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时间涌动的长流

琐碎占满生活本身,疲惫是过后最终的苟延残喘;每当日头升起,必是重新降落隐入黑暗的序幕。

一旦失去方向抑或没有方向,是件异常瘆人的事。记不得谁人曾经提诵“没有梦想的人是可悲的践行者”。似是一头无头苍蝇闯入前途光明找不着出路的偌大橱窗,一路撞一路伤,直到一败俱伤方才罢休。谁人还会笑你有或没有。

记忆中语文老师一定布置过‘我的梦想是想成为一位 ,自式填空的这样一篇文章,有的同学会随意填上老师、医生、科学家……,有的同学会真心实意写上法官、宇航员、公交司机……,看似无厘头又不切实际,没有人知道在未来会不会成为他们所想。放学回家成三扎五翻查厚重的作文大全,或是在院子边缘就着橙黄色日落埋头苦冥。几日后,语文老师抱着一摞泛着汗水和黏有饭粒的作文本走进教室,或许那就是在全班同学面前朗读优秀战果于日后耻笑的话柄。

所谓梦想,是不管白天黑夜躺在床上椅子上,不修边幅漫无边际的瑕想,不用钱不扰人仅仅是耗废脑力与时间的执行者而已。

炊烟升起的时候,饭定是熟的菜定是香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你耕田来我织布,虽然贫穷却是与世无争,不是最好。

非要一身棱角磨得珠圆玉润,一身防备夹带私逃;非要满腔尔虞我诈你来我住,满腔喜忧无处安放;非要顾及旁人感受,顾及众多黑脸白眼;非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你非要吗?

记起年少时的一段时光。为了摘到树梢上硕大的果实,不加思索挺而走险。幸运就满载而归,分享喜悦;力不从心或是高处摔下,除了满载落寂还得一身残。我往往庆幸总是前者。

活在庆幸边缘旁人总是羡煞。下雨了,你包里放置许多时光终于派上用场泛着馨香的花伞,撑开就是一片晴天;刮风了,你坐在办公室盯着窗外倾盆大雨若有所思面露微笑,不管它如何刮也刮不近你身;迷路了,你拿出一系列复杂物品使用它的正确用途,逐渐闹腾的心开始变得平复;考试了,你企图左顾右盼从遮挡的发丝和指缝看出个一二,老师毫不犹豫一掌拍悟了你;发工资了,你捏着两指宽擦不了屁股当不得饭吃的小纸问侯谁全家,良心谴责的同时又是悔改又是难过。

一些无法预估的所有,你还在笑旁人庆幸。没有人知道沉重的包包你拎了多久多远多长时间;没有人知道昨晚的天气预报你用心看了并且在出门之前把衣物收到屋里;没有人知道你花费多少时间走进多少家商家查阅多少沓资料;没有人知道你夜夜笙歌他人夜夜挑灯苦读;没有人知道你躲在何方角落呼呼大睡无所作为。没有人知道的许多事,在没有人知道的情况下你已预先先走一步。

看着别人光鲜亮丽,你心生羡慕,一串串咋呼从你合不胧的嘴边出去。“真好,什么时侯我也有一件、一个、一份、一台。”何尝自身不也是有羡煞旁人的条件,只是你现今还未发觉。

见过这么一位老者,那真是心如止水、人淡如菊。

说是老者实确也过花甲之年,身体硬朗声音混厚,手脚非常利索,不像一般老人走几步喘几声。每天像是无情无欲无所事事毫无作为,小杯烧洒就是一日,日子过得甚是消魂。

老者说:“我们农民都这样。”

他们流下的汗水能够蒸熟你几餐的饭食。早已没有人忆苦思甜,只一味索求索求。有时熬不下去情不自禁就会想起这位老者,也许在很多年后的某个春天。我也这般过活,有何不可。

最近我的懒筋似是被鬼神莫名挑起,手不愿抬脚不肯动,懒到人神共愤,诸人憎恨。人懒真是万事难,一分一毫差池就来了,没法生来就是懒汉,由此一直懒下去吧,我不怪你。

我说:“动力是所有的开始,不想做是因为沒有动力。 不努力工作觉得乏味;成堆的书不翻阅落满尘灰;不晾晒五颜六色的衣物长满霉菌;抑郁不振食欲沒有。生活中不去做都因沒有动力。就像喜欢你沒有说,也因沒有动力。”

我都已经懒到连话都不肯说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