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敬畏的墨菲定律

墨菲定律(Murphy’s Law)主要内容是:事情如果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菲纳格定律(Finagle’s Law)主要内容是:凡事只要有可能出错,那就一定会出错。我们要敬畏错误正视缺陷,不要盲目乐观,不要做缩头乌龟。

墨菲定律

前几天翻书的时候扒拉到了墨菲定律。
“Ifthere are two or more ways to do something, and one of those ways can result ina catastrophe, then someone will do it. ”(如果有两种或更多选择,其中一种将导致灾难,则必定有人会作出这种选择。)
这个定律不禁让我脊背冰凉。墨菲定律衍伸的Finagle’s Law(菲纳格定律),就更可怕了——If anythingcan go wrong, it will.(凡事只要有可能出错,那就一定会出错。)

那不就是说,爱好419的很有可能有一天要得上HIV,脾气暴躁的老年以后很有可能死于高血压,喜欢出去惹是生非的,很可能最后被人迎头砍死……
真是吓尿了。

各种科普了一番此定律之后,总算是能冷静看待了……
墨菲定律的爹地是墨菲上尉,一个参与过火箭试验的工程师。这个身份如此悲观的发现这一定律是容易理解的。我不禁联想起身边某位工科男的严谨,比如坐飞机的时候,他会盯着机翼喃喃自语:一个螺丝钉装错了位置,或者涡轮blabla了……(抱歉我没懂),我们这些无辜的小生命啊……虽然概率只有百万分之一,但是一个位置偏差,概率就增大了x万倍啊!可怕啊啊啊啊!这家伙于是杜绝坐一切大型游乐设备,也拒绝一切冒险行为。他说从概率上来讲,灾难绝对不为0,能不去就不去吧。
我时常觉得他危言耸听。不过联想起他的工作性质,的确一个螺母型号不对都有可能引发大灾难,也就认为是情理之中了。
在逻辑和概率方面,真正的工科思维,的确和我们这些天马行空的伪浪漫主义者,有天壤之别。

我们这样的工作,还可以说“差不离吧,感觉对了就行。”造个火箭卫星你用这种态度试试?
墨菲上尉必然也是如此严谨的。
从概率上来讲,细节对于最终结果的影响,也许是百万分之一,但是如果行为人孜孜不倦的做百万次错误,那不相当于百分之百?

仔细一想,生活中竟然也有活生生的墨菲例子。
比如我邻居家可爱的小米姑娘,就长时间被被找工作折磨的精神分裂。她名校出身,又盘靓条顺。唯一缺陷是,专业有英语要求,然而口语极烂。
她为此忧伤过一段日子,不过连我在内都在劝:真的到工作中,英文不是那么重要啦。
谁想到:就栽在英语上了——一个心仪的大公司职位,HR公开嘲笑了她那莫名其妙的发音,失之交臂。
这是不是某种程度应了墨菲定律:怕什么就来什么?也许应了心理咨询中的自我预证。
就像高中时候的同桌小李子,立体几何极烂。但他研究了各年考题立体几何比重一般,又不会太难,所以没下大工夫,结果……那年出题的专家和他过不去了,可怜巴拉的复读了一年。

墨菲定律也许是极端的。小米最终也得到了工作,只不过没有失之交臂的那个好。小李子也获得了广泛的同情,认为这种倒霉真是十年一遇。
然而小米贿赂下外国友人强化下口语,小李子少打几次CS多做两道题,就可以避免的倒霉啊……
那些天天YP无套搞基的,也不见的都染上HIV。避孕只靠安全期的,不是次次都能闹出人命。但你看排队流产,恐艾或者不幸中招的,十之有九都栽在把赌注放在了侥幸上。
你最终见到的倒霉催的,真的是一次侥幸、N次侥幸之后——歘的一声,摔成了一坨屎,再也爬不起来。

墨菲定律告诉我们的,可能不是去极端的遐想着灾难,也不是说谁谁都可以一辈子不犯浑,只是告诉我们敬畏错误正视缺陷,不要盲目乐观,不要做缩头乌龟。

这是不假的。
我穿着白衬衫去吃凉拌米线,总有一次会把醋滴在衣服上,搞的很难看。
那个没拿到驾照的孙扬,据他运动员的素养,车技肯定不在话下,但是天天开出去难保不进拘留所。
同理还有高晓松,酒驾被拘那次可能是最后一次,但应该不是第一次。
在出现错误的时候,应该立刻爬起来反思,在预料到某些地方是自己的弱点的时候,应该刻意努力的去强化……

而可惜的是,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大部分都在做鸵鸟。有的还盲目脑补自己是因为——命好……
就好像一台精密仪器,一个不要紧的零部件安装错误,工程师却刷着微博喝着咖啡告诉我们:没事儿,十万分之一的概率出错。结果我们才使用了一百来次,就炸死了一屋子人……
毛泽东说过:诸葛一生唯谨慎。
诸葛的谨慎也不是闭门不出,可以理解为胆大心细才能避过祸端,成就大事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