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别,便是一生,我的虎子安好?!

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竟然被这玩意骗过,是不是当年在体制内呆傻了?

记得那是一个春天,我上班途中走过一个十字路口,一个中年男子叫卖“100元一条”,我转头看了一眼,花色挺特别,然后继续向前。

第二天中午,在另一个路口,我再次看到这个中年男人带着几条“虎皮狗”,这回变成了“50元一条”,不知道是哪根筋搭了一下,我兴冲冲地买了一条,大中午的抽空把它送回家里。

一个小学同学来投宿,虎子半夜仍旧呻吟个不停,我一急,上去弹了几下它的脑袋,没有用,五分钟以后加重重复以上动作……

想来虎子是想妈了,我对它再好也比不上他妈啊,况且我对他也不是很好,不然怎么舍得打他。

有两次这小子钻到柜子后面让我找不到,独自在那里发呆。

不过我把他拽出来之后,他又时而表现出活泼的一面,在我面前左右晃荡,像是要跟我摔跤。这小子……

虎皮狗

老婆发这张图片给我,说应该给我和虎子一起拍张照片的。

周末我把他拎回老家,爷爷也很新奇。他就这么在我老家待下去了。

虎子长得很快,没过几周,就从一个小娃娃长成一个大个子,体型一举超过家里久经考验的欢欢。

那年清明节去上坟,虎子第一次靠自己的四条腿出远门,一路上紧紧贴着我的小腿肚,也不知道在紧张害怕什么,也许是小时候被我吓得很胆小,可长大了又依赖我,毕竟是我把他带回来的。

那时候虎子已经原形毕露,“虎皮”早没了,变成一只普通的小狗。由于特别能吃,长得圆滚滚的。

没过多久,虎子就丢了。他误食了偷狗人的毒药,被抓走了。欢欢恢复了唯一看门狗的地位。

虎子丢了,我一直在想,他被卖狗的涂成那样,染料一定通过毛发渗入了体内,他的肉还能吃吗?不过这件事除了我恐怕也不会有人关心了。

在我家没过几个月,在这个世上没生存几个月,虎子就这样走了。

从小到大,这大概是我或我家养过的最短命的狗。每想起他,总想起他呻吟的那个夜晚,想起他贴着我的小腿走路。

我不知道对他而言,我买他是好事还是坏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