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与理智,命运这东西

最近有件事,让我心里不太快活。

住在一楼,都是把自行车推到家里过夜。最近几天嫌麻烦,就顺手停在楼道。自打停在楼道后,每天早上发现自行车不是倒了,就是倒了。主要嫌疑人,是停在自行车外侧的一辆白色电动车的主人。

公共场所,凭啥你能停,我不能停?于是一场拉锯战就此展开。

你越是把我车推倒,我越是要把车按时停在原位。你不让我停地爽,我也不让你省心,反正二手车不值几个钱,大不了扔这扔着,你能奈我何?我要将此发展成一场冷战,用无视来剿灭对手的嚣张气焰。

直到某天早晨,倒在地上的自行车梁上,赫然出现两个极其明显的脚印,黄色的泥巴甚至清晰地刻出了鞋底的纹路。

我操你妈!

那一刻怒火中烧,恨不得扬天大骂小瘪三,有种提刀来战,搞这点小破坏算什么本事!

毫无疑问,那辆白色的电瓶车成为了宣泄口,还他两脚?放他气?扎他车胎?烧了?砸了?偷了?卖了?

起码在那一刻,这辆车已经在我脑子里变成一堆废铁。

但与此同时,脑子里另外一个声音告诉我,这样做不妥。几秒钟时间里,我推演了整个可能会发生的未来。

我奋力还击,车主发现,或者后来发现,两人气愤难当,必然要将冷战演化成肉搏。对方可能是个成年男人,合肥本土居民,我没有主场优势。好歹我还年轻,脑子一热可以操板砖,实在不行回家拿把菜刀吓唬人。

一顿拳脚来往,保不定就进了局子。交钱保释,各自平息后,以后冤家路窄时难免尴尬难当。

最重要的是,一番折腾之后,能否解决停车这个问题?

貌似没有固定答案,从如上推演的概率来看,结局必然不佳。

忍一口吧!

最后我做了这个决定,把车扶起来,骂了几句娘,孙子一样骑着上班去了。一路上心中愤恨难平,不知不觉大腿内侧蹭了一片黄泥,看在心里格外闹心。

不为别的,感觉当了缩头乌龟,还没有反击就被别人的暴力打败。作为一个成年男人,面子上极为跟自己过不去。

谁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老子要是黑社会,分分钟把他电瓶车大卸八块,拿着突突枪指他脑袋,问他服不服。

电视里,报纸上,教科书中宣传的暴力无法解决问题的观念,到底是对是错?

如果是对,那么对方凭什么用两个脚印就解决了停车位的问题?

如果是错,那么凭什么没有使用暴力的我,最终失去了停车的权利?

假设暴力可以解决问题,那么是不是我反击后,就能获得想要的结果?

事实貌似并非如此,正常的思维逻辑告诉我,如果反击,最可能导致的是双方各有损伤,最后停车位问题依然存在,并且可能导致下次更大的暴力冲突。

认怂可耻吗?

嘴上不说,心里有疙瘩,面子上过不去而已。但精神上,感觉做了圣事,境界顿时拔升很多。

对方是使用暴力解决的问题吗?

我想在这个问题上,绝对不是。解决问题,无非就是因果关系。因为什么举措,而导致了什么结果。

踹我车,最直接的后果是让我愤怒,而愤怒的结果是暴力冲突。

最后解决问题的是我的理解和忍让。

在我没停这之前,是对方先停。从法律的角度上看,双方都没有使用公共区域的权利。但从道德角度上看,对方先入,我是后来居上。明明自己停了很久的车位,飞来一个竞争者,醋味难免。

另外,长辈常常教诲,退一步海阔天空,人在江湖,能忍则忍。摸不清底细之前,谁都别把谁当孙子,指不定就踩到个地雷。

对方的暴力,和我的忍让决定,不能构成直接的因果关系。

而我的忍让却最终解决了这场旷日持久的矛盾。解放了两个人,保全了两辆车。

思考的结果已经得出,就这件事而论,最终解决问题的是理智。

那么是否暴力就一定无用?

若真无用,哪来的军队和战争。

暴力可以解决两种问题。

其一,我方力量明显强于对方,使用暴力一定能带来正向结局。比如拿突突枪指对方脑袋,找几个壮汉套麻袋之类。

其二,对方坚持,并且优先使用暴力入侵。那么暴力还击能一定程度上的消耗对方力量,并且有一定几率改变最终结局。起码让对方知道,灭敌一千,还得自损八百。

除此之外,暴力都无法最终解决问题。即使解决,也是暂时,即使获利,也是违背道德和法律。

这只是生活中的一件小事,但处理方式的不同,一定会带来不同的结果。

理解很难,因为自然规则告诉我们要自私自利,多为自己考虑准没错。

忍让更难,也许对很多人来说,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宁可徒增一个敌人,也不愿让自己受委屈。

李嘉诚的办公室里,挂了一幅字。

求百事荣,不如免一事辱

邀千人之欢,不如释一人之怨

也许领悟这一点,会在未来救我一命。

命运这种玄妙的东西,谁又能说的定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