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