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不犹疑,,硬起来,干!

2012年,我离开折800,加入快捷酒店管家团队,从北京到上海,开始了第一次的创业之旅。我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做一个自己喜欢的,让自己足够爽的产品」,我没有奢望去改变世界,我只是想借着信仰的微光做点什么。

回首往事,我做到了!在快捷这2年的时间,是我迄今为止最开心的工作的两年。我学会了如何从零开始完成一个产品,我学会了如何高效的推进项目,我把我之前对产品的全部想法,以及对团队管理的思路,全部的应用到了这个团队这个产品中。这是一种完全释放的快感,而最终的结果也证明,我做到了我开始的那个对自己的预期。我真的很感谢这个团队,感谢这段经历。

然而,我们最终都是社会性动物,我们需要做很多难以割舍的抉择。我的老婆无私的支持着我去固执的完成自己的想法,从北京到上海,我能感受到她这2年的不易。作为一个男人,我有责任再做一次决定,去平衡生活与工作的关系。当我跟亦师亦友的连长聊到这个想法的时候,他非常的理解与支持我,于是,我最终离开快捷酒店管家团队,回到了北京。

回到北京之后,我发现,我已经很难再次融入到大公司里,我的个性,我的想法,我的思路都很难在那个圈子里展开。我一直有个美好的想法,我不会因为生存而妥协工作。所以,在几个很好的朋友的邀请下,我决定,再次创业。

如果说在快捷酒店管家的创业经历,让我成长成为一个真正的产品的经理,我期望这一次的创业经历,能够带给我更多的东西。我开始思考我们做的这件事情需要解决的是什么用户的痛点,从什么地方切入,最终盈利的模式是什么,以及最终整个团队的结局如何;我开始搭建团队,尝试不断被人拒绝的滋味,尝试发了offer被放鸽子的滋味;我开始逼自己去接触投资人,这是我最不愿意做的事情;我开始尝试放手,再放手,相信我的队友,相信他能比我做的更好;我开始尝试做很多我之前没有直接接触过,也不是我很擅长的事情。

自己创业和跟着别人创业是有巨大的区别的。我需要背负所有人的信任,我需要为所有人的未来思考,我需要为整件事负责。尤其是从软件切入到一个陌生的硬件领域,这是2个完全不一样的领域,之前的很多玩法都不再适用。

毫不讳言的说,这是一种很痛苦的经历,很累,整个人经常会陷入很失落与无助的状态。但是,我常常会想,这辆车我已经开上路了,我停不下来了。既然停不下来了,那就好好享受吧,何况,我找到了一群有趣的人,在跟我一起做一件有趣的事情。这不是我一直在追求的生活吗?

所以,是的,我硬起来了,我要再玩一次!

我们在北京,我们在做一个硬件相关的东西。不过,这不是一个可穿戴的设备,我玩不来那种高大上的东西;这也不是一个智能手环什么的,我始终觉得,那是个过渡产品;这也不是一个健康相关的硬件,这些健康的硬件对用户都是负担;这也不是一个智能家居的东西,这更不是大数据的硬件。

我们只是在做一个很基础的,能够让你的移动生活更美好的基础设备。用户所携带的屏幕已经足够多了,任何一个多的屏幕对用户来说都是负担;用户所携带的智能设备已经足够多了,他们其实是在不断给用户制造麻烦,我想帮助用户解决这些麻烦。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Before you call him a man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g in the wind.

祝福我,祝福我的小伙伴们,我们选择了远方,我们选择了做一件有趣的事情,那么,剩下的,就是,硬起来,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