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在变,操蛋的理想还没有实现

3.26号,在SY实验剧场听“逼哥”李志的《挺》演唱会。场地不算很大,人比我想象的要多。演出过程中逼哥咳嗽、擤鼻涕,顺带着弹断了两根吉他弦。逼哥自称一直忍受着身体上不受控制的不适,在直观上他是想好好唱的,也不想断弦破音什么的出现。他甚至在唱到一半的时候说想退钱给大家,但是又觉得这事工作量还挺大的,所以坚持着唱下去了。

逼哥人还挺实诚的,收了钱知道卖力唱歌,没搞虚头八脑的东西,话说得也少,整场演唱会下来逼哥说过次数最多的一句话是I’m sorry。不过我感觉他的口语老师可能是个印度人。一个咳嗽破音的歌手,说一口印度味的英语,搞笑的效果非常好。而且逼哥也不负众望,把现场的气氛调节的很好,有前戏有高潮还有不错的结局。虽然后来在微博上有人说现场的气氛不够热烈,可我倒是觉得挺好的,整场演唱会我听得非常开心愉快。这有可能跟我是第一次听逼哥的现场有关系。

李志一直自称“装逼”,但是我觉得我理解的“装逼”跟他所谓的“装逼”好像不是一回事。我理解的“装逼”就是装逼,他说的装逼可能是更深层次的装逼,或许他本身即是在装逼,而且是我无法理解的逼格。独立音乐人大多愤世嫉俗,那晚上的逼哥温和的很多,没有了往昔的锋芒。“一些歌都是年轻时候写的,很多观点现在已经不认同了,但是又不能改歌词。”“吃好喝好工作好,生活不就是这样吗?”

可能是因为经历的多了,承受或者说忍受的多了,人也就变得温和了,不再像青春叛逆期的少年锋芒毕露愤世嫉俗。人年轻的时候往往单纯,觉得世界是公平的,人与人是平等的,后来发现跟想象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就批判它想用理想来改变世界。结果太阳照常升起,不公依然到处存在。于是一部分人不再与世界为敌而抗争,接受默许了曾经自己鄙夷的事情;另一部分人变得愤世嫉俗。愤世嫉俗的人无法撼动眼见的不平等,通常也不与之同流合污,消极避世,冷眼旁观,变得“温和”起来,但是他们内心的独立精神依然存在。跟这个世界同流合污的人永远不可能愤世嫉俗。

曾经喜欢被禁忌的游戏的梵高先生,那时感慨这个世界会好吗;曾经因为“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的逼哥,据说也在南京买房结婚了。时间和经历最能打磨一个人,也最能改变一个人。

但是“

3.26号,在SY实验剧场听“逼哥”李志的《挺》演唱会。场地不算很大,人比我想象的要多。演出过程中逼哥咳嗽、擤鼻涕,顺带着弹断了两根吉他弦。逼哥自称一直忍受着身体上不受控制的不适,在直观上他是想好好唱的,也不想断弦破音什么的出现。他甚至在唱到一半的时候说想退钱给大家,但是又觉得这事工作量还挺大的,所以坚持着唱下去了。

 

逼哥人还挺实诚的,收了钱知道卖力唱歌,没搞虚头八脑的东西,话说得也少,整场演唱会下来逼哥说过次数最多的一句话是I’m sorry。不过我感觉他的口语老师可能是个印度人。一个咳嗽破音的歌手,说一口印度味的英语,搞笑的效果非常好。而且逼哥也不负众望,把现场的气氛调节的很好,有前戏有高潮还有不错的结局。虽然后来在微博上有人说现场的气氛不够热烈,可我倒是觉得挺好的,整场演唱会我听得非常开心愉快。这有可能跟我是第一次听逼哥的现场有关系。

李志一直自称“装逼”,但是我觉得我理解的“装逼”跟他所谓的“装逼”好像不是一回事。我理解的“装逼”就是装逼,他说的装逼可能是更深层次的装逼,或许他本身即是在装逼,而且是我无法理解的逼格。独立音乐人大多愤世嫉俗,那晚上的逼哥温和的很多,没有了往昔的锋芒。“一些歌都是年轻时候写的,很多观点现在已经不认同了,但是又不能改歌词。”“吃好喝好工作好,生活不就是这样吗?”

可能是因为经历的多了,承受或者说忍受的多了,人也就变得温和了,不再像青春叛逆期的少年锋芒毕露愤世嫉俗。人年轻的时候往往单纯,觉得世界是公平的,人与人是平等的,后来发现跟想象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就批判它想用理想来改变世界。结果太阳照常升起,不公依然到处存在。于是一部分人不再与世界为敌而抗争,接受默许了曾经自己鄙夷的事情;另一部分人变得愤世嫉俗。愤世嫉俗的人无法撼动眼见的不平等,通常也不与之同流合污,消极避世,冷眼旁观,变得“温和”起来,但是他们内心的独立精神依然存在。跟这个世界同流合污的人永远不可能愤世嫉俗。

曾经喜欢被禁忌的游戏的梵高先生,那时感慨这个世界会好吗;曾经因为“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的逼哥,据说也在南京买房结婚了。时间和经历最能打磨一个人,也最能改变一个人。

但是“世界在变,操蛋的理想还没有实现”。

说了这么多,我甚至忘记了自己想要表达什么。借用逼哥在演唱会上的一个梗来结束这篇混乱的不成文章的呓语——总之我想表达的意思就是祝你们幸福。

Comments are closed.