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条命的生活

很多时候,计划在晚上归家以后,做一些意义重大的事情。也许是读英文小说,也许是看一部内容深刻而形式艰涩的电影,也许盘点这个月的财务状况并为下个月作出预算,也许是写一篇千把字的稿子。可一旦到了家,往往发现根本没有力气做到,或者是一百个不情愿。

这背后的原因,也许不止一个。有一种可能,就是你的的确确是累了。就像游戏里的角色,血条一半,蓝条一半,你陷入了“半条命”状态,或者至少是觉得只有“半条命”。

《拖延心理学》第13章里说:“如果一天工作之后,你所剩下的力气只适合小憩片刻或者读一本别人写的小说,那么强迫自己每晚写小说就毫无意义。”这个就属于“半条命”状态。

在我这里,有这样几种状况,经常造成“半条命”的感觉:

坐十几站地铁匆匆赶回家,一路上多数时间没有座位,还背着电脑。

雾霾天,空气质量指数(AQI)在200以上,呼吸了一路。

寒风刺骨,在室外走了一刻钟以上,心里想的全是:回到家就钻被窝里别出来了。

凌晨四点就爬起来,到20公里外的摄影棚里拍片子,一直拍到晚上。

怎样应对“半条命”的现象?主要看事情是否紧要。

特别紧急的事,比如有截止日期的稿约,可以设好闹钟打个小盹,然后洗把脸恢复一下,抛开一切杂念,在零点之前完成工作。

比较重要,不宜推迟的事情,可以冲一下热水澡,立刻休息。定个早一点的闹钟,早晨起床后去做。

相对不紧急也不重要,但仍有意义的事情,还是安排在别的时间做,不要勉强在“半条命”时段里。接纳自己的状态起伏,否则只会造成挫败感。

总结一些后备方案。后备方案可以是相对轻松,但仍有意义的活动。我的后备方案举例:听公开课难以全神贯注时,就听《冬吴相对论》;读王阳明著作屡屡走神时,就看杂志,比如《壹读》、《商业周刊》、《外滩画报》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