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她,我一个喜欢的人

(一)

这里我说到的她,是一个我喜欢的人

那年夏天,我路过她的琴房,我听到琴声从里边传出,触动了心灵,那声音透着执着和淡淡的忧伤。

轻轻的打开门,她一个人坐在屋子的中间,稍微卷曲的头发散乱的撒了一肩的缠绵,对着我的那一缕被固执的夹在耳后,露出白皙的面容,没有表情,眼神傲慢,黑色的无袖上衣给了她足够放肆的施展空间,牛仔裤配着棕色的皮鞋,干净而又果断,那把纹理分明的大提琴轻易的依偎在她不宽敞的怀中,静静的发出美好的声音,黑色的指板上发抖的琴弦像被注进了灵魂。同样白皙的没有血色的手背上略微的肌肉显得有些突兀,那双手,是我最喜欢的尤物,犹如蛋清般水嫩透明,在琴弦上肆意的挪动,白的闪烁着光芒。

她抬起头,看到我,微微一笑,那张脸注定了我的悲剧。

我被她吸引,不是琴声,不是技巧,而是那张不算漂亮的面孔下面那执着的等待与渴望。

很多的时候她都不被理解,被误以为是邪恶的。并不做解释,我知道,那颗心和我的是如此相像,热烈而又脆弱。

专业的娴熟让她可以傲视一切,昂首阔步。眼睛始终盯着看不到的地方,期盼着与之交缠的瞬间。

笑声放肆,讲话决绝······

我经常盯着她的眼睛试图看穿,她并不回避,我们目光相撞的那颗,我脸红心跳,孩子般的逃离现场。

我想她和我一样寂寞,抽烟时的神情往往不能掩饰内心的世界。

我知道了,她爱着一个人,一个她在等待的人,并不多问,仅此而已,我试图全身而退,不再迷恋那烟花般的灿烂,可那个时候我做不到了。

有人告诉我她喝醉了,我穿着睡衣马上赶到,周围那么多人在劝说,我没有吭声,感觉那么突兀的站在那里,看着她的人,听着她的哭,她低着头坐在沙发上,头发完全遮住脸,微微的哭声发出撕心的叫喊,电话放在耳边不断重复着“你好,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一遍一遍。我知道她想他了,想的几近麻木。我走过去,蹲在她面前,拨开头发,没有说话,看着她哭泣,她并没有抬头看我一眼。半天,我说,别哭了,没有下文,我是个不善言辞的人,尤其这个时候,我甚至想看到她哭,想让她一直哭下去,因为我觉得那哭声很美,迎合着内心的寂寞,哭出来并不是件坏事。很长时间,我就那样替她拢着头发,看着她红红的眼睛,和满脸的泪水。这时候更显突兀,因为,我是她的学生,她是我的老师。我说“好了,不哭了,抽根烟”她竟然真的不哭了,抬头看着我,接过烟,我给她点上,对着我轻轻一笑,也许那丝笑她自己都没有觉察。我也笑了,只是在心底,只是因为她听了我的话不哭了。我们相视着没有语言,各自抽着烟。

我离开了那个房间,那是教师宿舍。

我们依然学习,依然上课,依然偶尔一起吃饭,依然放声大笑,依然相互调侃。只是当我看见我不在她身边时,她依然伪装的坚强的心,和同样和别人放声大笑,相互调侃时,心底微微发酸,自卑油然而生。。。

(二)

我已经开始习惯并喜欢来到琴房,安静的练琴,我觉得我还是有天赋的,因为我喜欢,我也相信我是有灵感的上帝的孩子。

那时,很是热闹,很多的人,师姐,师兄,师弟,师妹,大家不分你我,天南海北的畅谈着,笑话,碎语也常伴其中,快乐悠然自得。她是个随性的人,不分得清楚,常常语无伦次,常常乱开玩笑,偶尔八卦。我感受着所有的开心,静静的双手环胸,两腿都斜着倚在桌边,不经意的把目光放在她脸上,眼睛上,嘴唇上,和那两颗白白的小牙齿上,微微露出嘴唇,性感而又诱惑,我常常喜欢的所有都出人意料。

她那时和他在一起,幸福而又甜蜜,话少了很多,琴房也不常去,只是和他静静的呆在一起,总是微笑着体会那种幸福,我看着,只能祝福她能够快乐的生活,找到自己想要的。可我还是偶然借口去找她,出来后总是俏皮的坏笑。

那天,我正要去上课,走到楼梯口,迎头撞上一人,我老远看见是她,只是她不理我,倔强的走着。带着墨镜,佯装潇洒,抱着厚厚的一摞书,我们都没有说话,我替她捡着掉在地上的书,和她一起回到琴房。

“你很久没有来这里了”

她没有说话,我早已看到她眼睛红红的,我知道他们吵架了。

“我们吵架了,他把我赶出来了”

我只是轻轻的哦了一声。没有下文,以至于在以后的日子里,她总是说我很闷。

后来,他走了,他们并没有分手,我知道她是爱他的。我也知道他很有才,他也不喜欢这样没有激情的生活,也许他需要灵感比需要她更多吧。

生活依然平淡无奇的过着。

我们相处的越来越好了,可以说成了好朋友。但我总是觉得她的朋友是一拨一拨的,我只是属于那种可以很随性的一拨,她和那些老师之间也很好,但那是另一拨,我始终在边缘等她出来到我这一拨来。

暑假来了,天气炎热,我和她的另一个女生学生总是躲在她租来的房子里看碟片,开着空调,拉着窗帘,看着各国,各个风格的碟片,我快乐的享受着从未接触过的肆意。我们去网吧游戏,直到凌晨。大家都回去了,宿舍不能住了,我也不得不走,他俩还可以肆无忌惮的玩了,我喜欢这种生活,洒脱不羁。我说,我想留下,她说不方便,因为是夏天。我说嗯。那天我没有走,直到很晚很晚,我说瞌睡了,拿了钥匙上楼在客厅床上睡下,却始终没有睡着,不久,他俩也便回来了,我假装睡着,没有吱声,我清晰的听到,她说,这孩子睡觉睡觉也不用枕头,于是从里间拿出枕头,搬起我的头放下枕头。我不知道她会这样做,有点感动,又坏坏的想,反正我已经在这里睡过了,索性就不走了。后来在那里呆了一个星期。

我们晚上七点开始行动,去楼下网吧上网,或者去KTV唱歌,我们都喜爱王菲,她拿着麦,用一种没有方式的声音唱着,并不觉得不好,反倒有些轻灵,有些无畏。凌晨带着醉意回来,看着碟片入睡,醒来已不知几点。让人感觉有些颓靡,我们不断重复着这样的生活方式。那天,她唱着唱着,坐在屏幕前轻轻的啜泣,像极了王家卫的电影,迷离而又真实。大家心中都充斥着忧伤,而又无所畏惧的肆意生活·········

(三)

很多时候我们都无法预料结局

那个夏天已经过了很久,闷热的天气让人疲惫又充满激情,学校的评估即将到来,大家都在忙碌着不着边际的事情。

她说“我和张老师开了个店,卖衣服。”

我说“哦,在哪个地方”

她说“在大上海城,没有转让费,还是比较便宜的”

我说“卖什么衣服,现在金融危机,不好做”

她说“我在淘宝进一些only和veromoda的折扣衣”

我说“我们下午去吧”

她说“好的”

我们来到店里,地方不大,挺温馨,衣服不多,她就孩子一样的一件一件试穿,我看着说或者好看,或者不好看。还有个女孩是张的学生,她喜欢他,我们都知道,她给他做很多事情,以女孩的细心,悉心照料。

我俩在外边转悠着玩闹,我来背她,她从几米远的地方使劲窜上我的背,笑的如此开心,我们在隔壁店买了一件黑色的上衣,有江南布衣的风格,我很喜欢,她也喜欢,衣服样式夸张,像是大侠,洒脱的有些放肆。

我们来回挤着公车,她说“我第一次这样挤公车”

我看着她没有说话,只是笑笑,却暗自窃喜

她站在我旁边,我能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她喜欢用男士的香水,淡淡的清爽宜人。我心跳加快,暗自欢喜,我伸出手环住她的腰。

我们等到一个位置,我说“你坐”

她说“你坐吧”

我坐下让她坐在我的腿上,我们肆意的挥霍着年少青春,我们不用故作清纯的耀武扬威。

我们年龄相当,我们同样掩藏着内心深处的悲伤却感到真实的快乐。

这个季节里,开始每天送她回家,我们绕过很远的路,一圈一圈,漫步在月色下,原来都市的月光也可以这样皎洁。

我们走在人不多的地方,牵着彼此的手,我喜欢牵着她的手,小而又柔软,可我总是手心充满了汗,感到不安。我们坐在路边的椅子上,默默不语,抽着烟,她很久都没有再去忧伤的哭泣,我说过不会让她那样的为我哭超过三次。我们不在烦躁,安静如止水般荡漾。她头靠在我的肩膀,我看着她的脸映着月光,白的没有血色。

我们穿梭繁杂的小吃街,左右环顾,寻找着适合彼此的新鲜玩意,吃着各种各样的小吃,往往不顾吃相的满脸都是残渣,相识而笑,互相擦去。

那天我们演出到很晚回去,和另一个知道情况的老师,我们像朋友般相互调侃,我们坐在夜市上吃着不怎么卫生的东东,她一本正经的说“你要知道,她是你的老师,而你们却在恋爱,学校在评估,你们要妥善处理,以免影响声誉”

她没有说话,看着我,我只是点着头,也没有吭声,桌子下边我们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她的一个学生从北京上学回来了,我们三个曾是很能玩,又不顾一切的人。她知道我俩的情况后不顾后果的,大声训斥,我俩像犯了错的学生听着她的吼骂

“你们就是不能在一起,你是我的好朋友,你是我尊敬的老师,你们怎么可以这个样子,我以后怎么办?叫他什么,叫你什么?”我俩差点笑出声来。

“不许这样,总之我就是接受不了,赶紧分开,还来得及”

她不是不懂感情,是她太懂得感情,她怕我们任何一方受到任何伤害。她说,感情永远只能用伤害或者被伤害而替代。

她哭了,她也哭了,我看着他俩,不知如何是好,我知道谈判的结果,一开始就知道,但还是愣愣的看着窗外,路灯又亮了起来,带着些许的恍惚与惆怅。

最终,她还是接受了我们的这段感情。

我们已然习惯,所有的人都在质疑,要不是她有病,要不是我有病。

她说”不是吧?早晚有你后悔的一天”

他说“真的假的?你小子有一手啊?怎么没看出来?

她说“啊·······一个长长的叹号?怎么回事?你们考虑清楚啊”

他说“你想好了,自己决定,我不是赞成的,但我会祝福你”

他说“你太幼稚了,我劝你早点放弃”

他说“你丫脑子进水了吧”

她说“以后不要跟我走太近了,省的人家吃醋,我可不想一个老师吃我的醋”

她说“切!从今以后,我鄙视你,也敬仰你”

他说“靠,你够牛的啊,希望被甩的不是你”

···········

他听着所有人的语言,静静的没有任何反应,他知道结果,因为他是天蝎座,他可以轻易的洞察内心,但不知结果竟如此的惨烈,没有一票同意。他对自己说,我会幸福的,只要我努力的成熟,努力的负责。你们都不了解她,她是和我一样外表坚强,内心脆弱的人。我们其实谁都经不起任何伤害。

那天,她生日,我们先去游乐场,我知道那是他以前陪她去的地方,她也许想最后一次怀念或者借此忘记。我们一路过关斩将,玩的很开心,我们三个看谁先吐,她已经来过,并且轻车熟路,我努力的忍着在胃里翻滚的食物,她走在路上,开始边吐边哭,我以后再也不玩了,你俩这是在折磨我,看我笑话。那天很开心,她脸上始终带着记忆,我无法抹去的记忆,不是不想,是我无能为力,我知道我不够级别,我做不到。

回来后我去买了我自己设计的蛋糕,巧克力洒遍全身,浓郁的幽香,放上几朵咖啡色的玫瑰,淡雅而又庄重。我们去吃烤鸭,去打麻将····玩至凌晨。

(四)

我喜欢冬天,不再劳碌,可以躺在暖和的被窝等着天亮,等着天黑,可以看见漫天的大雪,天作的晶莹,可以捧着喜欢的人的手哈口热气表示亲昵,可以很温馨。

过了寒假了,我来到学校,阳光明亮的有些晃眼,它在炫耀自己的亮丽,却又足够的和煦而不热烈。来了两天我没有看见她,料想在家睡觉。

她说“睡觉比天大”

我说“睡觉可以感到慵懒的幸福”

给她打了电话,“你在哪?睡觉呢吧?吃饭没有?我给你带过去?”

于是带了饭,热热的汤熏着手指感到温暖,路灯昏黄的总是给人带来很多的东西,比如灵感,比如暧昧,比如忧伤。

她依旧随性的招呼一声,穿着厚厚的是睡衣,包裹着自己,头发凌乱的散着,带着些许张扬。

几个月后我们好了,伴随着她父母的到来,伴随着学校的评估,伴随着店铺的开张·····许多的事都集中到了一起,让我手足无措,让我更显幼稚与孩子气。

一天我问“你怎么会喜欢我?”

她说“当我那个寒假回到这里,第一个想起的人是你”

她说“第一次你来琴房,安静的靠在桌子边,摆出那样的姿势,我就试图研究你是怎么站稳的,还可以随意晃动?”

她说“那天晚上演出回来,我坐张老师的车回来的路上,我对他说,我爱上一个人,他说不会是===吧?我说是的”

她说“我们要低调,非常时期”

她说“你怎么总是那么闷,都不说一句话”

她说“我不,只要你喜欢我就要给你买这条裤子另加一个上衣”

她说“我们走路时要有同样的节奏,你不许超过我,也不许比我慢”

她说“我带你去吃韩国料理,我最喜欢里边的土豆泥”

她说“这是我所拥有的最漂亮的生日蛋糕,拿回去给我妈也尝尝”

她说“你的手心里总是黏黏的有很多汗”

她说“你怎么越来越黑,多长时间没有洗澡了”

她说“你突然放开我的手是因为她吗?”

她说“等老了我们一起去游泳,虽然我只会漂在上边,却也不用喝水”

她说“我不在乎你什么都没有,你不用自卑”

她说“你陪我坐海盗船,过山车,侠过豪情,我一定要让你吐”

她说“今晚给你介绍我一位朋友,暗恋了我很多年”

她说“我就是让人看见你一个小孩背着一个老女人”

她说“你为什么就不能逗我开心”

她说“你总是沉默的让我感觉你根本就不存在”

她说“我想让你对我说,放心我会和你一起走出困境”

她说“我害怕天蝎座,你以后不准伤害我”

她说“你在网吧亲吻我的手的那一刻,我感到悸动”

她说“我在网吧厕所给你打了将近两个小时的电话,边哭边说”

她说“我就知道他不会接电话,他就是这样的人,狠心的无可救药”

她说“我喝酒呢,你管我,我们不合适”

她说“我那时确实爱过你”

她说“我不相信分手的恋人可以成为朋友”

(五)

很多时候,人的情绪是不受自己支配的,那几天她开始很淡漠的面对所有的事情。我知道她又在思念了,那时发自内心的思念,是我所不能碰触的忧伤。

我们来到琴房,我们开始吵架,我们关掉所有的灯,我们彼此面对却怎么也看不清楚。

她说“你为什么不吭声,和你在一起,连吵架都吵不起来”

我依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窗外

我说”要不我们分手,你去找他”

她哭得更加厉害“你这人怎么这样,你就不会说和我一起帮助我摆脱困扰?”

我还是没有说话,不是我不想。

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几天对我的表情,疏远而又淡漠,像是我是你的累赘,我是你的敌人,我稍有不慎就会嫉妒强烈的引起你的不满,我明白那时你是不安的,你需要安全,你需要一双手,可是我这双手伸着却被视而不见。

那晚我们都哭了。

那时我第一次因为感情哭得如此的撕心,看着灰色的天空,像是参加葬礼般的沉重不堪。

从次,我们之间像是有个什么我们都不能超越一样的东西左右着我们的情绪,我们都小心翼翼,犹如两双手在共同维护一盏极易破碎的琉璃灯。

我开始逃避,我在想,我是不是从一开始都是错的,他们才是正确的。

我一直在自卑中不能自拔,我什么都没有,即使你从不要求什么,这样是我极度的没有安全感,又何来给你安慰。我的逃避更引起了你的不满,我们就这样循环的往复着,谨慎的呵护着。

我在想我们是谁变了?还是我们都没有变、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我在想你是不是已经不再爱我,或者是从未爱过?

我在想我应该把你还给他,至少他在你心里才是最重要的

我在想等我,你能不能等的起

终于你说“我们分手吧”

我说“好的”

我们都很沉默的像是知道这一刻早晚都要发生一样

终于我因为去躲起来而错过了你的8个未接来电。我不想看到别人同情的目光,我一直以来都是骄傲的

我依然要高傲的活着,所以躲起来自我安慰

所以你更加怨我。

所以我们注定了分开

所以我们也许都错了

所以我们现在不再年轻

所以我可以坦然的面对曾经了

所以故事结束了

所以·······

我在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