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时代的感情是最纯洁美好的!?

最近心力交瘁,舌头都溃疡了,完全是因为实验报告的事情。

有很多很多报告要交,还有很多很多数据要处理。真的很多很多,就单拿铝合金时效硬化这份报告来说吧,五个温度,每个温度有三个硬度,每个硬度要三个r值,再加上这些三个三个的都要求平均值,最后还要作图,所以就是五六十个数据,手工录入excel,再做五条时效曲线。除了这些,还要弄两张显微镜下的金相照片。

但是大部分人从来不着急的,他们当时既不记录数据,现在也不处理数据。

他们来“借”做好了的excel文件。我不能拒绝他,因为大家是一组的,大家是同学,是朋友;我必须拒绝他,因为这些甚至一份就要做一天才能做好的东西,我不想给他。最后,我拒绝了别人的要求。

然后说到底,我学会了自私吧。

每次到了交试验报告的时候,总有那么些人以”我们是一组的“这种名义来讨要辛苦的劳动成果,然后一传十十传百,借花献佛越传越远,不是每一“组”而是全班的数据都一样,至于这背后付出的辛苦最后总是被忽略,取而代之的是老师桌上全部一样看不出谁是原件的实验报告。我在想,这些男生,是没有脸,还是不要脸。怎么会好意思来”借“数据,借不到还发火,还能说出“大家数据不都一样么,非要让我也做一遍干嘛,你发给我就好啊”这样的话。

21:00必须上交报告。20:45我收到一个男生的电话:数据发给我行不?我说可以,原始笔记的数据的照片发给你。他说:不要,我要excel。我冷笑,心里想,不要,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你不要就什么都没有。

他平时和我关系不错,我拒绝的时候顿了好一会儿,愤怒,再然后就是无力。我在想既然这些人都这么不要脸,好意思开口要我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东西,不想和我做朋友了,我为什么还要顾及所谓“朋友”呢?况且,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受够了。

我曾经天真的觉得舍友和我是一伙的,看着她说考研压力很大,excel发我一份吧。我说行。但是转手她就给了别人,我问起来的时候,她说:嘛,不好拒绝嘛,他们也和我们一组的啊。就是这样,因为不是自己做的,就可以随意做人情。原来真相就是,世界上从来都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

今天又做了一份,做了一下午,陶瓷吸水率,很多数据,作图还要双纵坐标,不会,百度,两秒学会。我在床上做的,保存好了。有俩舍友也在做,其中一个爬上我的床来看我的电脑,问我:能看看你的图么?鬼使神差,我自动地说出了:没有,我还没做。下床去吃饭的时候,一舍友将我拖到电脑面前,问我双纵坐标的事情,我木然看了一会儿屏幕,最后说出的是:不知道,没学过。她之后的反应让我觉得自己真是英明果断——–她大喊另一个人的名字,那人说没做到那一步呢,于是她就说等你做到了教我吧,我就先跳过这个图了。

明明只要百度。第一条就可以教会你。我在心里默默地说,然后呵呵地笑:就是这样的人啊,永远依赖别人,我又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去送上去给予依靠呢?是我太贱了么。

人之患在好为人师。

想到前天的数据报告,我缺了一行数据,为什么又要告诉大家呢?我甚至恶毒的想着,如果你们这么相信我,为什么我不做一份错的,发给你们,然后我自己用正确的呢,不用改多少,大家看不出来,老师看得出来,就足够了。

这样想的时候,就森森笑了。一方面是这样的想法让我森森的,另一方面是因为之前睁眼撒了两个谎:没做,不会。想起寂地在《我的路》上写下的愿望:做一个善良的人,做一个被别人喜爱的人。这样的愿望,越是长大就愈发觉得简直可笑。因为人与人之间早就没有什么善意了,甚至最好的结果就是没有恶意。

前段时间和高中同学老管聊天,我们互相抱怨了一些大学的事情。末了,我说,看过一句话,别人说:大学时代的感情是最纯洁美好的。老管是这么回答我的:这么说的人他没上过大学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