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脑子送出银河系 的《三体》

《三体》是我接触的第一本硬科幻,作为一名伪理工男,自认智商不及大刘,搞不懂书中描述的诸多理论。比如中微子、引力波、二向箔、熵之类,跑到百度百科里,发现原理都看不懂。但不懂无妨,并不影响我体会恢弘的宇宙,玄妙的文明,以及大刘传达的人文思想。

上周五晚上开始起,一看不可收拾,熬了几天,总算完结,真可谓痛快来哉。

我的科幻启蒙算是比较早,大概可以追溯到小学四、五年级。10岁左右的小男孩,认知能力节节攀升,开始对童话世界憧憬变淡,对自然科学兴趣渐浓。特别是在得知月亮上没有嫦娥,只是颗卫星,绕着地球转;太阳不是老公公,而是个大火球之后。宇宙,好像拥有无穷无尽的秘密,让一切有了足够大的想象空间。

地球之外是什么?

太阳系之外是什么?

银行系之外又是什么?

夏天的晚上,躺在竹塌上仰望星空,脑子里有无数个问题要问。

这时,学校开设了图书馆,第一本科幻小说恰如其分的出现了。

那个时候的科幻小说,绝大多数是以人为主,而想象基本上集中外星生命和长生不老上。印象最深的剧情是,一群地球人进入了另外一个文明星球,发现陆地上一个人都没有,原来都住在地下。这个星球的生物科学水平非常高,很早就发明了不死机器,只要人体的任何一个组织残存,就可以完整的还原生命。

地球人不相信,外星球的朋友二话不说对自己脑子开了一枪,然后进入不死机顺利复活。

但实现了不死之后,这个星球上的智慧生物又在干嘛呢?

玩游戏,杀入游戏,大规模的战争。

既然连死都不惧,请问还有谁珍惜活着?

人生纵然再丰富,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就足够看够。剩下的茫茫虚空,怎么打发?

最后的结局是毁掉了所有的不死机,让死神重新降临世界,让所有人都享有死的权利,完成生命轮回。

这本小说对我的颠覆极大,可以说毁了《西游记》给我树立起的人生观。谁不想长生不老?妖怪能活几千年,都忍不住渴望吃到唐僧肉呢。三千年一次的蟠桃大会没请孙猴子去,你看把他气的大闹天宫。

但是这本小说让我开始意识到,死只是生的对立面,人要生,就一定要死。如果只生不死,社会则不存在,地球则不存在,人类文明也不存在。如果要用无限枯燥的流血战争来体验不死的快感,那长生不死就没有任何意义。

科幻,不仅仅读的是想象力,更多的是折射人类对于自身和宇宙的思考。

《三体》无疑是一本足够硬,又足够深的科幻作品。人类的自以为强大,在高智慧生物面前严重的不堪一击。起初对三体文明的美好憧憬,在质子事件之后演化为恐惧。黑暗森林法则公布之后,三体文明的陷落,又唤起了人类的同情。最后科学技术的发展再次助长人类的嚣张气焰,但结局是“歌者”的一句话覆灭了整个太阳系。

“给我一片二向箔”

“拿去”

瞬间就终结了亿万年的地球文明,让整个太阳系变成了一张薄纸。

《三体》给我们展示了整个宇宙,阅读优质的科幻作品能提升我们思考问题的维度。

从个体变成社会,从文明延伸到宇宙,就这么复杂,而又这么简单。

我们的生活圈其实很小,整个地球也不过宇宙沙漠中的一颗尘埃。人类的发展史放到整个宇宙史中,不过是眨眼的瞬间。作为人类的个体,生命的长度就显得更加微不足道。

普通人要不要思考宇宙?

我觉得一定要。站在灿烂的夜空下,却无法欣赏宇宙之美,真的非常可悲。

现在社会的现实力场实在太重,每个人都背负了很重的生活负担。那么思考宇宙和人生,可以解决买房问题吗?

我想是肯定不能,除非跟大刘一样去写科幻小说。

但精神和物质是两个层面,他们之间可能会相互影响,相互渗透和转换。但我们的目的,并非如此。

智慧的高与低,其实很高判别,无非就是看问题的大于小,深和浅。

以物质为借口,来逃避无知,最终的结果跟不死星球有何异同?

吃的更好,住的更好的尽头,可不就是死亡。

那么在死亡之前,你是愿意把脑子放在永远放在脖子上,只观蝼蚁。

还是把脑子绑在思想上,送出银河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