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生活可以忍,侮辱技术行不行?

几年前追《叶问》,当我看到叶问2时就被洪金宝的一句话给震撼住了:“为生活可以忍,侮辱中国武术就不行”。

前段时间我也听到了类似一句话,是一个程序员朋友说的,这厮气鼓鼓的在QQ签名上写一句话,后来被我转到微信朋友圈里了。这句话是:为生活可以忍,侮辱技术就不行。

于是我通过QQ,用脑残的表情跟他聊了一番(原谅我其实一直是一个很八卦而且好奇心很强的人),发现大概情况是这样的:

这位年入30的姜姓程序员在一家中小型软件公司做一线开发外加项目管理,平时上班沉默寡言,大家基本可以理解为“逆来顺受型”,按照他的说法:要还贷款、上老下小要养,因此工作上任何不顺心的事都可以忍受,什么都可以丢,工作不能丢。我估摸着他的收入还是可以的,因为那是一家虽小但是很有“相关背景”的公司,论前途谈不上,但是不太会差钱。

姜姓程序员给我举了几个“为生活可以忍”的列子:

1、一次项目上中等级别的差错,被客户投诉(我们难道没有出过差错?完美人?),于是那个月被领导扣了全额奖金,并被顶头上司指着鼻子骂“脑子笨”。不过“生姜”(我给他取的绰号)忍住了。这是第一忍。

2、手下有个“技术和管理均不怎么样的”项目经理助理,因为在“领悟领导喜好上”特别有建树。因此,那一年,这位助理被提拔为项目经理,而生姜被调整为(注意:当时公司文件用的是“调整”,不是降职)项目经理助理,领导告诉生姜,这是一次“常态工作调整”希望生姜能尽快适应新的工作岗位。我想问:这个岗位是新的?新在哪里?不过生姜又忍了。这是第二忍

3、因为和部门经理关系处的不好,生姜几乎从没有拿过全额考核奖、考勤奖,甚至连出差报销部门经理都要一张张仔细比对发票,譬如时间日期、用途、是否有“消费”(如打车)的必要性、是否有吃空饷的可能性等等。大家想一下我们在商店买东西,营业员拿着你的钱左掐右看时的心情吧。生姜对此已经习惯,他告诉我已经不能算“忍”这个级别了。

4、以上是工作以内,还有工作以外。譬如,穷其一生积蓄买房结果开发商跑路、下楼被邻居的狗咬、打车经常被拒载、上火车站次次被查身份证(不可否认可能生姜外貌有那么点猥琐)、买彩票从来没中过、饭店吃个饭还能吃到一节崭新的七号电池等等。说到这,我已经笑死在地板上,请烧纸。

不可否认,我们每个人都有一种隐形的“生活幸福指标”,那就是运气。我以前看过一本书(书名已忘),这本书大概的意思是说:人的运气虽然看起来有好有坏,但是都是从某个时间段或某个特定的场景来衡量的;如果从宏观角度,人的运气都整个人生时间轴都是均等的,简称:运气均等。譬如也许你今天丢了10块钱,但是很可能几年后你捡到了10块钱。

不过我个人认为这仅仅从理论上进行推导可以这么说,就像数据挖掘中的预测算法,如果从纯数据来调整阀值确实可以,但是如果夹杂一些社会因素、不可抗力因素那就会让你的预测数据成为泡影,很有可能一个相对比较完善的大数据预测需要100年的数据样本才会达到比较精准的程度,可是100年以后你能确定人类没有登上月球去生活吗?(以上只是假设,康熙帝这么伟大也不会想到几百年后我们会拥有Iphone手机)。

所以“运气均等”或者说成“机会均等”并不一定是绝对现实,尤其是在个人偏好如此充满不确定性的年代,任何事务都不可能达到均等,哪怕100年或一万年。

什么叫个人偏好对运气的影响?

我举个夸张的例子:譬如你家有铁打的关系把你弄到国务院去上班,但是你因为特别喜欢重庆的烤鱼(个人偏好)所以拒绝去北京,留在了重庆当地一家企业上班。

这个例子很夸张,目的是为了让大家一下子就能懂。大家可以缩小着思考。这就是为什么有的人运气好有的人运气特别差。如果不出意外,我可以告诉大家:每个人的运气一开始都差不多,但是因为个人偏好的程度不同,导致你的运气开始逐步发生细微的变化,以至最后发生量变。而整个运气的循环变化会包含三代人,也就是你的爷爷、父亲和你。今后也会呈等差数列推移,譬如你下一代的运气就是受你父亲、你、你儿子(女儿)的个人偏好的影响(木有你爷爷了)。依次类推,大家可以宏观上自行推导。

所以,我对生姜的总结:他的运气挺差。而他的运气差的有一个主要原因是因为他父亲年轻时的一些不良个人偏好,由于涉及隐私我们就不多叙述了。反正在我看来,生姜这个人压力挺大,尤其是家庭(包括上一辈)负担对他的“后腿”拖得还是不轻的,不过令我敬佩的是生姜很少在网上或者朋友聚会时“吐槽生活的不快或事业的不顺”,反而还挺乐观,我向他点32个赞吧。

侮辱技术行不行?

这里我们还是要回到他在QQ上的一句气鼓鼓签名的后半段:“侮辱技术就不行”。

经过我对生姜的QQ继续采访,了解到的具体情况大约如下:

1、客户要做一款单位内部使用的通讯APP(注意:公司原本没有移动开发积累),无脑的部门领导看了张小龙的微信事迹后肾上腺素猛增,要求生姜带领组员在一周内开发一个带有用户互动功能的APP

2、技术评估时,生姜的项目经理(就是前面提到过和生姜互换位置的主)竟然支持部门领导的决策,接下了这个活

3、生姜拒绝,他表示一周内绝对不可能开发完成。

4、项目经理表示完全有可能,他关怀的告诉生姜,网上有现成的,下载下来改改。

5、生姜断然拒绝,一是网上下不到同类的,就算有,下载下来也要经过一段时间的代码熟悉过程。

6、一阵项目讨论开会。会议大概的结果是:由于客户要得急,必须在一周内开发完成并给客户演示,否则会影响后面的收款或者这个项目就黄了。

7、生姜没办法,他临时从其他公司把他一个专门开发APP的好友请了过来做外援,也就是兼职7个工作日,并向部门领导申请一定数额的兼职费用(私活原来就是这么产生的?)。生姜同时提出了这一周内员工加班工资核算提议。

8、矛盾产生了,部门经理随后给生姜下了一个结论:1)加班没有加班工资,因为这是公司的常规项目赶工,正常范畴 2)外援给兼职工资可以,但是只能给生姜提出的一半,没得商量。

9、一阵争锋相对,部门经理火了,他告诉生姜:技术没有你想的这么值钱,换了其他人网上扒拉点代码改改就可以了,也许不要七天就可以完成。

10、项目经理语重心长的劝解生姜,他请来的外援能给一半工资也很不错了,别老把技术抬的这么高。真没啥必要!

当晚,生姜递交了辞职报告,同日晚上,他在QQ上写下让我敬佩的签名:为生活可以忍,侮辱技术就不行。

事实陈述完毕,我记得当我写这篇文时,生姜兄弟已经找到了工作,而且据说直接就是项目管理的岗位。

为什么我要说到敬佩?

我举个我的亲身例子:

四年前。

软件单一来源投标现场,一个小小小网站业务。用户预算五万,我报了六万,然后等待砍价。

事先用户告诉我最后中标价估计在4.8万左右,贴着预算砍掉点是很正常的,我认可了。

一个胖的不成样子的评委发话了。他表示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网站最多2万。

插话:评委是啥?凡是需要政府采购的业务会有采购中心、机选评委、和用户三方组成。防止“串供”,求懂。

我脸瞬间铁青,费尽口舌开始解释网站的工作量以及网站后台中带有一些确实有技术含量的模块:如自定义多维报表等等。

评委不依不饶,死磕2.5万成交。并表示,现在这个年头做网站的已经一抓一大把了,有的公司两千块都能做一个网站。

最后,在持续了大约十分钟的僵持下,我被迫承认“技术不值钱”,2.8万成了交,否则项目流标。离开招标现场时,胖子评委像鬼一样飘过我的身旁,传来他和另外一个评委的对话:

“哈哈,我说的吧。他们这些软件公司啊,总是想多赚点,事情少做点,把技术哄抬的这么高大,其实有什么?不就是拼凑了事么,我见多了”

那天,我第一次产生了向他“索要手机号码”的想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